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皮诺崇拜,全世界都爱黑皮诺

一旦关乎黑皮诺,人就变得非常滑稽。而且其中不少人都充满热情,所以世界各地都有关于黑皮诺的特别节日。

国际黑皮诺葡萄酒节从1987年开始每年六月在俄勒冈举办,后来还复制到了加州中央海岸地区。而新西兰至少有两个黑皮诺庆典,一个在首都惠灵顿,另一个在中奥塔哥的滑雪胜地(皇后镇)。双方还在谁能吸引更多参与者、谁能邀请到更著名的勃艮第生产者等方面彼此较劲。甚至在澳大利亚,这个很多欧洲人认为对黑皮诺来说太热的地方,2003年也诞生了莫宁顿半岛黑皮诺葡萄酒节。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影《杯酒人生(Sidways)》将美国人从梅洛的粉丝变为黑皮诺爱好者之前。只因在这部电影中男主Miles为这个勃艮第红葡萄品种唱了两个小时赞歌,黑皮诺葡萄的价格就迅速上窜,还引发了美国葡萄酒品牌在全球范围内搜罗公道价格的黑皮诺,或者可以在酒标上著名黑皮诺的玩意。(结果就是法国南部朗格多克被曝光,出口的黑皮诺是其总产量的数倍之多)

能令真正的黑皮诺爱好者内心激荡的当然是勃艮第红葡萄酒。

这种精细,泥土风味,难以预测和淘气的品种在酿酒师圈子里是如此魅力非凡,以至于全世界只要稍微凉爽点,能让这种早熟的葡萄品种有机会在枝头上待些时间,发展出一些有趣的风味的地方,就有人在尝试这种勃艮第品种。

因为黑皮诺是如此挑剔,尤其是和波尔多的赤霞珠这种移植遍全世界的“快乐旅行者”相比时,这些尝试的结果并没有取得明显的成功。事实上,为了迎合商业需求,美国有太多以黑皮诺之名销售的葡萄酒不过是简单的(比其他葡萄酒)更甜一点、更柔和一点,并没有黑皮诺那种精致、有趣的香气诸如:覆盆子、草莓、红醋栗、苦樱桃、紫罗兰、蘑菇、咖啡(一般来自橡木桶而不是葡萄)、秋日灌木丛、松露等等。

新兴产区的皮诺常见问题是颜色太深、酒体太重、太有嚼头、太浓缩,总之,太像赤霞珠了。但是这一切都正在迅速改变。我们称之为世界黑皮诺大热(冷凉?)产区,如新西兰、俄勒冈还有德国和澳洲的部分产区,他们正变得越来越精通于黑皮诺的酿造。

在最近一次莫宁顿半岛黑皮诺葡萄酒节上,我遇到了来自Chambolle-Musigny 的Frédéric Mugnier,他是第一次来澳洲。我问他对在那里喝到的黑皮诺感觉如何?“我以为他们会酒体很重、颜色很深、果酱味满满,很难喝”他承认:“但实际上,我喝到的皮诺都非常可口,流畅轻盈,非常适合享用。我想酿酒师们也许已经改变了他们原来所追求的风格。”

在中奥塔哥皮诺节之前的周末,我也觉察到了同样的现象。四年前,同样的这个庆典,我惊讶于黑皮诺竟能有如此漂亮果味,同时却没有更多的复杂度。如今的中奥塔哥,或者说整个新西兰,皮诺通常都没了过去那种明显的甜味,更加克制,同时变得更加复杂和微妙。(顺带说一句,也许以前那种水果炸弹风格的酒更迎合大众市场诉求,但黑皮诺就是有种特性,会促使专业人士追求生产那些更像勃艮第最佳作品的葡萄酒。)尽管这些变化很可能归功于(大多数新栽的)葡萄藤都比过去更老,拥有更深的根系,但我觉得也因为这些葡萄酒人有了更大的野心。

我猜测皮诺风格转变的重要因素,和勃艮第酒被进口到澳洲和新西兰数量激增有关。对这些原型(指勃艮第的黑皮诺,编者注)的仔细了解,雄辩的证明了黑皮诺可以在风格纤细的同时诱人非凡(或者如托斯卡纳的Paolo De Marchi最近和我聊到他那优雅的经典奇昂第时所说的“好音乐没必要非得大声放”)。

从新西兰回家途中,我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逗留了几天,遇到一些堪称澳洲最佳的黑皮诺。

这些酒大部分来自维多利亚凉爽的地区,塔斯马尼亚(Tasmania)也提供了一些“挑战者”。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受南极稳定的凉爽气候影响,当地我品尝的黑皮诺(以及霞多丽)都有可爱清新的天然酸度,有着以澳洲红葡萄酒来说令人惊讶的通透性,就像巴罗萨(Barossa)设拉子的极端对立面。之后,我首次访问了我遇到的澳洲最好的皮诺之一的生产者。在马其顿山脉海拔560米的珂莱酒庄(Curly Flat),庄主Phillip Moraghan说这里是澳洲最凉爽的种植区,我完全相信。

酒庄位于墨尔本市区以北,从雅拉谷以东的中间处,距离两地都不到一小时车程。

那天早上,我正好遇上了皮诺的采摘。微风拂过Curly Flat的葡萄园,皮诺葡萄依然小巧、坚硬还带一点明亮的绿色。维多利亚州的所有地块都足够凉爽,黑皮诺获得了较长的生长期,每个年份酿出的葡萄酒正越来越好。

除了勃艮第,俄勒冈应该是全世界最依赖黑皮诺的产区了。这里灰蒙蒙的天气比加州更凉爽,给予了产区最有影响力的先驱David Lett带来最初的灵感,这位2015年去世的艾瑞酒庄(Eyrie)庄主被称为“皮诺爸爸”。在这里,皮诺的风格也正在转变,这是来自勃艮第的黑皮诺新克隆大量实验的结果。

而以前这里的皮诺住来来自瑞士和加州克隆。他们比新的“第戎”克隆表现出些许更加明显的风味,且看起来非常适应俄勒冈皮诺核心种植区,维拉美特山谷(Willamette Valley)的生长季。

因为勃艮第比俄勒冈要冷的多,所以当地金贵的皮诺克隆在威拉美特温暖的夏天总是会成熟的太快,所以这种克隆还需要再进行一些精细的调整。

尽管如此,一些来自加州的黑皮诺和来自俄勒冈的风格有着显著不同。这些加州黑皮诺(我下面列出的除外)对于习惯了勃艮第的人来说太浓烈太甜了,尽管他们在当地市场非常受欢迎。也许,皮诺的酿造是加州人开创自己“特色之路”的又一个领域呢。

 

AUSTRALIA

Bass Philip
Bindi
Curly Flat
Eldridge Estate
Epis
Freycinet/Wineglass Bay
Gembrook Hill
Kelvedon Estate
Hurley
Paradigm Hill

CALIFORNIA

Au Bon Climat
Flowers
Hanzell
Littorai
Navarro
Saintsbury
Sanford

NEW ZEALAND

Bell Hill
Felton Road
Greenhough
Julicher
Muddy Water
Neudorf
Palliser
Rippon

OREGON

Domaine Drouhin
Evening Land
Eyrie
Ponzi
WillaKenzie

※ 本文原文<Pinotphilia and Other Afflictions>, 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点击这里阅读原文>>。

 

翻译 | 侯哥
编辑 | 王鑫
©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