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Clos d’ Ora: 梦中的南法葡萄园

在朗多克产区,拥有八个酒庄、510公顷葡萄园的吉哈·博通(Gérard Bertrand)还有属于自己的一小块“私房花园”。在这座只占据他旗下个位数字的庄园里,他在努力创造非凡的佳酿。

说来也巧,笔者的第一次采收不是在波尔多,而是献给了法国南部的朗格多克产区。那时左邻右舍齐聚一堂,采收更像是几户村里人家相聚的借口。大伙儿摸索着隐约被踏出的小经来到眼前的一片狼藉,一棵棵葡萄树像是摇滚乐手一般披头散发,包裹在绿叶里一串串大小不均、品种不详,只有与藤蔓一轮搏斗后才能将果实剪落入桶中。大伙儿齐心协力,不出两公顷的作业一个下午完毕,我把手套摘下,大汗淋漓,煞有成就感的目送着小卡车把果实汇总并驶向那未知的远方。

朗格多克的日落,图片来源:Gerard Bertrand

朗格多克的日落,图片来源:Gerard Bertrand

这就是 “精华与糟粕并存”的朗格多克(Languedoc)产区,说实话,像我这样的采收者简直是画蛇添足,若不是种植方式不允许自动化作业,采摘机在葡萄园里穿梭数次即可。这是被合作社占领的地域,偶尔参杂些赢得街坊邻居捧场的小酒坊和几个可出口外销的精品酒庄;酒与酒之间,质量与价格天上地下 。拥有八个酒庄、510公顷葡萄园的吉哈·博通(Gérard Bertrand)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意识到这是法国最能兼容质与量的一块宝地,只要能善用新世界葡萄酒世界更普遍的品牌营销与市场推广,便能把价格合理高质的法国葡萄酒卖到全世界。已获酒评媒体无数好评,在业内口碑颇佳的吉哈其实早可坐享其成,使他不甘于现状的,是眼前这块让他魂牵梦萦的土地——Clos d’Ora 。

Clos d’Ora,图片来源:凌子

Clos d’Ora,图片来源:凌子

比起旗下的其他庄园,占地九公顷年产十万瓶的Clos d’Ora规模实在迷你。位于米涅尔瓦(Minervois)产区质量更优质区域La Liviniere, 庄园每公顷约833公升的年产量仅是产区规定产量的1/5,占地小产量低的典型例子。葡萄园位于朝南的斜坡,天然的古罗马露天剧场型山地结构恰好阻挡了来自北边潮湿的冷风;葡萄田共九块,以西拉(Syrah)占比最大,还有近百岁的老藤佳丽酿(Carignan)与较年轻的歌海娜(Grenache)和慕合怀特(Mourvèdre)。脚下的土壤以石灰石为主,西拉的果香因此亲和力十足,其余的土壤则是保水性较好,可帮助抵御干旱袭击的粘土与泥灰土 。

葡萄园的石墙,图片来源:凌子

葡萄园的石墙,图片来源:凌子

有机动力种植法对于酒庄团队并不陌生,其另外三个酒庄(Château l’Hospitalet,Domaine Cigalus和Château La Sauvageonne)都是先例。 不管外界对此举抱有何种心态,酿酒师Richard Nollevalle认为,有机动立法的采用明显提升了酒的酸度与结构感,无可厚非的是,对葡萄园投资的精力与时间怎可不影响酒的质量!

如家后院小花园一般精心打理的葡萄园,图片来源:凌子

如家后院小花园一般精心打理的葡萄园,图片来源:凌子

从庄园的购买到2012年第一个年份的酿成一转眼便是十五年,吉哈明白第一年至关重要:无论是混酿的比例、橡木桶的使用都需仔细考量、拿捏准确 。“在柏图斯(Petrus)前酿酒师让·克劳德·贝汝艾(Jean-Claude Berrouet)的指导建议下,我不断调配 57个橡木桶里的酒——我们发现,石灰石赋予西拉清新细腻的口感,颇有北隆河西拉的影子,因此决定,Clos d’Ora将会是一款以西拉为主、缜密细腻但同时不乏南法热情奔放的顶级干红。”

Clos d’Ora 2012,图片来源:凌子

Clos d’Ora 2012,图片来源:凌子

2012年的Clos d’Ora(43%西拉、29%歌海娜、17%慕合怀特、11%佳丽酿)色呈妩媚的深宝石红,因那年春夏较暖和,奔放浓郁的果香之上淡淡飘着西拉典型的胡椒辛香料气息与地中海灌木丛的芬芳,近100%新橡木完美融合,精工细琢的丹宁与扎实的结构感让笔者深信,陈年后必定大放异彩。

含有49%西拉、25%歌海娜、19%慕合怀特与7%佳丽酿的2013年Clos d’Ora表现出风格的确立。正如吉哈所言,密致细腻的浆果香让人联想到北隆河种植在花岗岩上的西拉,完全脱离南法常有的累赘和厚重,也因当年天气凉爽,樱桃梅子等成熟果香清新跳跃,架构扎实,层次感分明,果香清晰度的提升让人期待庄园来年的表现。

餐桌上,一杯美酒下肚,感伤爬上了吉哈的脸庞,尽管旁人不忍看着他铁汉的一面渐渐瓦解,此刻吉哈对亡父的追忆,像是泡在热水的茶叶,在酒精渲染的浮沉之间尽情渗出 :“父亲在我22岁那年意外去世,那天出门前,他仿佛早有预感似的跟我交代了不少事——告诉我应如何酿造葡萄酒、如何做一个职业橄榄球运动员。” 父亲离去后,他中止了如日中天的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生涯并开始接管家族酒庄Domaine de Villemajou,凭借他对商机的敏感触觉,很快在行业里繁盛起来 。他回忆道:“父亲庆幸我是多么的幸运;十岁便能开始参与采收酿造,等五十岁那年,就能有四十载的经验了。如今还有一年,四十载经验的那个年头便来临了。”父亲的话语朴实平淡,听起来像是对儿子未来某一天的期许,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字一句却凝聚成后辈努力不懈的动力。

吉哈·博通(Gérard Bertrand)先生

吉哈·博通(Gérard Bertrand)先生

如今吉哈的孩子继承了家族传统,从小参与葡萄的采收,吉哈惋惜父亲的突然离去,同时也羡慕孩子们能在自己的庇佑下长大。“我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根本没人给我指导,什么都要靠自己。”他笑着说道。相信其中的不易,只有他一人懂得。

随着Clos d’Ora的孵化成型,吉哈也登上了事业的另一个顶峰,然而在座的记者们对这款酒的出色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在大家眼里,他一直在通向梦想的道路上摸索前进,从未停歇。

相关阅读:
一座名庄的诞生:多玛士嘉萨酒庄Daumas Gassac的现代传奇
探索法国南部露喜龙的美酒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