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狱中”品酒记

德国南部的符腾堡(Württemberg)有座全欧洲唯一的让囚犯酿酒服务社区的监狱—— Staatsdomäne Hohrainhof, 而令人惊讶的不仅只是这样。据有幸品尝过这些“监狱酒”的人所说,这里价格低廉的葡萄酒,品质却好的令人瞠目!让我们一起跟随施晔的脚步,看看铁窗背后是不是真的藏有杰作吧。本篇文章英文版最早发布于Jancisrobinson.com.

有人说:“闯进监狱可比逃出监狱难。” 最近某个下午,我在德国南部的符腾堡(Württemberg)终于体会了这句话的道理。那时,我正站在塔尔海姆市(Talheim)施滕塔斯(Steinstrasse)监狱外焦急地等待监狱长的出现。随行的是我一个德国朋友彼得·梅耶尔,当地土生土长,执教地质学。几十年的生活,让他自认为绝对够格成为当地的葡萄酒专家。如今还和施滕塔斯监狱长很熟。

塔尔海姆市施滕塔斯监狱

塔尔海姆市施滕塔斯监狱

前一阵子,彼得开车时注意到山坡上有一处大房子,阴天里看起来雾气弥漫,十分神秘。惊讶之余他发现自己作为镇里有学问的知识分子,竟全然不知这片“呼啸山庄”所用为何。于是,他打定主意前去探索一番(优秀的老师不会不求甚解)。原来这座监狱是由希特勒在二战时建立,最有意思的是,这座名叫Staatsdomäne Hohrainhof的监狱是欧洲罕见的一座让重刑犯以酿酒劳动服务社区的监狱。(根据我事后的考证,这是欧洲仅有的两家之一,还有一家位于意大利。)

这所监狱撩人的背景激起了我的好奇之心,使我更加渴望能尝尝狱里酿出的葡萄酒。等待时的每一分钟变得如此难熬,搞得我都想直接闯进去了。最终彼得和我没有获准进入,只能悻悻而归。然而,我们并没有放弃,几个小时后,我们又原路折返再试试运气。门卫告诉我们监狱长终于回来了。我并不清楚彼得如何用德语向他朋友介绍了我,反正最后监狱长贵手高抬,予以放行,而且令人惊叹的是,他同意为我在监狱提供品酒服务。

从监狱长口中得知此处共关押重刑犯16名,都处于服刑的最后阶段。这似乎解释了缘何监狱大门洞开,门卫手无寸铁。我偷偷地迅速扫了周围一圈,正好看到几名午休的的犯人裸着上身在院子中央晒日光浴。因为已听说他们中间至少有一名杀人犯和一名毒贩,我小心地不让自己与他们有任何眼神交流。

监狱长领我走进一座漂亮的小教堂,并大方地邀请我随意品尝监狱里所有的葡萄酒。电子酒柜冷藏的白葡萄酒、室温状态的红葡萄酒,ISO品酒杯、吐酒桶,你随便讲好了,任何你能想到的专业品酒用具这里一应俱全。

第一轮我品尝了五种白葡萄酒,对该产区的风格有了尚为全面的了解。总的来说,这个地区出产的葡萄酒芳香馥郁,入口圆润、浓厚。南部阳光孕育的葡萄酒就应该是这样的。米勒图高(Müller-Thurgau)2011年份酒有着清新的核果和细腻的白花香气,口感丰富而热情,富有个性,比起诸多产自瑞士、捷克和德国北部的同类葡萄酒毫不逊色,甚至更胜一筹。灰皮诺2011年份酒闻起来有蜡、矿物和烟熏味道,带着咸咸的回味。微甜(残糖 23.2克/升)的肯纳(Kerner)2011年份酒的香气非常讨人喜欢,带有明显的糖果、梨的甜香和细微矿物的气味。琼瑶浆(Traminer)2011年份酒入口有甜感但回味发干,让人联想起被碰伤的苹果、香蕉、香草和忍冬的气味。这款酒酒精度相对偏高,在回味中表现明显,所幸酸度充分,可以与之平衡。而绝干,风格极为清爽的雷司令2012年份酒富含矿物、青柠、野花和碎香料的味道,需要时间慢慢陈年。

我正准备开始品鉴红酒,一名高大结实的男子敲了敲门,请监狱长去接电话。这名男子很有礼貌地走了进来陪我聊天。他拉开了家常,跟我谈到了他在加拿大的亲人,还提到为了生产出优质葡萄酒,他如何参与到葡萄酒辛苦的种植和酿酒工作中,等等。我问了他一个愚蠢的问题:“你是监视犯人的监狱长之一吗?”他温柔地笑了笑,平静地答道:“不是,带你进来的那位是唯一的长官,我在服刑。”我再次仔细端详他的微笑表情,仍然难以把如此绅士的微笑脸庞和一名贩毒者联系在一起。我真希望,等他刑满出狱之时,某家葡萄酒厂能给他份酿酒师的工作。比起毒品,葡萄酒是个更好的慰疗方法。

兼做品酒室的小教堂

兼做品酒室的小教堂

说到品鉴的红葡萄酒,此处重点介绍一款由当地葡萄种安科龙(Acolon)酿造的酒。安科龙是源自蓝色弗朗克(Blaufränkisch又称Blaufränkisch,蓝弗朗克)和丹菲(Dornfelder)的杂交品种(杰西斯·罗宾逊的注解:“的确如此,《酿酒葡萄》一书中囊括了安科龙这种葡萄品种”),所酿之酒颜色深邃。Talheimer Schlossberg Acolon Trocken 2009散着果酱味以及煮过的深色水果和圣诞节枣糕的芳香,糖果店、甘草、丁香、肉桂加上一点点橡木的的气息(来自10%的新匈牙利橡木酒桶)。入口浓厚,果香馥郁,酸度清爽,伴随着酒中柔顺而成熟的单宁,酒的回味延绵着咖啡、黑巧克力的味道。我给这款酒打16.5/20分。

但今天真正将我征服的是一款晚收黑皮诺——Talheimer Schlossberg Spätburgunder Spätlese trocken 2009。这款在我品鉴笔记上夺得17分高分的葡萄酒的确出类拔萃,优雅的陈年后展现出复杂的野味,蘑菇以及风干黑莓的芬芳。晚收的葡萄使成酒风味更为集中、酒体更为饱满,同时又保留着令人垂涎欲滴的酸度和清雅明亮、多汁馥郁的新鲜红果味。我惭愧地承认,品鉴此款佳酿时我没有吐酒。

一应俱全的品酒室

一应俱全的品酒室

监狱长接完电话重新回到了小教堂。我不舍地将鼻子从酒杯中移出,问他是否还有第十七间空置牢房。这位德国人看来很有幽默感,耸了耸肩跟我说:“不好意思,我认为将一名年轻女士滞押在这样一个男性重刑犯监狱里可不是个好主意”。我想耍花样继续赖在那里品酒,这回是彻彻底底没戏了。

监狱长一路将送我出监狱,临别前我还是没能忍住好奇心,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那么,如此一支令人惊艳的施洛斯堡晚收黑比诺(Schlossberg Spätburgunder)你们售价多少?” “6.8欧”,他说道。 “天哪,这简直是犯罪(That’s criminal)!”此声惊叹成了我走出监狱大门之时的离别语。

*本篇文章英文版最早发布于Jancisrobinson.com.如需阅读英文版请点击。

预了解更多关于德国葡萄酒的信息,请访问德国葡萄酒学院官方网站www.winesofgermanychina.com

相关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如何读懂德国酒标
德国官方葡萄酒手册下载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