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罗洛 Barolo :王者归来

但凡爱过或爱着意大利葡萄酒的,无人不闻巴罗洛(Barolo), 巴巴莱斯克(Barbaresco),及蒙塔奇诺的布鲁奈罗(Brunello di Montalcino)。这三个B字开头的尊贵佳酿一直称雄江湖,其中的巴罗洛被称为王者之酒,品质非凡,但因为当地葡萄园零星复杂,酒庄风格新老兼备,因而品质不一,良莠不齐,且看知味主笔施晔为您拨云见日,一说王者风采。

连续低迷的几年波尔多期酒会让当地酒商们意识到自己一枝独秀的卖方市场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亚洲的买家正逐步将日益成熟的眼光投向其它各类不同选择,勃艮第和意大利首当其冲。意大利皮埃蒙特的王者——巴罗洛(Barolo)带着历久弥新的威严气派,重新进入人们关注的视线。

巴罗洛山间的晨雾,图片来源:ANTONIO RINO GASTALDI

巴罗洛山间的晨雾,图片来源:ANTONIO RINO GASTALDI

但凡爱过或爱着意大利葡萄酒的,无人不闻“Three Killer Bs”,它们是巴罗洛(Barolo), 巴巴莱斯克(Barbaresco),及蒙塔奇诺的布鲁奈罗(Brunello di Montalcino)。三个B字开头的尊贵佳酿,称雄江湖,“秒杀”任何小觑其征服力的异议者。“B”族三杀手,此号名副其实。之前曾撰文分享过被Poggio di Sotto的布鲁奈罗摄住魂魄的美妙瞬间,今日不妨再来聊聊另一杀手巴罗洛。

巴罗洛(Barolo)用100%内比奥罗葡萄(Nebbiolo)酿制,来自Alba市和Tanaro河的南部,是西北部皮埃蒙特(Piemonte)地区最著名,同时也是全意最早的DOCG。巴罗洛葡萄酒早在中世纪就已声名远扬,不同的是那时的酒是甘甜的,直至1840年才改为今日我们熟知的干红形式。法国酿酒学家路易·乌达(Louis Oudart)被选中来完成这项转折性的重任,当时的人们相信有着丰富黑皮诺酿造经验的他,如果能在黑皮诺上如此老到,那一定也能轻松驾驭内比奥罗葡萄。

巴罗洛西侧地势平缓的葡萄园,图片来源:wikipedia

巴罗洛西侧地势平缓的葡萄园,图片来源:wikipedia

如匈牙利的托卡伊(Tokaji)等其它珍酿一样,巴罗洛也享有“葡萄酒之王、王之葡萄酒”的佳誉,是史上王公贵族如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餐桌上的常客。现今巴罗洛的法定产区共含11个村庄,其中Barolo、La Morra、Castiglione Falletto、Serralunga d’Alba和Monforte d’Alba五个村相对更为重要,因为87%以上的产量来自这里。若必须用一个词来形容巴罗洛,我希望借用周瑜在赤壁之战后对孙权提出的“二分天下”,至少以下这两点是符合的。

首先,整个巴罗洛产区可以大致分为两个部分:西边以Barolo和La Morra两村为主,地势平缓,土壤松软,充满钙质泥灰岩;而东边三个村坡面陡峭,富含铁质。内比奥罗恰恰是个对土壤相当敏感的葡萄品种,因此东西两边风格各成一派。西边柔和轻盈,果香扑鼻,土壤碱性驯服了葡萄中的高酸,陈年过程较短即可进入适饮期;东边力量充沛,单宁强劲,结构硬实,更偏向于桃干、梅李、柏油、甜香辛料等特色,需长期陈年。

高清版的巴罗洛(Barolo)官方地图(右键另存为可看高清大图)

高清版的巴罗洛(Barolo)官方地图(右键选择“链接另存为”可看高清大图)

当然这只是一个相对综合的概括,五个村庄细分下来,亦不乏自身个性。此处赘述几句,便于大家根据个人喜好作出选择:

Barolo:复古经典,结构良好,更为优雅,略带泥土气息。

La Morra: 香气柔美,纹理细顺,易于亲近,五个村庄中面积第一,产量第一。

Castiglione Falletto: 位处陡坡,雄浑壮实,饱满浓郁。

Serralunga d’Alba:高石灰岩含量,有特别的矿物味,内涵丰富,肌肉有力,难能可贵的是邻村不常具有的那一份细微处的雅致。

Monforte d’Alba:酒质坚实,口感密集,年轻时通常不太友善,陈年之后方显沉稳魅力。

其次,巴罗洛酿酒理念亦可大致分为两类:传统型与现代型。传统型鼓励低产,选取最佳葡萄串去梗压榨,浸皮发酵时间依不同年份情况在6至8周左右,之后进入大型斯拉沃尼亚橡木桶或栗木桶中,用耐心与时间“小火慢炖”,漫长的陈年过程之后才渐变圆熟;现代型的主要支持者为改革派酒庄,引入现代酿酒法来大大缩短发酵时间,1、2周便结束工作,进入小型法国橡木桶陈年。适饮平台较之前者大大提前,适应了现代社会在果味与速饮上的要求。

老派巴罗洛需要漫长的陈年过程之后才渐变圆熟

老派巴罗洛需要漫长的陈年过程之后才渐变圆熟

个人认为这一场传统与现代的巴罗洛(Barolo)之战是没有是非对错的。名酒与名画的共性在于:它们皆有艺术的基因,是主观的产物,争议与认同并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意思的是,这一场巴罗洛之战还生发出一个“中庸之道”的阵营。中庸之道不是缺乏原则性的折中主义,这是对孔子的错误解读。它的真正意义在于两方对立意见之下,不走偏锋,而是适与相宜,中也和也,保留赞同的一面,舍弃反对的一面。这个阵营里的酒农,如Elio Altare 和 Roberto Voerzio都采用了长时间浸皮发酵(老派)与法式小桶(新派)搭配中性大桶(老派)相结合的工艺。时代推进,兼容并蓄,上述“传统”与“现代”这样粗线条的划分如今看来都显得有点过时了。知名酒庄Pio Cesare就拒绝被贴上这样狭隘的标签。 不管用哪一派的方式酿制,真正有尊严的巴罗洛绝不会丢失其典型的特征:色泽颇似黑皮诺,没有马尔贝克、赤霞珠的深邃,却是泛着淡透的石榴红,时带砖红;结构严密、酸度活泼、单宁有力而果味充盈。浓醇馥郁的黑色浆果、紫罗兰和干玫瑰,层次丰富的作品除了薄荷、烟草等香气,还经常散发微微的松露异香、甘草、皮革、沥青及干燥香料等气味。

一款发展中的巴罗洛,图片来源:dogswine

一款发展中的巴罗洛,图片来源:dogswine

获得如此这般的品鉴体验,手中所握必是上上佳品,不过有一点我们应牢记,巴罗洛从来不是以“价廉物美”而闻名的。五、六年前英国ASDA超市(现为美国沃尔玛子公司)曾出售过一款10英镑的巴罗洛,笔者在惊愕之余买下尝试,终于明白这分明是一支适合“意淫”之人的酒——自己哄骗自己正在品饮巴罗洛(Barolo),即使从瓶中倒不出一丝熟悉的感觉。

天下事,尤其关乎主观评判的,本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正如龚琳娜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声“法海你不懂爱”、鸟叔将速食艺术诠释到极致的骑马舞无需每个人都欣赏或憎恶。正是种种不同的元素、不同的偏好才让这个世界如此多彩缤呈。但作为个人,我们关心的是个体是否最终得到自己想要的享受。抉择可有法宝可依?当然!与深入勃艮第探宝同理,一要盯住最优质的产地(crus),二要跟随声誉佳的酒庄,因为品质的确参差不齐。

举个例子,酒若来自La Morra区,葡萄园最好是Rocche和 Cerequio;Barolo区则为Cannubi和Brunate葡萄园;Monforte d’Alba区则为Bussia和Ginestra。

而说到酒庄,以下都是些值得一试的名庄:Bartolo Mascarello,Bruno Giacosa, Elio Grasso, Giacomo Conterno, Giuseppe Mascarello 和Marcarini风格相对要传统些;而Azelia, Aldo Conterno, Luciano Sandrone, Paolo Scavino和Roberto Voerzio酒风更为激进现代一些(相对而言)。

之前曾做过2005年份的平行品鉴,以下几款令人印象深刻,也一并附上:

– Renato Ratti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 Elvio Cogno Barolo Bricco Pernice

– Ceretto Barolo Bricco Rocche

相关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巴罗洛,新法令与传统的冲撞
福地酒庄Fontodi 朝圣之旅
意大利葡萄酒:一个独特迷人的世界

报名品酒课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