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最性感的香槟杯

先是气派的砖头大哥大,之后越做越小,最后迷你到连女人的小手都快捏不住的时候,风向突然一转,智能手机的屏幕又开始以大为佳了。如今街头的女人们不都是捏着薄如瓦片但大屏衬小脸的手机在用么?但如果我们来看看香槟杯的演变,会让你不由自主联想到手机发展历程的。

性感的凯特摩丝和以她的乳房形状制作的香槟杯

性感的凯特摩丝和以她的乳房形状制作的香槟杯

凯特·摩丝为了庆祝自己四十不惑的生辰及常青树般纵横驰骋全球时尚业整整25载,于伦敦最中心的梅费尔(Mayfair)商圈34号餐厅大宴宾客。本无甚可表,唯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让宾客们撅着嘴唇频频轻啜的香槟浅碟杯。这个杯子,不是别人,正是凯特与英伦艺术家简·佛罗依德(Jane McAdam Freud )共同设计,以自己的左侧乳房为原型而创作的(惊问:右侧乳房做错了什么,就这样被无视?)。灵感来自哪里呢?这还得追溯至,呃,上几个世纪。

宽口的浅碟杯

香槟浅碟杯(英文里为coupe或者saucer)呈半圆弧状,当仁不让地一直担当着婚礼中最闪亮的角色。 敞口使之容易叠放,营造出气势强大的香槟塔。欢乐的香槟酒自最顶层缓缓倒下,直至溢满所有酒杯,象征婚礼上的流光溢彩会在日后锅碗瓢勺的平凡岁月里绵延不绝(继续白日做梦吧!没看见童话都是写到“王子公主从此在城堡中永远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就再也不敢写下去了么?too young, sometimes naïve!)

1

有关浅碟杯的来历有许多令人浮想联翩的传奇,涉及到法王路易十五的情妇、交际花蓬帕杜尔夫人,拿破仑第一任妻子、皇后约瑟芬及奥地利女大公、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看到人们无休止地争议,非要定论到底其中哪个女人贡献出了左胸作为模具为我们带来了杯不醉人人自醉的浅碟杯,我忍不住笑了。英国人早在17世纪中叶就已设计并使用了同款的酒杯来享用法国香槟,比这些贵族皇室的矫情早出了一百年。而且浅碟杯恐怕是最早的葡萄酒杯型,往前一路追溯到耶稣最后的晚餐上,用的恐怕也是这种形状简单,容易生产的杯子。

圣朗博(Val Saint Lambert)制作的一款宽口香槟杯

圣朗博(Val Saint Lambert)制作的一款宽口香槟杯

但是对于香槟而言,浅碟杯即使再香艳,也逃不过一个致命的弱点——表面积太大,气泡消失过快,沙皇最爱的齁甜香槟少点气泡仍无伤大雅,但对于如今大行其道的干型香槟可就不太合适了,其精妙细致的花氛雅香难以维系。这一切导致了浅碟杯型的人气急速下跌,从30年代鼎盛时期的王榭堂前燕沦为只有在婚礼及招待宴会两个特殊场合才得以一展身手。

说到招待宴会,那真是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英法贵族或传统家庭始终矢志不渝地专情于浅碟杯。我个人分析下来,可能一是因为传统不可抛弃,二是因为大面积酒液可迅速散去二氧化碳,避免了尊贵宾客多饮打嗝的尴尬。去年七月在波尔多右岸的飞卓酒庄(Chateau Figeac)访问,传闻曾将帕克拒之门外颇为性情的Manoncourt老庄主夫人在后花园里为我亲手倒上的餐前香槟,用的就是浅碟杯。全世界的酒庄跑下来,偏偏这家让我产生黛玉进贾府的紧张感。规矩很多:约会要绝对准时,到访人数要绝对准确,浅碟杯里的香槟要绝对喝完,餐桌上不经允许绝对不能使用手机(拍照勉强可以,打电话你就game over了)。

与飞卓酒庄(Figeac)的女儿们在后花园   摄影:高翔

与飞卓酒庄(Figeac)的女儿们在后花园 摄影:高翔

Daiquiri类鸡尾酒倒是用浅碟杯用得勤快,但这身家背景分明已不可同日而语。幸好艺术家 Barny Macauley去年在杯底上重作文章,改良设计,使之可以完美无瑕地“垂直叠罗汉”(杯名为Coupe Stack,字字对应的精准神译啊)。被艺术家吹过这么一口仙气,算是得了回魂拯救,高调复出,目前售价一只杯子69.95英镑。

艺术家 Barny Macauley设计的”叠罗汉浅碟杯“

艺术家 Barny Macauley设计的”叠罗汉浅碟杯“

苗条的长笛杯

渐渐地,人们开始偏爱起长笛杯(Flute)来。它的酒液表面积大大减少,有助于保持气泡,另外修长的外型也便于观赏晶莹剔透的气泡自杯底至液面完整而欢快的升腾过程,强化品饮的愉悦感。而对于专业品酒师来说,观察评估汽泡的大小、均匀度、活泼度、持续度及舌尖上的细腻度等都是一系列品评香槟(或起泡酒)的重要指标。时光流转,喜新厌旧的人们接着在长笛杯的基础上又发明了无底座的角形杯(Pomponne),它无法立于平面,接过酒杯的人只能祈祷自己祖宗保佑了,因为再难以下咽,你也无法将其放下,只得喝光。

酩悦香槟制作的一款双支带支架的角形香槟杯(Pomponne)

酩悦香槟制作的一款双支带支架的角形香槟杯(Pomponne)

上世纪90年代(嗨啰,年轻的知味读者们,那时候你们来到这个星球了么?)双壁香槟杯开始流行,两层间的空气具备很好的隔热功能,即使坚持用手心握杯也不用担心酒温骤变。到2004年,一款来自于设计师Alissia Melka Teichroew名为“内情外露(inside-out)”的双壁杯进入了人们的视野。酒液倒入杯中时,便缓缓现出内壁的笛状身形,既美观艺术,又隔热保温。

1

大号香槟杯的回归

最近这些年,行业又向宽液面回归,郁金香杯又异军突起。两年前ASC曾在浦东文华东方主办过一场私密的罗兰·百悦香槟午餐见面会,总经理与酿酒师甚至连郁金香杯也嫌小,直接拿出敞口红酒杯来品鉴他们的桃红香槟。从专业的角度来看,我十分赞赏这最新一波的潮流。品饮复杂的年份香槟或香气馥郁的桃红香槟,长笛杯的确有点过于狭窄,有碍于年份香槟出瓶后舒展筋骨、展现层次,也不利于桃红香槟散发甜美的红果气息,郁金香杯自然当仁不让成了新时代最“性感”的香槟杯。

当下在侍酒师中比较流行的郁金香形香槟杯,收口的设计能让香气更为集中一些,当然用普通的白葡萄酒郁金香杯也不错,来源:Spiegelau

当下在侍酒师中比较流行的郁金香形香槟杯,收口的设计能让香气更为集中一些,当然用普通的白葡萄酒郁金香杯也不错,来源:Spiegelau

受此启发,我上周刚在家中首次尝试了用Zalto的勃艮第大肚杯品饮莫泽尔名家 Fritz Haag的单一园雷司令,效果显著,香气更为深邃、繁复和张扬,令人惊喜不已。葡萄酒的世界就是这样,上帝常常会厚赐离经叛道的创新与组合——只要你始终怀着一颗尊重自然的好奇心。

对了,小声说其实我还做过2011年凯特摩丝大婚的酒水总负责人,有兴趣可以看之前的文章:我在凯特·摩丝的婚礼上

凯特穿着婚纱真是美极了

凯特穿着婚纱真是美极了

关注知味微信公众号:TasteSpiritMag

每日收到最新的美酒美食文章,每周二推荐超高性价比酒款,每月举办20+场品酒活动课程

点击这里报名最新的活动课程

欢迎加知味酱微信好友:zhiweijiang2

标签:, , ,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