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餐酒搭配

鱼香肉丝里为什么没有鱼?

鱼香肉丝里为什么没有鱼?

说来也惭愧,在四川生活了二十年,一直以为莴笋和木耳是鱼香肉丝的标配。后来从川菜历史的书上得知最传统的鱼香肉丝原来只有肉丝而已。也不知是为了荤素搭配抑或是出于成本的考虑,慢慢开始在鱼香肉丝加入了些脆口的蔬菜,自然是四川的时令之物,蜀南竹海的竹笋,青川野生的木耳,当然还有最寻常的莴笋。以至于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习惯到让我们这一辈的四川人已经忘了它本来的模样。

非要红葡萄酒配红肉?

非要红葡萄酒配红肉?

曾经网上有人问炖羊肉搭配红葡萄酒是否合适,结果提问者选出的最佳答案是“不合适,两个都是热性的,易上火”……除了笑料,很多人还不知道的是,“红葡萄酒配红肉,白葡萄酒配白肉”,这条广为流传的餐酒搭配黄金法则并不完全可靠。

杰西斯·罗宾逊:巧克力如何配酒

杰西斯·罗宾逊:巧克力如何配酒

天气转凉,又是吃巧克力的黄金时节了。但为巧克力配酒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话题,香槟配巧克力真有那么浪漫吗?看看大师用她周游世界的美食经历,告诉你巧克力与葡萄酒如何才能达到“天作之合”。

上膳之道,鼎盛之时:马爹利新品发布

上膳之道,鼎盛之时:马爹利新品发布

2013年9月13日晚,干邑世家马爹利全球品牌传承总监孟尼亚(Jacques Menier)先生现身喜玛拉雅美术馆,与餐饮界资深人士钟宁、作家沈宏非、美食家鲍汁飞、著名创意餐饮顾问梁子庚先生、著名主持人蔡康永及沈星齐聚一堂,共同举办了媒体专访会及一场别有洞天的首场发布“上膳宴”。

味蕾与分子:“分子侍酒师”弗朗索瓦•夏蒂埃引领的味觉革命

味蕾与分子:“分子侍酒师”弗朗索瓦•夏蒂埃引领的味觉革命

当代菜肴,尤其是分子美食与葡萄酒搭配的困难已经困扰了人们不少时间。不过最近,有“分子侍酒师”之称的弗朗索瓦•夏蒂埃(François Chartier)在著作《味蕾与分子》中通过科学的表述,从分子层面解读了葡萄酒与美食的关联,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途径。

喝喝酒,吃吃菜(二):中餐配酒的误区

喝喝酒,吃吃菜(二):中餐配酒的误区

黑皮诺真的能搭配北京烤鸭吗?中式浓油赤酱的红肉,真的能搭配一款赤霞珠或者希拉?中餐西吃,到底是餐酒搭配的必由之路还是不切实际的空谈?作者从实践出发,为你揭露一些常见的中餐配酒谎言,从餐酒搭配的本源开始,端正中餐与葡萄酒搭配应有的态度。

喝喝酒,吃吃菜(一):中餐配酒的反思

喝喝酒,吃吃菜(一):中餐配酒的反思

中餐搭配葡萄酒不知如何时开始变得如此流行。不仅成为美食美酒、生活时尚类杂志的常见频道,早葡萄酒市场活动里也成了必谈话题。”喝喝酒,吃吃菜”这一关于中餐配酒的文章系列,就是希望能够从不盲从不盲信出发,探讨一下葡萄酒与中餐搭配的现状与未来。

雪莉酒搭配印度菜:异域起舞的弗拉明戈

雪莉酒搭配印度菜:异域起舞的弗拉明戈

西班牙热情似火、变化多姿的雪莉酒,在充满异域风情的印度菜式面前,竟然惊喜连连,美食美酒的好戏不断上演。失宠三十余载的雪莉酒正在以高品质酒饮的身份重归市场,为各个大陆的美食家们提供千变万化的味觉历险。

红酒烩牛肉如何配酒?

红酒烩牛肉如何配酒?

红酒烩牛肉(Boeuf bourguignon)是一道让人垂涎欲滴的勃艮第传统菜肴,也是在法餐厅人们最常点的菜式之一。但想要使它的魅力真正发挥出来,不管是用来烩煮的用料还是用来佐餐的佳酿,挑选合适的红酒都非常重要。

生蚝如何配酒?

生蚝如何配酒?

在巴黎的大小餐馆曾经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五六七八,生蚝休假”,不过如今随着时代进步,运输和保险技术提升,就着一杯白葡萄酒的生蚝反而成了消夏佳品。借炎炎夏日,让本文为您一叙生蚝的分级制度,再为您推荐三类与生蚝最为合称的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