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酒庄巡礼

雨果酒庄,13代人的雷司令传承

雨果酒庄,13代人的雷司令传承

关于阿尔萨斯名庄雨果酒庄Hugel的13代庄主传承的故事

阿尔萨斯名家谈: 致力于珍品的婷芭克世家 Trimbach

阿尔萨斯名家谈: 致力于珍品的婷芭克世家 Trimbach

和上一篇辛特-鸿布列什酒庄(Domaine Zind-Humbrecht)相比,婷芭克世家(Trimbach)则属于历史悠久的典范。在如今阿尔萨斯的土地上,酒庄的第十三代传人,正在延续这一家族古老的荣耀。

阿尔萨斯名家谈: 辛特-鸿布列什 Zind-Humbrecht

阿尔萨斯名家谈: 辛特-鸿布列什 Zind-Humbrecht

酒评家布尔奇身为阿尔萨斯人,聊起阿尔萨斯葡萄酒来自然如数家珍。他将通过一系列的专题文章,为知味的读者们介绍一些阿尔萨斯的顶级名家。第一篇要讲的便是辛特-鸿布列什酒庄(Domaine Zind-Humbrecht),这家仅有55年历史的酒庄,可以毫无疑问的位列世界顶级酒庄行列。

Clos d’ Ora: 梦中的南法葡萄园

Clos d’ Ora: 梦中的南法葡萄园

在朗多克产区,拥有八个酒庄、510公顷葡萄园的吉哈·博通(Gérard Bertrand)还有属于自己的一小块“私房花园”。在这座只占据他旗下个位数字的庄园里,他在努力创造非凡的佳酿。

加州葡萄酒宗师: 山脊酒庄 Paul Draper

加州葡萄酒宗师: 山脊酒庄 Paul Draper

一个人不可不学,但也不可被学来的东西束缚。自1969年以来一直担任山脊葡萄园首席酿酒师的Paul Draper,加州“金粉黛之王”,“酿酒师中的酿酒师”,加州单一葡萄园品种酿造普及的先行者……各种辉煌光环背后,是一位老者积淀四十余年的智慧。

顶级冰酒庄园的摘星之路: 里克特酒庄

顶级冰酒庄园的摘星之路: 里克特酒庄

莫泽尔(Mosel)的马克费迪·里克特庄园(Weingut Max Ferd. Richter)是一家品质卓越,历史悠久的顶级雷司令名家。旗下的两座顶级葡萄园中,更是有一座被《世界葡萄酒地图》评为产出德国最好冰酒的葡萄园之一。

朴素地华丽着: 城市酒坊弗兰肯西坦男爵酒庄

朴素地华丽着: 城市酒坊弗兰肯西坦男爵酒庄

从灰霉的酒窖到红白条布的品鉴桌,从笑眯眯的老母亲侍酒师到手写瓶标的桶样,一切都是如此拙朴。酿自都市的酒,却无需象汪峰《城市之光》中可怜的城市人一般,为掩饰不住的渴望所奴役,为购买璀璨的荒凉而沉沦。若能忘却虚空超载的欲望,朴素,也是一种华丽的美,一如希岱凡的弗兰肯西坦男爵酒庄瓶中这些精灵。

葡萄园里的绅士梦想:尚福酒庄 Chateau Jean-Faure

葡萄园里的绅士梦想:尚福酒庄 Chateau Jean-Faure

奥利维尔·德赛尔(Olivier Decelle)或许可以算得上是一位真人版的“葡萄酒大亨”。10多年前他毅然辞去法国最大的连锁冷冻食品超市总裁的职位,选择做葡萄园里的绅士,希望通过这座波尔多右岸极具风土潜力的酒庄实现梦想。

Opus One:独一无二的作品一号

Opus One:独一无二的作品一号

1981年,在纳帕葡萄酒慈善拍卖会上,尚未命名,也未上市的的合资酒庄新酒单箱价拍卖到2.4万美元,创下美国葡萄酒的拍卖价记录,标志着美国首家顶级酒庄的诞生。这座连接了葡萄酒世界美国启蒙家族和波尔多顶级名门的酒庄,就是后来的作品一号(Opus One)

啸鹰酒庄 Screaming Eagle的秘密

啸鹰酒庄 Screaming Eagle的秘密

啸鹰酒庄(Screaming Eagle),被称为美国的膜拜酒之王。在背后支撑这座美国顶点巅峰酒庄的,除了别具一格的特别风土,还有一位年龄尚不满30岁的年轻酿酒师。请跟随知味特约记者李东一起,来了解啸鹰酒庄背后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