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有位法国大爷,晒4万瓶红酒成网红

在法国有位73岁的大爷,因为酷爱收藏和享用老年份的葡萄酒,在酒圈里火了。

DSC07492

这位老爷子叫François Audouze,实业家出身,从1999年开始写博客晒自己收藏和喝掉的老酒,专注“显摆”15年,到现在还乐此不疲。到目前为止,他举办的199场老酒晚宴上,一共喝掉了2000多瓶老年份葡萄酒。按照大爷平时喝酒的水平,这些喝掉的葡萄酒总价值加在一起恐怕也值好几千万了。2013年《法国葡萄酒评论》杂志评选他为“200位法国葡萄界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有“老酒复活器”和“老酒教皇”之称。为了亲切一点,我们就叫他“老酒大爷”吧。

2014年是老爷子48周年结婚纪念日,他一开心翻出了所有喝过的老酒空瓶拍合影。作为一个资深老酒收藏家,他每一个喝掉的空酒瓶也都不放过。看着这些瓶子,老爷子成就感爆棚,于是拍下了许多十分有趣的照片:

DSC07497

茫茫多的空瓶子:

20131016_165148 (1)

罗曼尼康帝酒庄“毕业合影”:

AGD_65931

像美国大片里面一样从一堆Krug香槟里揪出“坏人”:

AGD_6764

“老酒大爷” François Audouze其人

François Audouze生于1943年,1961-1963就读于法国最为著名的巴黎综合理工学院(École Polytechnique,别称“X”)。这所由拿破仑创立、军校建制的精英工程师学院在法国拥有极为崇高的地位,连校长都是将军级别的,所有学员都配发军装和佩剑… 你们想象一下。

老爷子当年在校时带着剑的老照片是这样的,发照片时他自己在下面萌萌地留言说:“你们不要说我长残了,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spectacle4

“老酒大爷”的人生经历,那也是赢家版的——23岁迎娶白富美(1966年与Silke Audouze喜结连理)、28岁当上公司总经理(1971年接手家族企业Hardy-Tortuaux)、38岁出任CEO(1981年),之后带领公司完成上市,与其它公司兼并后成立主营钢铁等金属材料贸易的ARUS集团,1989年公司的年营业额就达到了10亿欧元;之后他有创建和卖掉了多家工业领域的公司,直到差不多56岁时退休。人还没老就挣了超多钱,不拿来享受人生还能干嘛,哈哈哈~

说起老爷子的老酒收藏,真是让人惊讶——30年来他收藏了近4万瓶酒,有1万多瓶都是1960年以前的老酒,更有1000瓶早于1945年。

francois-audouze-vin-2840869-jpg_2478108

他曾经喝过最老的酒包括1769年的烈酒、早于1730年的某支葡萄酒和一支1780年的那不勒斯甜酒。对于这样的酒,老爷子说“这喝的已经不是酒了,而是历史”。

20130921_114722

令人吃惊的是,苏玳甜酒中唯我独尊的滴金酒庄(Château d’Yquem)他品尝过150个年份!在博客里写他最爱的,还是1893年的滴金。

Audouze-Classe-Les-Yquem

经常晒大酒晒老酒,当然也是一种“显摆”,很多人不喜欢他,说他只认大酒,是label-drinker;还有的人说他只要碰到老酒就说好,并没有真正的品鉴能力。对这些评价,老爷子有点忿忿不平,他说:“我收藏和分享的老酒里面,除了顶级名庄,还有不少是其他普通的酒庄,说我只喝大酒这不公平。别人给我的老酒一半我都是拒绝的,但我拿出来分享的老酒,因为我筛选过状态大都还不错,谁喝谁知道。”

大爷的老酒盛宴

品尝了无数珍稀美酒之后,老爷子想通了。他说“我不卖酒,但是这些年收藏太多好酒啦,所以我决定举办晚宴和大家一起分享她们”。于是从2000年12月20号的第一次晚宴开始,到最近的一次2016年4月14日的晚宴——老酒盛宴已经举办了199场。举办晚宴的餐厅也都是最老牌最经典的几家:Le Meurice,Guy Savoy,Hôtel de Crillon,George V,Le Bristol,Taillevent,尤其还有Le Laurent,是老爷子最偏爱的餐厅,在这里举办晚宴的次数最多。

DSC09273

通常,老爷子会提前2-3个月公布老酒盛宴的酒单及餐厅,一般只设10个席位,准备10支老酒,这10支酒一般为:1支作为餐前酒的香槟,1支年份香槟,2支左右的白葡萄酒(一般来自勃艮第、阿尔萨斯和波尔多),5支左右的红葡萄酒(一般来自勃艮第、波尔多和罗纳河谷),再加上1支甜酒与1支烈酒。晚宴的最后大家为自己喜欢的前几名投票。比如下面第185场晚宴用酒的投票结果——1893年的滴金都是大家心头所爱!

votes-185è-dîner-141012-001

很快老爷子就要迎来第200场老酒盛宴(2016年5月25日,很早就已经报满),老爷子总结了一下这200次晚宴的酒单:

nb-vins-bus-ds-200-dîners

200场盛宴下来,从2000年12月直到2016年5月,宴会上一共喝了2214瓶酒,所有酒平均年龄是48.5年,所有酒一共跨越了136个不同的年份。老爷子来总结了一下所有出场的酒的酒庄频次:

somes-wines-in-the-dinners-with-age

看了上面这张表才知道老爷子的餐桌有多壕,出场频次最高的竟然是勃艮第最著名的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平均年龄35.5年;其次是滴金酒庄(Chateau d’Yquem)也平均年龄54年;波尔多1855列级庄中的五大名庄也赫赫在列(木桐酒庄老爷子只喝很老的年份的,所以数量极少);除此之外,也可以看出François对老年份香槟的热爱——唐培里侬(Dom Perignon)、库克(Krug)、沙龙(Salon)、酩悦(Moet & Chandon)、堡林爵(Bollinger)、凯歌(Veuve Clicquot)都是常客,除此之外还有波尔多右岸之王帕图斯(Pétrus),勃艮第名家 Joseph Drouhin,Armand Rousseau,Henri Jayer等。

老爷子还很傲娇地说,“真开心啊,DRC是出现在我的晚宴上最多的酒,滴金也差不多嘛”。而拉菲(Lafite)和苏玳名家飞跃(Filhot)都是平均超过70年的老酒,就连酩悦香槟的平均年龄也要54.9岁了。

除了老酒盛宴,老爷子还举办其它的主题的活动,例如餐酒搭配晚宴,产区主题品鉴等等。

老年份香槟局:

DSC05641

原来老年份的香槟是这个颜色?!

DSC05619

自2001年开始,François每年都要和葡萄酒圈内著名的酒庄主们欢聚一次,例如2014年12月份老爷子组织的第14场庄主晚宴,基本上是终极版的“一支会”,参加的都是大神级的酒庄主人或者酿酒师:

DSC09817

我们来看看客人都是何方神圣:

  • 波尔多列级庄Chateau La Lagune和Hermitage名家Paul Jaboulet Ainé的庄主Caroline Frey
  • 苏玳一级庄Chateau Climens的女庄主Bérénice Lurton
  • 勃艮第至尊的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联合庄主Aubert de Villaine
  • 勃艮第名庄Clos de Tart的前任总经理和酿酒师Sylvain Pitiot
  • 勃艮第名庄Domaine du Comte Liger-Belair的庄主Louis-Michel Liger-Belair
  • 勃艮第白葡萄酒名家Domaine Bonneau du Martray的庄主Jean-Charles de Morinière
  • 勃艮第阿尔萨斯老牌名家Domaine Trimbach的庄主Jean Trimbach
  • 德国最贵的甜酒生产者Egon Müller的庄主Egon Müller四世
  • 勃艮第名家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uë的总管Jean-Luc Pépin
  • Salon香槟和Delamotte香槟的主席Didier Depond
  • 著名葡萄酒收藏家Bipin Desai博士。

真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的大神级盛会啊。那么众神聚会都喝了哪些酒呢?

DSC09728

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 Richebourg 1966 ——罗曼尼康帝家的李奇堡(Richebourg)1966年,《神之水滴》里死前必喝的酒。

老爷子点评:令人过目不忘,香气浓郁,口感及其优雅,真是一支伟大的酒,我认为是当晚最棒的一支酒!

Champagne Salon 1964——在众多璀璨的香槟名家中,沙龙香槟(Salon)因为执着于单一园、单一年份、单一品种的高品质白中白香槟而显得格外耀眼。

老爷子点评:打开还是起泡酒的状态,闻起来似乎有一丝苦味,但是口感上完全感觉不到。非常复杂多样,许多粉色、红色的水果,新鲜的酒香,但也有蜂蜜、杏仁的味道,变换无穷简直可以无尽地分析下去。

Scharzhofberger Auslese Egon Müller 1959 ——伊慕酒庄(Egon Müller)的Riesling是德国以至世界最出色的Riesling之一,沙兹堡葡萄园(Scharzhofberger)在德国声名显赫,是在酒标上仅标葡萄园而不用标村庄名的少数德国葡萄园之一。Egon Müller的甜酒可以说是全德国最贵的,拍卖会上的常客。

老爷子点评:荔枝与菠萝的香气,非常优雅,每个人都尝试表达这支酒传达了什么,但是每个人都不一样,这是极精细的酒,有巨大的魅力。

看到这里,已经不忍心继续分析下去了,我们来把上图中的酒从左至右依次列一下吧,都不是凡品:

  • Champagne Delamotte Blanc de Blancs NV Magnum
  • Champagne Salon 1964
  • Bonneau du Martray Corton-Charlemagne 1989 Magnum
  • Domaine Comte de Voguë Musigny Blanc 1989
  • Trimbach Riesling Cuvée Frédéric Emile 1976 Magnum
  • Egon Müller Scharzhofberger Riesling Kabinett  1990
  • Château Lanessan Delbos Bouteiller, Haut-Médoc 1914 Magnum
  • Clos de Tart 1940
  • Chateau de Corton-Andre Echezeaux 1934
  •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Richebourg 1966
  • Domaine du Comte Liger-Belair la Romanée 1990
  • Domaine Comte de Voguë Musigny “Vieilles Vignes” 1990
  • Domaine Paul Jaboulet Ainé La Chapelle Hermitage 1991
  • Champagne Dom Perignon 1990 P3
  • Egon Müller Scharzhofberger Riesling Auslese 1959
  • Chateau Climens Barsac 1942
  • Cognac Gourry de Chadeville 1914

(和大家一样看着酒单默默咽口水……)

 

很快5月25号就要迎来第200场纪念场“老酒盛宴”,老爷子自己也颇为期待,早早晒出了酒单不说,而且还说是平均年份最老的一场呢:

  • Champagne Bollinger 1943
  • Champagne Moët 1914
  • Château Haut-Brion white 1938
  • Marquis de Laguiche Montrachet 1923
  • Château Lafite-Rothschild 1898
  • Château Lafite-Rothschild 1961
  • Château Montrose 1928
  • Morin Père & Fils Nuits-Saint-Georges Les Cailles 1915
  •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Richebourg 1929
  • Jean Bourdy Château Chalon 1865(1865年法国汝拉Château Chalon产区的黄酒)
  • Champagne Veuve Clicquot rosé 1928
  • Champagne Veuve Clicquot rosé 1953
  • Château d’Yquem 1888
  • Vin de Chypre 1845(1845年的塞浦路斯葡萄酒)
  • Chartreuse Jaune 70° Proof, possible year from decade 30 or 40(大约30或40年代的黄草药酒)

大爷的老酒醒酒秘诀

François既已品尝过这么多珍贵老酒,久而久之也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伺候”老酒的方法,而且这个方法也被不少酒评家所认可。到底是什么独门秘诀呢?通俗来说就是“缓慢氧化醒酒法”。

老爷子在开1945年的木桐,他带的是什么电子表有人认识吗?

老爷子在开1945年的木桐,他带的是什么电子表有人认识吗?

且看醒一瓶老酒的具体步骤,如果是当天晚宴上要喝的老酒:

  1. 晚宴当天早上9点把酒小心地直立起来,让沉淀慢慢沉到瓶底
  2. 下午4-5点开瓶,尽可能轻地移动酒瓶,注意选择适合开老酒的开瓶器(知味建议大家使用双片开瓶器甚至更好用的Durand开瓶器,见下图)
  3. 保持瓶身直立在瓶口闻香气
  4. 如果酒闻起来香气活跃优美,那么用一个干净的橡木塞塞回去,晚宴开始的时候再拔掉塞子
  5. 如果酒闻起来像是泥土、旧家具、苔藓或是菌菇的味道,那么把瓶口敞着让酒留在瓶中竖直静置5-6小时,千万不可醒酒
Durand开瓶器:开老酒的利器

Durand开瓶器:开老酒的利器

这种方法并不复杂,其实在闻瓶口的步骤小心慢慢倒出来一点尝一下老酒的状态也未尝不可。这套方法是基于François处理几千瓶老酒的经验,他认为老酒在瓶中“缓慢氧化”的效果远比激烈的醒酒器醒酒要好的多。试想一瓶老酒就好像在沙漠中发现的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因为极度缺乏水和食物更要缓慢地为其供给,若操之过急可能会适得其反。老爷子讲过一个故事,他曾和巴黎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名厨Alain Senderens开过一支1956年的罗曼尼康帝,刚开瓶时死气沉沉,而在经过6个小时的“缓慢氧化醒酒”之后,却奇迹般地复活了,光彩四射,缺陷全无,令人叹为观止。

DSC03479

开一瓶老酒,当然有可能它已经过了寿命大限,失去了生命力。但是如果碰到感觉好像已经死掉的老酒,试试看老爷子的“缓慢氧化法”,死马当活马医,也没有任何损失不是么?用他原话说,“用我这种方法处理老酒,奇迹经常发生。” 而很多被不当处理的老酒,本来可以再现风采,却被用错误的方式粗暴“唤醒”一命呜呼,甚至“惨遭活埋”了。

大爷的博客

François从1999年底开博客Académie des vins anciens 以来(法语博客),至今已写了3762篇文章,详实地记录了几乎每一场品鉴、晚宴的用酒,在上面可以查到许多著名老酒的品鉴笔记,而且也是学习餐酒搭配的极好素材。看不懂法语用翻译器自动翻译为英文也能看懂。

经常晒大酒老酒,当然也是一种“显摆”,很多人不喜欢他,说他只认大酒,是label-drinker;还有的人说他只要碰到老酒就说好,并没有真正的品鉴能力。对这些评价,老爷子有点忿忿不平,他说:“我收藏和分享的老酒里面,除了顶级名庄,还有不少是其他普通的酒庄,说我只喝大酒这不公平。别人给我的老酒一半我都是拒绝的,但我拿出来分享的老酒,因为我筛选过状态大都还不错。”

哦,对了,前两天François刚刚和太太一起度过了他们的金婚(50周年)纪念日,他的太太也是一位极有品味的女士,她说,“不要送我什么珠宝首饰了,请我去香槟区的兰斯吃一顿饭就好”,于是他们定了兰斯著名的 Les Crayères餐厅。这样特殊的晚餐,选酒可是一件极重要的事,François仔细思考了一下,嗯,一生之中也就一次金婚纪念日,于是他点了一支2010年的罗曼尼康帝。

DSC06171

What?著名的“老酒大爷”竟然在自己的金婚纪念日上喝了一瓶如此年轻的酒!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1条评论

  1. 许三尤
    2016年5月3日 23:32 #

    很是佩服老大爷。说到每次都喝年份最长的酒这个我相信,因为明年又多了一年收藏年,哈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