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飞腾酒庄 Felton Road 的深思熟虑

飞腾酒庄(Felton Road)是位于新西兰中央奥塔哥地区(Central Otago)的顶尖酒庄之一,在对自己的葡萄园风土做出深入认识和理解后,酒庄推出了多款不同类型的佳酿,包含很多出色的黑皮诺、雷司令和霞多丽。不久前,杰西斯·罗宾逊大师参加了酒庄举办的品鉴活动,请看她分享的飞腾酒庄全系列品鉴记录。

Felton Road的葡萄园,图中人为其酿酒师Blair Walter

Felton Road的葡萄园,图中人为其酿酒师Blair Walter

上个月早些时候,飞腾酒庄(Felton Road)庄主——新西兰中奥塔哥产区(Central Otago)广受赞誉的葡萄酒生产者之一——奈杰尔·格里宁(Nigel Greening)在伦敦格劳乔俱乐部(Groucho Club)展示了酒庄最新酒款。他的展会如此受欢迎,以至于不得不举办三次,甚至在第二次展出结束后他就已经精疲力竭。在我看来,他不是那种喜欢高谈阔论的人,只是真诚地向大家分享着自己在班诺克本(Bannockburn)那32公顷的葡萄园的当前情况,回顾那些最老的,如今已经有20年藤龄的葡萄藤。

1992年,斯图尔特•艾姆斯(Stewart Elms)先生率先在班诺克本开拓了第一片葡萄园,也就是如今的艾姆斯园(Elms vineyard)。随后,他们又在克伦威尔(Cromwell)的湖畔开辟了科尼希点园(Cornish Point vineyard)。最近又直接买下了靠近艾姆斯园的卡福特园(Calvert vineyard),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也是该地区第一个有机园。卡福特园的葡萄被飞腾庄、克拉吉庄(Craggy Range)以及金字塔谷庄园(Pyramid Valley)三家庄园共享。云雾之湾(Cloudy Bay)葡萄园也会在它的顶级黑皮诺酒中加入一些卡福特园的葡萄。艾姆斯园中著名的Block 3和科尼希点园都是钙质土壤,这也使得结出的果实中有着自己的个性。

艾姆斯园(Elms vineyard),图片来源:Felton Road

艾姆斯园(Elms vineyard),图片来源:Felton Road

正如中央奥塔哥大多数的种植者一样,黑皮诺红葡萄酒也是飞腾酒庄最出色的酒款,占到了总产量的70%,此外,该庄还有着10%品质优良的雷司令和20%同样优秀的霞多丽。“可以说我们现在是中央奥塔哥地区最大的霞多丽种植者了”,庄主先生悲伤地说,“由于被告知霞多丽没有市场,很多人都将它们换成灰皮诺,这可真是太遗憾了。

我可以表示对他这种情绪感同身受吗?对于霞多丽被纷纷移走,我非常伤心。现在,它们在全新西兰仅剩3000公顷了(面积与灰皮诺持平,而长相思可是达到20000公顷)。严肃地来说,新西兰的霞多丽可以非常优秀,2011年飞腾庄Block 2的酒就是最好的例证。除此之外还有贝尔山酒庄(Bell Hill), 多吉帕特庄(Dog Point), 库妙河酒庄(Kumeu River), 米尔顿酒庄(Millton) 和鲁道夫酒庄(Neudorf)。难道布丽奇特·琼斯真的让这个品种的声誉遭受如此之大的损害?(编者注:布丽奇特·琼斯,电影Bridget Jones’s Diary的女主角,国内翻译为《BJ单身日记》,她酗酒时悲惨邋遢,还总是在喝霞多丽;这部电影被指责导致整个霞多丽市场下滑。)

据格里宁先生说,“新西兰所有的顶级霞多丽都是阿根廷门多萨(Mendoza)的克隆品种,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品种。由于天生葡萄藤容易僵化,这个品种产量低,因此,这种酒有一种紧致的矿物质感”。根据庄主的描述,自2007年开始,他们对霞多丽的品质还是感到比较满意的,除了之后比较大胆的停止搅桶工艺外,他们几乎没有改变过酿酒过程。野生酵母发酵的情况也越来越好。Block 2采用10%的新橡木桶,还在慢慢减少。可以看出,对于霞多丽来说,他们的方针是新橡木桶能能少用就少用,仅仅是出于置换旧桶的需要。

不管怎样,我们先不讨论霞多丽的问题了。飞腾酒庄在四五年前就已经获得了德米特(Demeter)生物动力法认证,可谓有机种植的先驱。但是格里宁却不是这方面的强力鼓吹者。“我并不热衷那些特殊的准备工作,更不是狂热粉丝。我更专注经营一个能独立运行的封闭的生态农场。”另外,他还说:“我们冬天堆肥,动物春天到来,有山羊、绵羊、牛。我们还种有瓜果,自己进行准备工作。”他还指出,由于新西兰在干净、绿色方面下力气进行了管理,所以有着一套完整的可追溯系统。(更多资料请参考Monty Waldin的文章《欧洲大陆之外葡萄有机种植概况》)

酒庄外观,图片拍摄者:ANDREA JOHNSON

酒庄外观,图片拍摄者:ANDREA JOHNSON

我非常喜欢飞腾酒庄人们的好奇心。正如格里宁先生指出的那样,尽管有些夏天会异常炎热,但是中央奥塔哥地区还是比勃艮第金丘平均凉爽15%,在气候方面介于夏布利(Chablis)和香槟区之间。人们总是搞不懂为何中央奥塔哥的黑皮诺比勃艮第地区的更色深饱满,我认为这不是克隆品种的关系。根据一个气象小组在中央奥塔哥的研究,葡萄的成熟程度很大程度上受气候周期的影响。

在勃艮第,葡萄的生理成熟度(比如茎和籽的木质化)非常高,但糖分的形成却略有滞后;但在中央奥塔哥地区,糖分形成的过程却很靠前,而后是酚类的形成,最后才是葡萄生理方面的成熟。按照约翰·格拉德斯通博士(John Gladstones)最近的书中的说法,如果夜间的温度低于15°C的时候,葡萄株就会进入休眠状态。在中奥塔哥,几乎每晚都有几个小时这样的休眠期(勃艮第只在盛夏时才会出现几天),此时,葡萄暂停呼吸作用,同时停止糖分消耗。

至于颜色问题,按格里宁的说法,“我们这里的葡萄的颜色来自高强度的紫外线,通常是美国西海岸和勃艮第的2.5倍。在勃艮第,你需要达到海拔9500英尺(折合为2895米!)才能获得和我们这里相同的紫外线强度。我们使用紫外线滤镜培养葡萄,之后测量葡萄中单宁以及酚类含量,并将这个结果同没有滤镜的对照组比对,从而得出了上述的结论。我们已经认识到,不成熟的单宁更多和葡萄籽中的单宁量相关,而不是和果皮中的相关。籽的木质化会防止不成熟单宁进入果实,所以,我们需要在葡萄籽木质化开始才决定采摘。”

“我们专注于理想的味觉参照标准,之后将之和葡萄的生理成熟程度建立联系。只要你比标准提前两天采摘,单宁就会不错。目前,我们正在尝试将采摘时间同葡萄籽的木质化联系起来——这很可能没法用肉眼来观察。重点是,在保持我们希望的新鲜度的情况下,你最多可以提早多久采摘即能保持我们需要的新鲜度同时不至于单宁又太过生青?在勃艮第,只有天气决定采摘时间,这和我们的情况不一样。我们总是很容易达到过高的酚类物质和糖分,这是敦促我们采摘的原因。”

基础的班诺克本黑皮诺(Bannockburn Pinot Noir)由三个葡萄园的葡萄混酿而成,每个园各占三成,外加一些其他单一园区(Blocks)比较年轻的葡萄藤出产的葡萄;这些单一园区自己出产的酒则分别装瓶贴标,采用展示自身独立个性的设计。单一园的葡萄酒需在橡木桶中陈酿15个月,相比之下班诺克本黑皮诺只需11个月,最特殊的是Block 5的酒,长达18个月。

飞腾酒庄自2012年来黑皮诺葡萄酒的风格有所改变。如今的酒口感更干、也更咸鲜,我所料不错的话,它们也会有更好的陈年能力。不管怎样,飞腾酒庄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酒庄。格里宁认为2013年是非常有趣的一年。有些人甚至说这是“世纪之年”。我已经迫不及待去品尝了,看看究竟黑皮诺能有多紧致的口感。

点击下一页查看大师对飞腾酒庄的全系列多个年份品鉴笔记: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标签:, ,

1条评论

  1. Hunter_Vino
    2016年1月8日 13:46 #

    来自阿根廷门多萨(Mendoza)的霞多丽克隆品种,是jinjin吗?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