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雨果酒庄,13代人的雷司令传承

作者:理查德·黑明(Richard Hemming),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

理查德·黑明:雨果酒庄三代庄主本周一起来到伦敦庆祝他们酒庄的新品:Schoelhammer雷司令——雨果酒庄的第一款单一园葡萄酒,来自Schoenenbourg特级园。

雨果酒庄的酒和庄主之间都有很多显然的相似之处。这家阿尔萨斯名庄的第11、12和13代庄主虽然外表不同,却在性格上非常类似。每个人都非常自信、有趣和外向,而且每个人在提到家族的酒庄事业时,眼中都会迸发出发自内心的愉悦火花。

Hugel_showing_their_new_packaging-5

照片中最左边的是Jean-Frédéric,和最右边着粉红色衬衣的父亲Étienne一样谈吐清晰、知识渊博,只不过没有他父亲那么“活蹦乱跳”。位于中间的是最年长的André,一方面他很高兴能以毕生的葡萄酒经验偶尔再为酒庄出谋划策,另一方面他也对子孙们的一些善意的挑战表示鼓励。这三位共同出现,甚至比他们所展示的酒还要吸引眼球。

尽管有他们的讲解,但葡萄酒本身就足够为自己说话了。“Classic”经典系列是酒庄产量最大的葡萄酒,Jean-Frédéric反复强调酿造一款质优且亲民的葡萄酒是多么的困难。最近几年,酒庄一直致力于通过确保葡萄能达到最好的质量来提升“Classic Riesling”的品质——由于葡萄不达标,他们甚至与一个有长期合作关系的种植者解除了合同。

接下来品到酒庄更高一级的“Jubilee”周年庆典系列。我非常喜欢这个系列以至于在2011年我将其中之一列入了“每周精选”栏目推荐,如今我仍然认为它的品质十分优异。这款酒的葡萄来自特级园Schoenenbourg的六个不同的地块,尽管在酒标上看不出来。最早的时候,这款酒被命名为“私人收藏”系列( Réseve Personnelle),在这次展会中还尝到其中两个老年份的酒。1983年份的“私人收藏”系列品质极佳,但1953年份才向我们展示了这款雷司令的非凡陈年能力和卓越的品质。

最后是酒庄新一代的雷司令葡萄酒:Schoelhammer,由来自Schoenenbourg特级园中心的一块单一园(见下图中红色的区域)。Shoelhammer这个名字来自雨果盾形纹章上的锤子(hammer)和葡萄园泥土中发现的贝壳(shell,德语里写作shoel)。尽管之前这里出产的葡萄都独立酿造,但是从2007年才开始独立装瓶这个单一园的酒(编者注:之前的酒全部用于调配),第一个年份总共出产了4288瓶。

这款葡萄酒和酒庄的其他酒款一样令人印象深刻,既展现了干型雷司令的经典属性,丰盛的风味也完美反映出雨果酒庄的鲜明个性。

杰西斯·罗宾逊:让我在这里补充一下,非常有幸能在展示活动的前夜同三代庄主交谈。这次的展示活动在伦敦的新地标——The Shard大厦进行。“活蹦乱跳”这个词是送给Étienne的,正如理查德所说,但每一代庄主鲜明的性格都出现在这里,我认为还要再对上面的地图加上一些解释。

早在1989年,酒庄350周年庆典请来了全世界葡萄酒界的知名人士汇聚到小村庄Riquewihr一起庆祝。这次Étienne在他的iPad上向我展示了当时拍摄下来的一群年轻帅气的面孔,随意摘几个名字列在此处:Len Evans、Robert和Margrit Mondavi夫妇、Piero Antinori、Alexandre de Lur-Saluces、Anthony Barton、Robert Drouhin和Patrick de Ladoucette,葡萄酒记者中有Edmund Penning-Rowsell、Steven Spurrier、Tony Aspler、“毛发超多版本”的Robert Joseph和James Suckling。Gérard Jaboulet也在当时被邀请,但他执意要让父亲Louis代为出席,因为他认为自己和大家“还有很多次机会见面”(但悲伤的是Gérard 1997年便英年早逝,父亲Louis于2012年去世)。

雨果一家站在Schoenenbourg特级园葡萄园中

雨果一家站在Schoenenbourg特级园葡萄园中

这一连串的名字向我们展示了雨果酒庄是多么的广受爱戴,尤其是老庄主André的兄弟“老烟枪”Johnny Hugel,他于2009年去世(他的兄弟André在当时的一个夜晚还打趣说,只有在Johnny喘口气的空档我们其他人才有机会说话)。

1989年当我们在那里的时候,每人都需要种下一株葡萄藤,最初的意图在于让我们种植的葡萄酿造第一瓶特级园Schoenenbourg的葡萄酒,也就是上面的地图中橄榄绿的部分——图上至少是这么标的。这个事情在雨果家庭成员之间进行了多次讨论,最后,“我们路德会教友”—— Étienne这样称呼他们的家庭成员们——认为150米之外的片区,也就是地图中红色的部分,产出的葡萄酒更好——确实也产出了他们最好的雷司令干白,这个情况需要说明一下。

现在掌管雨果酒庄的三代人,前排让-弗雷德里克、马克-安德烈两兄弟,摄于镇中品酒屋前

现在掌管雨果酒庄的三代人,前排让-弗雷德里克、马克-安德烈两兄弟,摄于镇中品酒屋前

“我们只有当所有人达成一致时才会行动”, Étienne说道,他十分认同他哥哥——酒庄的酿酒师Marc Hugel为家族做出的贡献。“25年前,他第一个将不同地块的葡萄分开酿酒。”现在Schoelhammer园中的葡萄藤已经有22岁了,泥灰质的土壤让酒在年轻的时候显得格外冷峻,所以他们才等待了那么长的陈年时间才让这款酒上市。

1942年被纳粹德军占领时期的Hugel酒庄景象,来源:Hugel

1942年被纳粹德军占领时期的Hugel酒庄景象,来源:Hugel

老庄主André出生于1929年,不仅思维活跃,而且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这是因为他上世纪50年代时在雷丁同Geoffrey Jamieson的父亲——珍宝酒行(J&B)当时的经理一起工作。他告诉我们,二战时,阿尔萨斯被德国人占领(在Étienne的iPad上还有一张Riquewihr的照片,村庄道路的两侧挂满了纳粹十字的标志,见上图),不许他们讲法语。法国解放后回到故乡,他觉得很幸运1953年的葡萄酒可以成为他酿酒的第一个年份,并称之为“1949年后的第一个伟大的年份”。他还使用了Willmes式压榨机(如今非常普及的一种旋转压榨机),“我是全法国第一个”。

关注知味微信公众号:TasteSpiritMag

每日收到最新的美酒美食文章,每周二推荐超高性价比酒款,每月举办20+场品酒活动课程

点击这里报名最新的活动课程

欢迎加知味酱微信好友:zhiweijiang2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