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盲品: 葡萄酒世界里的宣誓成人礼

盲品,毫无疑问是葡萄酒爱好者中最为流行,也最让人乐此不疲的游戏。1976年让加州葡萄酒一鸣惊人的“巴黎盲品会”,同时也让盲品活动风行世界。国人接触葡萄酒的时间并不长,但盲品竟然也在悄然不觉间风靡大江南北,最近国内多项“盲品大赛”火热举办,便是最好的证明。知味借这篇短文,向大家介绍和推荐盲品这项兼具趣味性和参与度的活动。但愿人尝酒,千里共婵娟。

葡萄酒局一场,多有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的盛事,今人虽无古人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可引为流觞曲水畅叙幽情,但以现代葡萄酒之丰富,倒有无数的葡萄酒游戏可供雅乐,但其中最流行最有趣的酒桌游戏莫属盲品。

常见的蒙瓶盲品,图片来源: BBR

常见的蒙瓶盲品,图片来源: BBR

盲品,Blind Tasting的直译,也有称其为蒙瓶试酒,顾名思义就是把酒标酒瓶蒙上,不知其名而品之,是为了不受到酒名的影响,这是各类葡萄酒竞赛的必备程序。而当我们以品醇客的享乐而非品酒家的工作态度看待盲品时,这就是酒桌上最有趣的游戏。

盲品其实更多是侦探游戏,由已知探索未知,有些酒你总是会喝过,有些味道你总是会记住 ,像名侦探一样抓住一点线索,进而推理拨开层层迷雾,真相只有一个:这杯酒里的气味这样熟悉,蜂蜜的甜腻,及似常配甜点的苏玳(Sauternes)贵腐,但又多了点清新的酸橙,甜而不腻,酒体也轻了许多,于是你觉得或许是苏玳的周边产区:一些名气小些成本也需控制、于是酒就恰到好处的淡了一些的地方,附近的巴萨克产区(Barsac)基本和苏玳齐名,酒体不会轻至此,于是你猜,对面的圣十字峰产区(Sainte Croix du Mont)吧,只是在很久以前尝过一次,因为产区名很特别,于是记住了。最后揭晓答案,酒标慢慢露出来,果然是圣十字峰——像这样调动旧识,动起脑子,推理出真相的时候,真是撒花举杯欣喜,兼而有之。这就是葡萄酒的魅力,盲品的乐趣。

托好聚会的朋友的福,有时组织有盲品饭局,定下粗粗的主题,是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于是每人带一支主题酒来聚会。先遮了酒标大家品尝,然后互相讨论,然后大家一一说了自己的猜想:不拘格式的,有的只尝出产区,有的也尝出大概年份,总之总会有一点线索,随便说说就好。盲品之下,大家定然会开动自己的感官和推理,于是在一瓶酒揭晓结果的时候,总是会有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情况,你会发现一个自己从来从来没有注意到的小产区居然如此的美妙,也会发现一个众人推崇的产区居然可以有这样工业化的勾兑风味——这类惬意的生活中的盲品,没什么错与不错,是真正的那种“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与友共乐,话题从盲品开始,到揭开酒标时的愉快、惊奇或困惑或不解,然后渐渐微醺、对饮,倒有几分古人流觞曲水、畅叙幽情的雅趣。

知味团队在波尔多参加的顶级苏玳集体品鉴也采用盲品的方式

知味团队在波尔多参加的顶级苏玳集体品鉴也采用盲品的方式

硬件上需要的准备工作不是很多,有专门的盲品袋,黑黑的把瓶子套住,还印了一大问号挑逗你;没有盲品袋,用锡纸把瓶子包住就可以了。也有专门的盲品杯子,形状是INAO的标准杯子,只是通身是不透明的黑色,用这种杯子,你可以发现视觉对嗅觉味觉的影响有多大。更进一步当眼睛被蒙住的时候,尝起来让所有人信誓旦旦的宣称是白葡萄酒的酒汁,倒出来结果是红葡萄酒——比如勃艮地的有些入门级红葡萄酒就可以拿来这样蒙人。大多时候都是没有黑杯子了,见着颜色的盲品则给了我们更多的线索,让这个稍有难度的推理游戏有了更多的可玩性。

虽然稍有难度,但是这个游戏就算是刚刚开始喝葡萄酒的人,也是可以玩的,抛开酒标上繁杂的名称,只是专注的对着酒汁,调动自己的感官记忆,给眼前的酒一个自己的定义,比如第一次送给女朋友的那束玫瑰花香,然后帷幕揭开,哦,这支酒就像那时的玫瑰花。很多次之后,当经验积累,体验变成推理,你就成为了资深品醇客。

所以微博里的一位名叫强力大炮的香港酒友说,盲品是葡萄酒世界里宣誓成人的游戏,我很赞同。

标签:,

1条评论

  1. 小莲
    2014年10月28日 14:49 #

    请问你们平时有没有盲品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