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杰西斯·罗宾逊:像勃艮第一样崛起的酒农香槟

尽管酒农香槟在法国扎根已久,但与世界知名的大牌们相比,这些小型酒农出产的香槟还是出口市场上的新面孔。酒农香槟有很多优势:香槟葡萄的产地可以追溯,而且有能力展示出某个特定年份、出产的村庄乃至葡萄园的风土特征,而不是为了生产出稳定的酒厂风格而进行调配,这和当下尊重风土的时代精神非常契合。大部分酒农香槟出品非常吸引人的一系列彼此间风格截然不同的酒款,这和大型香槟生产商只出色地出产一款大批量的无年份香槟,一款年份香槟以及一款桃红香槟的运作方式截然不同。这种多样性对葡萄酒发烧友很有吸引力,但可能也会增加销售的成本。

和多数大型酒庄相比,酒农更加乐于分享自家香槟的种种细节。在酒农香槟的背部酒标上经常印着无年份混酿(NV)的主要来源年份、具体的葡萄品种、陈化过程中是否用过橡木桶、除渣时间(除渣disgorge,指将第二次发酵产生的酵母沉淀从香槟中去除的过程)以及残糖量(一直都在减少)。

除提供以上技术细节外,每支酒农香槟都具有鲜活的个性,也有更多的故事可讲。另外酒农们花在市场营销上的预算很小,他们的香槟在价格方面也比那些知名香槟品牌更具优势。虽说如此,但个人认为酒农香槟最近在英国市场也越来越贵了。按照如今的汇率情况来看,这些酒难道不是该更便宜才对吗?也许英国酒商们发现与他们之前在那些只认识大牌的人群中推广这些香槟的时候相比,现在小农香槟好卖得多了,于是希望多赚点钱。

香槟酒农希瑞尔·杰尼森(Cyril·Janisson)

香槟酒农希瑞尔·杰尼森(Cyril·Janisson)

藤蔓酒业(Vine Trail) 和 桑普勒公司(The Sampler)最早将酒农香槟引入英国。之后圣詹姆士街上的两家老牌酒商珍宝公司(Justerini & Brooks)和BBR也参与其中,这意味着酒农香槟从不再是讨巧的小众品类。甚至在BBR负责采购的葡萄酒大师西蒙·菲尔德(Simon Field)在介绍公司“匠心香槟”系列(artisan champagne)时,将酒农香槟和勃艮第做了个类比,后者就曾经历过从大型酒商遍布到个体酒庄崛起的转变:“现在的香槟地区就像20年前的勃艮第,马上就要进入一个多样化的美丽新世界。真是激动人心的时代。”

在BBR公司代理的“小酒农”(不一定都是小规模)里,最卖力的一位便是艾瑞克·罗德兹(Eric Rodez),他家的酒在诺丁汉Gauntley Wine、The Sampler和Bottle Apostle这些酒商那里也可以找到。光头的艾瑞克带着一副亮蓝色眼镜,他说当初和亨利·克鲁格(Henri Krug)共事时他被教导了什么是“精细的调配”;而在阿尔萨斯风土专家马塞尔·戴斯(Marcel Deiss)身上他学习到了表达土壤特征的重要性。他坦言:“如今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愚蠢的时代。在过去的25年中,我在自由施展而我的同行们却甘于墨守陈规。我追求的始终是矿物气息,并且从不心存疑惑。”和自然酿酒主义者一样,艾瑞克只会在酒里加入极微量的硫,他家绝大部分的酒都在橡木桶里陈化,而且只用葡萄浓缩汁来做最终的添加,不加糖。

香槟确实不是一个在可持续性种植方面有着完美声誉的地区。我有个美国葡萄酒作家朋友,习惯了纳帕谷的生态葡萄园,结果今年春天参观香槟地区时着实被葡萄园里的状况“吓到了”(他的原话)。我第一次去香槟是在上世纪70年代,当时那里遍地是垃圾,但没过多久就改善多了。

但是,像在不少产区都很流行的生物动力法种植,在香槟地区却遭受冷遇,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尝试,其中最著名的是 Fleury Père et Fils和路易王妃香槟(Louis Roederer),后者是为数不多能从自家拥有的葡萄园里获得大部分葡萄原料酿酒的大型香槟酒厂。

我曾问过希瑞尔·杰尼森,他们那里的葡萄园健康状况是否在改善。他说:“希望如此。我认为年轻一代做得更好。葡萄藤看起来要比十几二十年前茁壮许多。既然我们有钱来改善香槟地区,那就应该投资。”

当时让-巴蒂斯特·杰欧夫桦(Jean-Baptiste Geoffroy)就在旁边,他骄傲地向我介绍了他的酒庄 René Geoffroy的最新投资项目。原来库米埃尔镇(village of Cumières)是他们的大本营,不过在2008年他的家族买下了原来酿酒合作社在艾伊镇(Aÿ )的产业。让-巴蒂斯特用iPad向我展示了那边漂亮的房子和葡萄园,我问他是否得为此欠一屁股债,他笑道:“这只相当于伦敦一套公寓的价格。另外,我有五个女儿,无论如何我自己都需要住的地方。”

我已注意到伦敦不少口碑不错的葡萄酒指南居然在报道品酒会时颠倒是非。此外,还从西蒙·菲尔德那里听说:他组织过一次晚宴专门邀请香槟地区的酒农,就位于谢斯特河岸的锡盒工厂里(在泰特现代美术馆旁),但这些香槟的客人们还是表现得有点不太适应。于是我不由地想力挺一下这些香槟酒农们:在每年伦敦香槟品酒会上和一大批酒企香槟摆在一起时,这些酒农香槟作品总是特别出挑。

酒农香槟和它们的酿酒师们确实独具魅力,但要注意香槟酒标上的RM(récoltant-manipulant,表示酒农香槟)二字并不能直接和高品质直接划等号。在香槟地区有16000名酒农,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人拥有酿酒的天赋。也许评判品质最快且最安全的方式是参加不同酒农团体举办的系列酒展(每年4月会在香槟地区举行,近年来展会的数量、质量和知名度已渐成气候),自己去尝尝吧。

下面是我目前最喜欢的酒农香槟:

Agrapart, L’Avizoise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Grand Cru 2008
Raphael et Vincent Bérèche,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Premier Cru 2008
Bonnaire, Blanc de Blancs Grand Cru 2005
Chartogne-Taillet, Orizeaux Extra Brut 2009
La Closerie, Les Béguines Extra Brut NV
Ulysse Collin, Les Roises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NV
René Geoffroy, Extra Brut 2004
Jacquesson, Cuvée 738 Extra Brut NV
Janisson Baradon, Grande Réserve
Laherte Frères, Les 7 Extra Brut NV
Guy Larmandier, Cuvée Signe François Vieilles Vignes Blanc de Blancs Grand Cru 2007
Larmandier-Bernier, Longitude Blanc de Blancs Extra Brut Premier Cru
R&L Legras, Présidence Vieilles Vignes Blanc de Blancs Grand Cru 2007
Marguet Père et Fils, Éléments 10 Extra Brut Grand Cru NV
Marguet Père et Fils, Sapience Extra Brut 2007
Eric Rodez, Blanc de Noirs
Eric Rodez, Cuvée des Grands Vintages (以2007年份为主)
De Sousa, Blanc de Blancs Grand Cru NV

英文原文链接:http://t.cn/RLP6RhT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标签:

还没有评论.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