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2013波尔多期酒小结:困难年份的自我回归

继2009和2010两个“世纪年份”之后,2013年紧跟2011年与2012的队伍,成为绝佳年份光环下的“小年份”。不同的是,2013年不管是在降雨、气温、产量方面“屡创纪录”,以致于格拉夫骑士庄园庄主兼波尔多名庄联合会(UGCB)主席奥利维耶·贝尔纳(Olivier Bernard)在两周前于帕菲酒庄(Château Pavie)举办的期酒欢迎晚宴上表示,2013年是他三十年酿酒生涯中最具挑战性的一年。

期酒品鉴,图片来源: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期酒品鉴,图片来源: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究竟这个年份有多艰难?去年多雨寒冷的春季推延并干扰了花季,导致严重的落果(Millerandage)和落花(coulure)现象,也就意味着部分葡萄并不能成功结果或成熟(尤其梅洛葡萄因其萌芽早的特性在春季遭受最为沉重的打击)。此时已可以预见,2013年必定会是一个低产且晚收的年份。干爽明媚的7、8月加快了葡萄的成熟,右岸部分产区于8月惨遭冰雹袭击,个别酒庄损失了一整年的收成,不过最顶级的几家酒庄未被波及。紧接着,9月28、29日临近采收其又爆发了暴雨,这意味着葡萄的质量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多雨潮湿的坏境加快灰霉病的蔓延。波尔多著名酿酒顾问埃里克·布瓦苏诺(Eric Boissenot)曾称,2013年因恶劣天气所导致的灰霉病肆虐是近50年最严重的一遭。当人们还在担忧尚未等果实完全成熟,就要被迫在霉病还未彻底蔓延开来之前尽快进行采摘。因此对于红葡萄的品质,酒庄在采收期的决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再加上产区差异与酒庄微型风土的不同表现,以及难以捉摸的运气成分,让整体情况变的异常复杂。

花季寒冷多雨导致采收延迟,意味着通常成熟期较早的右岸有着更佳表现,更因梅洛在右岸做主导,拥有最适宜梅洛种植的钙质黏土产区,比如波美侯(Pomerol)与圣爱美隆部分产区,继2012年的出色表现在2013年波尔多众多产区中又一次引领风骚。

本次波美侯表现尚佳,图片来源: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本次波美侯表现尚佳,图片来源: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如把视线转到左岸的干白,白葡萄品种因采收较早,躲过9月底灾难性的降雨,另外,干燥温差大的8月让使白葡萄品种尤其长相思的香气更加丰富并保持良好的酸度。

至于甜白,多雨的9月虽成为红葡萄品种的噩梦,但对于采收期前需要潮湿环境的苏玳产区而言,犹如神来一笔。 贵腐葡萄更因在这种潮湿气温不高的坏境中维持较高的酸度,相比之下,临近产区格拉夫的红葡萄却被迫在理想成熟期前进行采收。

再往北走,本属晚熟的梅多克风土遇上采收期的延迟就更是雪上加霜。面对霉菌的威胁,酒庄们必须在葡萄成熟的最佳时机到来之前就完成采收。波尔多最著名的葡萄酒顾问之一,斯蒂芬·德赫农顾赫(Stéphane Derenoncourt)解释说:“9月极度糟糕的天气使我们无法等到葡萄采摘的最佳时机。无论是哪一家酒庄,都需要提前一周进行采收,意味着葡萄并未达到理想成熟度。”其中,玛歌产区毅然成为9月底那场大雨的重灾区,因梅洛的混酿比例在玛歌产区占比较大,2013年的恶劣天气给此产区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可幸的是,最北边的圣泰斯代夫产区免于暴雨的袭击,期酒表现颇佳,玛歌产区以北的一系列产区(圣朱利安、波亚克为首)因为2013年赤霞珠的表现比预期更好,所以比例大增,本次期酒表现更胜玛歌产区一筹。

当酒迷们不时惋惜近年来波尔多葡萄酒总体风格迈向酒精度甚高、丹宁萃取越发给力、橡木使用过于激进这条不归路,2013年算是一个波尔多回归传统风格的年份。天气风土给我们留下的线索,似乎让优劣的趋势有跡可循,但最终事在人为,每个酒庄的表现需仔细品位,而面对成熟度”欠优”的葡萄,温柔处理方为上策,否则过分萃取反而带出青涩感与大量紧涩丹宁。今年的赢家大多采取中庸之道,在不完美中寻求香气的优雅,橡木与果香之间的平衡。当我们还在等待2009、2010年的波尔多进入适饮期,2013年的易饮和轻盈是否在提醒酿酒师和消费者们,这才是波尔多那原本亲切和蔼的样貌。

关于本次波尔多期酒的重要特点,欢迎阅读凌子的另一篇文章:2013波尔多期酒的五大特性

相关阅读:
波尔多2013:三十年来最艰难年份
2013年期酒总揽:重回灾难的一年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标签:, ,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