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波尔多2014年份期酒总结:后帕克时代的风格转变

刚从成都糖酒会赶回波尔多参加期酒品鉴会,眼见各方专家、酒评人空降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城市,聚精会神地品试一杯杯酒庄的2014年份“成绩单“,顿时感觉时空错乱,怀疑自己是否上错了飞机,赶错了目的地。

在波尔多大剧院举行的伊甘酒庄(Chateau d'Yquem)品鉴会,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在波尔多大剧院举行的伊甘酒庄(Chateau d’Yquem)品鉴会,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但闭上眼睛,那些被瓢泼大雨所触碰的敏感神经与采收时一张张充满感染力的笑脸依然历历在目,这才明白半年前的岁月仍然触手可及。如果说2013年波尔多期酒是个困难的年份,2014年可以说是波尔多一个非常独特的年份

“世纪年份”一词离我们很遥远,被称为“左岸名庄的秘密武器”的著名酿酒顾问 Eric Boissenot用一句话轻描淡写地概括了今年的期酒——“2014年的波尔多纯粹直爽毫不吝啬,口感柔和且不累赘,果感紧致并且恰到好处 。”

要真正理解他的话,需要仔细看看波尔多这一年份的天气,下面的期酒总结将像天气预报一样,先整体介绍概括介绍一下2014年波尔多的天气状况,然后我将再按照波尔多重要的子产区一个一个点评期酒品鉴的两点和我的结论。

2014年的波尔多,温暖的春季确保良好的花期,同时意味着稳定的产量;谁知夏季却让人大跌眼镜,八月为期两周的阴冷使不少酒庄的乐观顿时成为泡影 ;让人意外的是,八月底至十月的明媚天气如神来一笔,一扫夏季的阴郁,挽救了2014这个年份。

多灾多难的2013年是一个波尔多的“酒农年份”,因为变幻莫测的天气将人为的每一个决定的重要性无限放大了,相比起来,2014年的古怪天气使葡萄品种成为决定风格与质量的重要因素。

人头攒动的期酒品鉴会

人头攒动的期酒品鉴会

八月近两周的阴冷使采收期较早的梅洛(Merlot)错失了宝贵的成熟时间,但最终并无大碍,对于左岸而言,风土较佳或不惜成本抓质量的酒庄更是有惊无险,但总体而言,梅洛的表现不算理想;另一方面,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这两款晚熟的品种多亏温暖明媚的九月十月得以缓慢地熟成,对酚类物质达到完全成熟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造就了复杂的香气与饱满的单宁。

明亮的酸度、清爽的果香、细腻丝滑的单宁是2014年波尔多期酒最大的特点。

波尔多左岸:梅多克

作为期酒品鉴的第一站,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产区所展现的柔和果香与细腻口感为今年的期酒定下了基调。作为波尔多优质干白的出产地,2014年夏季意外凉爽的天气造就了干白的高酸度与清爽口感,俨然成为今年期酒的一大亮点。无论是五大名庄之一的侯伯王(Château Haut-Brion)与其姐妹酒庄美讯酒庄(La Mission Haut-Brion),或是表现一向稳定的骑士庄(Domaine de Chevalier),卡尔邦女酒庄(Château Carbonnieux)以及克莱蒙教皇堡(Château Pape-Clement),他们的干红或干白的表现都十分稳定,其中临近城区的Pape-Clement所产干红浓郁非常,而Carbonnieux的干白尤为纯粹洁净。

玛歌 Margaux产区的芳香则趋于收敛,优雅的酒体和灵动的酸度为玛歌柔美的一面增添活力:美人鱼酒庄(Château Giscours)果香浓郁平衡,豪庄赛格拉酒庄(Château Rausan-Ségla)深邃纯净,优雅的麒麟庄(Château Kirwan)与荔仙庄园(Château Prieuré-Lichine)也是今年期酒的赢家。

圣朱利安期酒集中品鉴

圣朱利安 St-Julien产区迎来的又一年稳定的发挥,Léoville系列(Château Léoville Barton, Léoville Poyferré, Léoville Las Cases)的发挥备受瞩目,超二级庄雄狮(Léoville Les Cases)颇有王者风范,波菲酒庄(Château Léoville Poyferré)也成功延续浓郁果香的风格 ,其他较出色的酒庄还有宝嘉龙庄园(Château Ducru-Beaucaillou)、 歌丽雅庄园(Château Gloria)与大宝庄园(Château Talbot)。

多亏秋季悠长的成熟期,波亚克 Pauillac产区所含较大比例的赤霞珠因而具有清晰透彻的结构感与香气,拉菲古堡(Château Lafite)、拉图酒庄(Château Latour)、木桐古堡(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以及其旗下酒庄Château d’Armailhac,还有林卓贝斯酒庄(Château Lynches-Bages)与庞特卡奈酒庄(Château Pontet-Canet)统统成为今年期酒的大热。若非要我在五大庄内做个排名,个人钟情今年倍感诱人的拉菲古堡——不得不提,混酿中所采用的3%品丽珠实属罕见,可见2014年的天气非同寻常。

在拉菲品鉴2014年波尔多期酒,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在拉菲品鉴2014年波尔多期酒,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晚熟的圣埃斯代夫 Saint-Estèphe产区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表现卓越,众多酒庄都在果实清爽感和浓郁度之间找到了最佳的平衡,飞龙世家(Château Phelan-Segur),凯隆世家(Château Calon-Ségur)和 拉芳罗榭酒庄(Château Lafon-Rochet)品质出色,玫瑰庄园(Château Montrose)更是“超二级庄”里的黑马,不少业界人士给予等同一级庄的好评。

梅多克大区内的次级产区如Moulis、Listrac、Haut-Medoc内不乏口感酸涩、果香瘦弱的例子,但Moulis产区的宝捷庄(Château Poujeaux)却让人惊艳 。

波尔多左岸:苏玳和巴萨克

诚然,2014年最璀璨的明星莫过于苏玳  Sauternes和巴萨克 Barsac产区甜白,不少酒庄将2014年与1921年这个波尔多甜白的传奇年份相比拟,凉爽的夏季保留爽口的酸度,结合柠檬、柑橘为主的香气,令百克以上的残糖浑然不觉。巴萨克的石灰岩土壤所带来的清新矿物感在这个年份得到更大的发挥,克莱蒙丝古堡(Château Climens)与多西戴恩庄园(Château Doisy-Daene)尤其百喝不腻,而甜酒之王伊甘酒庄(Château d’Yquem)延续了2013年开始的风格转变,在2014年登峰造极,将小清新发挥到了极致。只可惜有人欢喜有人忧,大多数品鉴者为此风格拍手叫好,但拥护传统华丽风格的拥趸却倍感失落。

2014年伊甘Château d'Yquem在大剧院里举行期酒搭配松露品鉴酒会,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2014年伊甘Château d’Yquem在大剧院里举行期酒搭配松露品鉴酒会,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波尔多右岸:圣爱美隆和波美侯

右岸总体而言,六至十月的平稳气温保证梅洛和品丽珠这两种脆弱怕热的葡萄品种受到较好的保护并给予了缓慢的成熟过程。尤记去年采收期,圣爱美隆土壤学专家 Kees Van Leeswen与笔者分享他对品丽珠完美成熟的喜悦,期酒时白马酒庄(Château Cheval Blanc)与伊甘酒庄(Château d’Yquem)总管皮埃尔·吕东先生(Pierre Lurton)骄傲的概括自家期酒的特点:2014年的品丽珠有着“克什米尔羊绒般的丝滑(Cashemire de Cabernet Franc)” 。圣爱美隆Saint-Emilion产区内品丽珠占比较大的酒庄如白马、奥松(Château Ausone)、飞卓(Château Figeac)与波美侯产区的老色丹酒庄(Vieux Château Certan)个个花香扑鼻,甜美动人。

波美侯产区内品丽珠占比较大的老色丹酒庄Vieux Château Certan,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波美侯产区内品丽珠占比较大的老色丹酒庄Vieux Château Certan,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波美侯 Pomerol产区里鹏庄园(Le Pin)庄主雅克·天蓬(Jacques Thienpont)解释道,在右岸,2014年是一个允许酒庄等待最佳时机做采收的年份,果香的清晰度和复杂性因此可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品鉴后发现,波美侯褪去了惯有的华丽果香与口感,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精致的结构感与超凡脱俗的气质,只可惜部分酒庄略显酸涩。

波美侯产区里鹏庄园Le Pin 庄主——Jacques Thienpont,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波美侯产区里鹏庄园Le Pin 庄主——Jacques Thienpont,照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最后寄语

波尔多在过去的五年里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辉煌与失落,而今年期酒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后帕克时代的到来——酒庄们顺应着去年独特的天气,采取轻柔的萃取与谨慎的使用新橡木,以迎合这个年份独有的酸爽与明亮。据统计,参加期酒的人数已回升至2009年的水平,除了业界对期酒品质抱有浓厚的兴趣,欧元贬值和美国市场的活跃也与此番热闹景象有着莫大的关系。但愿波尔多能从价格上回馈市场对2014年期酒的关注,如抛开价格不谈,期酒所展现的质量和风格已让不少人重拾对波尔多的信心。

我在还有点儿冷的品鉴室里品尝期酒(堆积成山...),图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我在还有点儿冷的品鉴室里品尝期酒(堆积成山…),图片:凌子/知味葡萄酒杂志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