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日本葡萄酒的现况如何?

你相信吗,日本还真的也产膜拜酒。或者你只听说过日本的膜拜酒,还不知道那些在日本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常规霞多丽和赤霞珠?随着日本葡萄酒的质量蒸蒸日上,公众对日本葡萄酒的兴趣也越来越大,在过去五年间,连日本的顶尖厨师也紧跟风尚,积极创造着能与之搭配的美食。

富士山脚下的山梨县甲州葡萄酒,来源:koshuofjapan

富士山脚下的山梨县甲州葡萄酒,来源:koshuofjapan

上次日本出现在国际葡萄酒总产量的官方调查还是2012年,当时日本产了和乌拉圭并驾齐驱,超过了加拿大、斯洛文尼亚、土耳其、黎巴嫩、以色列和其他北非国家。

早在20世纪的80年代,欧洲的葡萄酒生产商已经将日本看作商机无限的高端酒新兴市场,就像他们如今看待中国一样。日本的进口商被频频示好, 当地的百货商店被重新设计,好容纳全世界最让人垂涎的一系列精品酒。

如今日本侍酒师协会(Japanese Sommelier Association)有11000名成员。这里的“侍酒师”是指对葡萄酒一腔热忱,接受了专业课程并通过了资格考试的一群人,并不一定要在餐厅工作。东京葡萄酒培训界领袖L’Academie du Vin学校(利益相关,我也是那的特别顾问之一),每个学期都向6000个日本学生传授葡萄酒知识。他们的课程数量已达到150门,包括几门清酒课。他们也宣称,自己是亚洲规模最大的葡萄酒学校。在我的四次日本之旅中,日本葡萄酒鉴赏家品鉴时以及提问时的严谨态度都让我感到印象深刻。

东京葡萄酒进口公司Jeroboam的Carl Robinson在英国出生,并且在新西兰长大。他认为,饮用葡萄酒在漫长的时间之后,终于成为了日本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再只是去顶级餐厅,吃一些外国菜时才被想到。葡萄酒都似乎成了日本年轻女性的最爱饮料,不管在任何场合。

一个更明显的趋势是日本消费者已经渐渐走出只喝波尔多和勃艮第的“经典”做法,尝试一些更新颖甚至更刺激的选择。按量来说,和其他亚洲国家一样,智利是日本最重要的葡萄酒供应国。日本长期以来有一个偏好,就是从那里采购廉价的散装葡萄酒或者葡萄浓缩汁,最终贴上日本酒的酒标分装销售。但2018年之后,这种方式生产出的葡萄酒必须在前面的酒标中清楚标出“进口”。日本长期以来都热衷于香槟和天然葡萄酒-那种酿制过程中尽可能减少人工干预的酒款。日本市场对天然酒的热潮,甚至比东方巴黎-上海的热潮来的更早。

日本人也绝对会有越来越多的理由而为他们的本土葡萄酒而骄傲。日本葡萄酒的新生代几乎都是天然葡萄酒,通常酒体极端轻盈,很多都十分爽脆。和这个国家昂贵的国土面积相比,引进的葡萄品种数量也惊人的多,甚至包括Kerner、Traminer和Zweigel这样的品种,全部嫁接在美洲属葡萄藤上,比如Niagara和Delaware砧木。

在日本看到强壮粗糙的美洲属葡萄藤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几乎所有的酿酒葡萄品种都属于欧洲属,编者注)因为日本的夏天对于葡萄实在一大挑战。台风频频,同时很多产区又极其潮湿,对于一些葡萄霉菌的滋生和传播都是理想条件。有一幅流传很广的照片拍摄过这样的日本葡萄园场景——每束葡萄都配备着一把挡雨的小纸伞。当然,这样的葡萄大多数是被当水果吃掉而不是作为酿酒原料。

图片来源:budoubatake.net

图片来源:budoubatake.net

本土品种中有专门针对这类环境的,名字很古怪,叫做Muscat Bailey A,一种日本培育的拥有抵抗霉菌和腐败能力的杂交品种。它带有很多美洲属葡萄的基因,尝起来很奇妙的,就像糖果。而三得利,日本最主要的葡萄酒生产商,看上去通过在橡木桶中陈年的手法,得到了一些最好的作品。2012年份的他们最佳的Muscat Bailey A在日本某权威的葡萄酒大赛中拔得头筹,并很快被抢购一空。

山梨县位于东京的西部,与宏伟的富士山遥遥相望,传统上这里是最重要的葡萄酒生产区域。而长野县,位于山梨县北部,已经基本覆盖嫁接过的葡萄藤,以更好的对抗台风。最时新的日本葡萄酒产区实际上是北海道的北岛(主要是因为当地一个被父母遗弃在树丛的七岁小孩最近被找到了)以及北方的山形县。这些产区原本对于培育葡萄来说气候略冷,但是目前因为全球变暖反而从一定程度上受益了。

因为日照时间相对较短,即使对黑皮诺这样的早熟品种也是如此,因为在11月降雪之前就必须(完成采摘并)修剪葡萄藤了,这样的果实很难酿出足够饱满的葡萄酒。前文我提到的膜拜酒就是北海道的黑皮诺。今年三月在东京,我应邀和唯一一位常驻日本的葡萄酒大师Kenichi Ohashi共赴晚餐(日本首位葡萄酒大师Mai Tanaka如今住在伦敦)。他是当晚聚会的最后一位成员,飞奔而来的他挥舞着一瓶剩下一半的2014年份的Takahiko Soga, Nana-Tsu-Mori黑皮诺,仿佛是一件辛苦比赛的奖杯。

Takahiko Soga, Nana-Tsu-Mori

Takahiko Soga, Nana-Tsu-Mori

这瓶酒里勃艮第红葡萄酒的那种黑皮诺风格非常明显,但是从各个角度上来说都非常清淡,带有些青梗的特征性气息,让我联想到那种用未完全成熟的葡萄,不去梗后酿成的酒。这款酒在日本大受欢迎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完全不添加抗氧化的二氧化硫,但尝起来确实有点受影响了。但这仍然很令人钦佩,而且绝对是我在日本这几天品尝到的日本葡萄酒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之一。

但可能最为外国人熟悉的日本葡萄酒风格是甲州(Koshu)葡萄酒,这种干白葡萄酒主要产自山梨县,酿自日本也叫“甲州”的餐食葡萄。甲州葡萄有粉色的厚实外皮,能够在台风肆虐的时候保护葡萄的汁液;最好的甲州葡萄酒的香气,很奇怪的,容易让我联想到米饭和清酒的香气。这类酒轻盈、爽脆、以及极为清淡,乐观的说有点所谓“禅意”。这类酒看起来完全体现出了日本范儿,在我眼里相当搭配生鱼片。它跟其他的经典欧洲葡萄酒截然不同。不同瓶装的甲州葡萄酒渐渐地在英国各种酒单上登场,甚至摆上了玛莎百货稀有品种的货架。此外一些优雅的日本葡萄酒也卖到了比利时,丹麦。此外瑞士也有Rubaiyat的进口商。

日本甲州葡萄,图片来源:sipswooshspit.com

日本甲州葡萄,图片来源:sipswooshspit.com

不过美国侍酒师似乎还没有发现日本葡萄酒这件新奇事物

这是我今年尝过的50款日本酒中最喜欢的一些,现在分享一下,按字母顺序排列:

Coco Farm, Yoichi Pinot Gris 2014 Hokkaido
Grace Wine, Cuvée Misawa Akeno Koshu 2015 Yamanashi
Grace Wine, Hishiyama Vineyard Private Reserve Koshu 2015 Katsunuma
Haramo, Vintage Koshu 2014 Yamanashi
Katsunuma Jyozo, Aruga Branca Brilhante 2012 Yamanashi
Kurambon, Sol Lucet Koshu 2015 Yamanashi
Lumière, Hikari Koshu 2014 Yamanashi
Ch Mercian Koshu 2011 Yamanashi
Rubaiyat Koshu 2012 Yamanashi
SoRyu Koshu 2014 Yamanashi
Suntory, Tomi No Oka Koshu 2014 Yamanashi
Suntory, Japan Premium Muscat Bailey A 2013 Nagano
Takahiko Soga, Nana-Tsu-Mori Pinot Noir 2014 Hokkaido

关注知味微信公众号:TasteSpiritMag

每日收到最新的美酒美食文章,每周二推荐超高性价比酒款,每月举办20+场品酒活动课程

点击这里报名最新的活动课程

欢迎加知味酱微信好友:zhiweijiang2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