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丝绸裁就的黑皮诺

喜欢新西兰可以有许多理由,喜欢马丁堡却只有一条——黑皮诺(Pinot Noir)。为什么偏偏是黑皮诺?

Joel Fleischman这位耶鲁毕业的法律教授在《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专栏中曾这样形容过这个傲世独立的特别葡萄品种:黑皮诺是最浪漫的葡萄酒,妖娆的香氛,甜蜜的线条,霸气的冲击,仿佛坠入爱河的瞬间,让你血脉贲张,心里充盈着的竟然全是诗情画意。

今年五月应新西兰贸易发展局邀请走访南北岛所有产区,其中非常期待的亮点之一便是约见著名产区马丁堡(Matinborough)素有黑皮诺教父之称的传奇人物拉瑞·麦肯纳(Larry Mckenna)。他近年刚获得进入新西兰葡萄酒名人堂的崇高荣誉,以表彰他对当地及全球葡萄酒事业作出的贡献。

Larry Mckenna, 图片来源:施晔

Larry Mckenna, 图片来源:施晔

谁能想像,这位南澳人拉瑞二十多年前来到马丁堡时,惊讶地发现这里除了两个让人一刻也不想停留的小酒馆加一个破加油站,了无他物。他带着马丁堡支行的支票在首都惠灵顿使用,被追问马丁堡在地球何处(要知道两者同在北岛,车程仅1小时) !短短三十年,马丁堡华丽转身,今非昔比,她被黑皮诺插上了尊贵的翅膀,轻轻用羽尖一抚,便征服了全世界黑皮诺痴迷者,在葡萄酒版图上占据着不可撼动的一席之地。拉瑞就是一部马丁堡的葡萄酒发展百科全书,因为他亲历了整个产业从无到聊,从聊到盛的全过程。

当年拉瑞踏上这一片他从此再也无法割舍的土地时,一共只有四个酒庄:Ata Rangi, Martinborough,Chifney(现已更名为Margrain)和Dry River。拉瑞加入了Martinborogh酒庄,他的到来使这片土地上第一次有了科班出身的“葡萄酒从业人员”,为Martinborogh酒庄迅速揽获四枚金奖及1988年全国酒展冠军。

世纪之交,拉瑞离开老东家,选择了Te Muna河谷启程自己的逐梦之旅,潜心酿造自己悬崖酒庄(Escarpment)的葡萄酒。Te Muna意为神秘或特别之所,与整个酒庄的意境、酒风巧合地贴切。庄园背后蜿蜒数公里长的断层陡崖直落入河,深达30余米,晨烟暮霭中便是置酒弦琴、美彻人心的一刻。酒庄名称的灵感正是源自于此。

酒庄的葡萄园,图片来源:crackawines.com.au

酒庄的葡萄园,图片来源:crackawines.com.au

拉瑞此番正在澳洲出差,我正遗憾与其失之交臂,突然接到他的越洋电话表示会当天赶回,让我一定在下榻的马丁堡酒店等候。他最终履行诺言,风尘仆仆地在晚上9点抵达镇上与我见面,感动与惊讶之余,便有了我深夜造访悬崖酒庄的难忘经历。酒庄离镇上相距约5公里,短暂的几分钟幽暗山路之后,我已站在了地下酒窖门前。拾阶而下,一个家族式小型酿酒室便缓缓呈现在面前。环顾四壁,目光所及处堆满了大小不等、新旧不一的橡木桶,房间不大,安置局促,有些地方我甚至必须侧身通过。拉瑞绞着手,略有点难为情地在我身后嗫嚅,“其实,其实真的挺简陋的。” 诚然,如果你是带着波尔多大名庄游历归来的情绪来审视他的酒窖,你自然是找不到那种指点江山、恢宏一片的豪迈感觉。但是,我注意到了往年采收季节那些在悬崖酒窖帮忙的短工们在墙上的留言:“对我而言,悬崖酒庄就是“出色的美酒,纯善的朋友,无尽的快乐”。这难道不是世间最难得的华丽墙饰么?

拉瑞的产品线不乏品目,层次分明。入门款The Edge主要以果味清亮活泼,明快易饮见长,无需陈年,无需醒酒,完全无负担的餐酒搭配好伴侣;单一葡萄园Kiwa 2011有着强烈的烟熏味,让人想起野外的生肉烧烤,沉下心仔细探究,还略微透着一丝果香;酸度、酒精度都拿捏准确,程度适中,加之清新果香及一掠而过的矿物感提升衬托,尤其爽脆易饮。而旗舰款Kupe 2012(并非每个年份都产)香气更显深邃,烟熏、野味与红洋李气息之间比例更为平衡;虽然是最年轻的年份,魅力却呼之欲出,毫不掩饰比Kiwa更强的陈年潜质——表现在风味密集度更高,酸度轮廓更分明,令人口舌生津,而缭绕余韵中矿物感也更轻舞飞扬,留下齿颊间咸鲜的回味。

酒庄的产品

酒庄的产品

品完悬崖酒庄完整的黑皮诺系列就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适宜的中等酒体,收敛的酒精浓度,最重要也最难忘的是细腻的单宁质感。敏感的味蕾向大脑神经元确认了单宁的存在感,但伸手去捕捉,它却象曼妙的丝绸滑过掌间,稍纵即逝,只留下一段软润的气息,一个甜蜜的背影。非常优雅,非常勃艮第!

图片来源:施晔

图片来源:施晔

万物之始,大道至简。春秋老聃在《道德经》的总结,精炼、哲理甚至带着唯美。悬崖酒庄的酒流动着智者的简单与纯粹,并非因为内容贫乏,而是虚荣繁华之后的领悟与觉醒,升华进入去繁就简的境界。 拉瑞没有用桶在酿酒,而是用心悟在为我们设计,用丝绸在为我们裁酒!只有当你品过悬崖酒庄的黑皮诺,才能明白个中深意。

相关阅读:
杰西斯·罗宾逊:新西兰葡萄酒的未来
黑皮诺的芭蕾:米莎酒庄 Misha’s Vineyard

1条评论

  1. Rebecca
    2014年10月16日 17:41 #

    好棒 特别是写酒评的那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