X

勃艮第

酒评家布尔奇:沃尔内Volnay的珍宝

酒评家布尔奇:沃尔内Volnay的珍宝

勃艮第的沃尔内有着206公顷的葡萄园。最著名的一级园当属Les Santenots,有趣的是,这个葡萄园里的白葡萄酒属于默尔索,而红葡萄酒则是沃尔内。村庄汇聚了不少才华横溢的生产者,老牌的中间商与近几年崛起的新秀。

发掘勃艮第的无名珍宝:酒之天然 Bernard van Berg

发掘勃艮第的无名珍宝:酒之天然 Bernard van Berg

世间总不乏桀骜不驯的酿酒师,不肯埋没在虚名之下,等级之内。勃艮第的伯纳德·万伯格(Bernard van Berg)就是这样一位,身在勃艮第风土等级最低处的他,却能酿出独具特色的美酒;让人相信,总有一些美酒,是自然在提醒我们,注意自己的无知。

生命短暂,美酒长存:勃艮第名家西蒙碧兹 Simon Bize

生命短暂,美酒长存:勃艮第名家西蒙碧兹 Simon Bize

萨维尼(Savigny-les-Beaune)在勃艮第不能算一个很有名的酒村,没有特级田,即使一级田也不特别出名。但在村庄的石门上方,镌刻着这样一行字:“这里的酒滋养身心,富于神性,傲视死亡”(原文为Les Vins de Savigny sont nourissants, theologiques et morbifuges,按Jasper Morris MW的解读转译)。此话读来略显夸张,但本村确实有一家酒庄,恪守传统,尊重风土,酿出陈年潜力极强的酒,这就是西蒙碧兹(Simon Bize)。

伯恩济贫院:历史浇灌下的葡萄园

伯恩济贫院:历史浇灌下的葡萄园

每年11月第三个周末是法国葡萄酒界盛事之一,“伯恩济贫院慈善拍卖会”(Hospice de Beaune)。去年拍卖会上,知味联合创始人高翔对此做了专门报道;本期文章为您简要介绍伯恩济贫院创立的背后历史,以及拍卖会背后的几度岁月变迁。

记WINE100葡萄酒大师班(一):新西兰与勃艮第金丘比较

记WINE100葡萄酒大师班(一):新西兰与勃艮第金丘比较

随着国际市场对黑皮诺偏好的优雅回归,究竟谁能与勃艮第金丘一争高下引起国际性的关注。今年沪上WINE100葡萄酒大赛上,新西兰酒专家,葡萄酒大师Jane Skilton以大师班的形式对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作为活动组织的重要参与者,本文作者戴鸿靖与大师和参与者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交流。在这篇专栏文章中,他站在中立的角度,通过专业的视角分析了新西兰与勃艮第的差异,介绍黑皮诺与霞多丽在新西兰的发展现况与前景。

杰弗雷-尚贝丹 Gevrey-Chambertin:王侯将相,宁有品乎?

杰弗雷-尚贝丹 Gevrey-Chambertin:王侯将相,宁有品乎?

在漫漫历史中,以格外喜欢勃艮第杰弗雷-尚贝丹(Gevrey-Chambertin)葡萄酒著称的,并非哪个国王,而是当上“皇帝”的拿破仑。但其实在法国历代的帝王和总统中,拿破仑只能算一个饮食品味相当粗糙的皇帝。他喝尚贝丹葡萄酒竟然是要掺水的...

凯慕思庄园 Domaine Meo-Camuzet:用师者王

凯慕思庄园 Domaine Meo-Camuzet:用师者王

米奥·卡木泽酒庄(Domaine Méo-Camuzet)在夜丘拥有不少伟大的葡萄园,但更幸运的是有亨利·贾叶这样的伟大的酿酒师指引方向。现任庄主兼酿酒师让-尼古拉·米奥(Jean-Nicolas Méo)作为如今夜丘最有天分的种植者之一,仍然遵循老师的道路,让酿出的葡萄酒成为能真诚反映风土的明镜。

奥利维埃·儒安:金丘之上

奥利维埃·儒安:金丘之上

在著名的金丘石灰岩山崖的西部有几座树木葱茏的小山被称为高丘(Hautes-Côtes)。直到最近,高丘地区葡萄种植业都不太发达,但事情正在发生变化-部分原因是夏天越来越炎热,另一部分原因是有像奥利维埃·儒安(Olivier Juan)一样相信阿维斯定律(Avis principle)的人,决心通过不懈的努力,在高丘酿制出可以与金丘的同行相媲美的葡萄酒。

科通查里曼:爱情的陈年时间,或许比不上一瓶伟大的白葡萄酒

科通查里曼:爱情的陈年时间,或许比不上一瓶伟大的白葡萄酒

科通查理曼(Corton-Charlemagne)这片特级园位于勃艮第科通山,常被人形容为红宝石堆中的钻石。其中名家出产的白葡萄酒更是被认为有和蒙哈榭媲美的资本。这次谈的,却是这些高挑而又富含矿物质感的白葡萄酒,与查理大帝之间的渊源。

罗曼尼康帝的耕耘者

罗曼尼康帝的耕耘者

罗曼尼康帝酒庄(DRC)一直占据着世界葡萄酒王国王座的位置。有趣的事情是,根据庄主奥贝尔·德维兰先生的说法,居然从未有人向他表示要收购酒庄。“大概是因为人们尊重并敬仰罗曼尼康帝的稳固。”作为拥有者之一,他相信,即使是罗曼尼康帝,也仍然是给爱好者带来欢乐的农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