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与嘉雅酒庄(Gaja)的少庄主进行了一次长谈,聊的都是她们背后的事儿

写在采访之前

 

在正式采访前,我想先分享一些本人对嘉雅酒庄(Gaja)的看法。

众所周知,名庄贵酒都有品牌溢价。作为预算有限的消费者,我一般不太愿意为之买单。但谈到意大利的嘉雅,我能够接受其品牌溢价,原因有三:

1. 质量有保障

虽然酒庄年产近百万瓶,而且在皮埃蒙特和托斯卡纳的蒙塔奇诺(Montalcino)、贝格瑞(Bolgheri)都有田,摊子铺得不小,但酿的酒普遍维持很高的水准。特别是托斯卡纳的两个产区,感觉还有明显的进步。嘉雅2002年在皮埃蒙特不出双巴(Barolo和Barbaresco),2002和2003年也不出Brunello di Montalcino,可谓爱惜羽毛。另外还有一点:买嘉雅老酒很少令人失望。

2. 价格较合理

我个人偏好偏传统的意大利酒,但嘉雅的新派风格有说服力。以我之见,嘉雅的Sori Tildin和Sori San Lorenzo,虽然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标为Langhe Rosso DOC,但分别是新派Barbaresco中阳刚和柔美两路的巅峰;Sperss是顶级巴罗洛之一;Brunello Sugarille单一园在强手如林的Brunello di Montalcino中也能跻身前二十。同产区同等质量的酒,其实价格差不了多少。

嘉雅酒庄(Gaja)的传奇老庄主,Angelo Gaja和现任庄主

嘉雅酒庄(Gaja)的传奇老庄主,Angelo Gaja和现任庄主 Gaia Gaja

3. 不固步自封

或许因为酒庄的新一代男女比例为1:2,新年份的酒比以往更显优雅,桶味也收敛了些。而且几年前就知道他们尝试带梗发酵,可见一直在优化酿酒工艺。

与Gaia Gaja的一次长谈

 

嘉雅的老庄主Angelo Gaja做过一个很出名也很有争议的决定,把单一园的内比奥罗(Nebbiolo)与巴贝拉(Barbera)混酿,降级成为Langhe Rosso。由于我也是巴贝拉爱好者,颇有扬眉吐气之感。然而,去年嘉雅三个著名的单一园Costa Russi、Sorì Tildin和Sorì San Lorenzo转回Barbaresco DOCG,今年Sperss和Conteisa也会转回Barolo。

Vigneto Sori Tildin和Costa Russi

Vigneto Sori Tildin和Costa Russi

作为他们的粉丝,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所以有了这一次对嘉雅酒庄新一代里掌舵的大姐Gaia Gaja的专访。在不剧透的前提下分享我的个人感受:品质并非一蹴而就,需要尝试与耐心。做酒如此,喝酒亦如此。

问:嘉雅为什么决定回到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产区?

答:我们家族五代人做Barbaresco没有停过,出产Barolo Dragomis也持续了很多年。你说的是单一园吧?自2013年份起,Sperss、Conteis Costa Russi、Sorì Tildin和Sorì San Lorenzo五个单一园会从Langhe Rosso转回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这个决定是由我和弟弟妹妹一起做出的。

巴巴莱斯科在1966年成为DOC,法规要求使用100%的内比奥罗。在此之前,所有的酒都少量混了些其他葡萄,比如巴贝拉。我父亲年轻时喝到的巴巴莱斯科和巴罗洛都是这样的酒。

相比之下,单一园则是新兴现象,从60年代初才开始盛行,嘉雅也是推手之一。决定单一园巴罗洛/巴巴莱斯科采用混酿,其实是我父亲出于怀旧的想法,也可以说有点浪漫主义吧。要知道当年的气候与现在不同,葡萄成熟并没那么容易,向阳山坡种内比奥罗,接近山脚种巴贝拉,接近山顶种多姿桃,葡萄都更容易熟,酿在一起效果也好。这样物尽其用也是风土观念的一种体现。但我告诉你的这些,是转述自父亲,我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

那个旧时的Langhe(注:Langhe不是行政区,而是一个历史地理概念,当然也是葡萄酒产区,有点像中文里说江南一样)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这代人生长的葡萄酒世界,通常以单一葡萄品种忠实反映风土的特性。没有父亲的生活经历,缺乏他累积多年的经验,我们很难坚持他选定的方向并且做好,对此我是有些遗憾的。但我们决心回到当下的通常做法。

Darmagi

Darmagi

问: 那从你们多年的经验来看,混酿巴贝拉是否对内比奥罗有益?是否会影响酒的陈年潜力呢?

答:1958和1961这两个大年的酒,有些现在喝起来依然迷人,甚至好得惊人。我非常肯定那时的酒都混入了少量巴贝拉。巴贝拉和内比奥罗互补,而且两种葡萄酿酒的陈年潜力都相当强,有事实为证。

问:2015年我有幸再次喝到2010年份的Barbaresco。这次是盲品,酒的优雅和轻灵让我惊喜。新桶香气似乎在新年份的嘉雅酒中有所收敛。你们是否做了些微调,比如新桶比例或者桶的烘烤程度?

答:单就用桶而言,我们的桶龄、烘烤以及其他的工艺改变其实不大。但酿酒是一个系统工程,你可以用大木桶发酵,也可以用不锈钢发酵罐,还有浸皮、压帽、淋皮,把这些变化都算上,发酵过程就可以有一百种不同的方法。没错,我们的酿酒工艺一直在持续的演进中,即使细微的变化也会带来可以感知的影响,特别是对于内比奥罗这样一种“敏感”的葡萄。

问:近年来你们试验了内比奥罗的整串发酵,结果如何?

答:内比奥罗的葡萄梗很难完全去除,所以总有一些梗会留到酿酒的时候。所以说从前完全去梗并不对。但随着气候变暖以及葡萄品系的优选,在某些田的某些年份,梗也能充分成熟变成浅棕色。因此酿酒师就有机会用梗来提升酒的复杂度。当然未必每年都能带梗发酵。比如2013和2014年,我们的葡萄完全成熟了但梗就不够熟。但在温暖的年份,酒的酸度略低,我们就可能会用一部分梗为酒增添单宁,提升陈年潜力。

(注:内比奥罗葡萄本身的单宁就相当重,如果梗不熟还用于酿酒,那是雪上加霜。但也有极少数坚持带梗发酵的巴罗洛,比如Burlotto的Barolo Monvigliero。)

内比奥罗(Nebbiolo)葡萄

内比奥罗(Nebbiolo)葡萄

问:在什么样的葡萄园,梗容易成熟呢?

答:朝向好,阳光充沛的田,比如面向正南的。还有就是粘土略少,相对容易变热的土质。这也是我们要把握的风土特色之一。

问:你们在巴巴莱斯科顶级名田Asili也有葡萄园,是否会独立装瓶呢?

答:确实我们在Asili有一块小葡萄园Valdrap。非常棒的田,但这些葡萄还是会继续用于我们普通款的Barbaresco。

问:是否能分享一下你对最近几个年份的看法?

答:好的。2011年份果味充沛多汁,酒柔顺也不乏结构感。单宁偏软,酸度偏低使这个年份的酒容易接近。2012是相当暖的年份,但不至于像1997那么柔顺,也没有2003那么果味爆棚。我个人觉得酒的结构不算太大,但优雅而且有挺耐嚼的单宁。2013是一个凉爽年份,葡萄生长缓慢,出产优雅而略清瘦的酒,多汁,单宁熟甜,香气非常复杂,对风土的表现颇为精准。2014年份拥有强大的结构,特别是在巴巴莱斯科。颜色深,酒体也有深度,需要陈年相当长的时间。2015年份果味充沛,现在说其他的还为时尚早。

问:我觉得你们的布鲁耐罗似乎媒体关注度不足。是否有计划加强宣传?

答:我们原本就希望保持低调,让消费者和侍酒师自己去发现这些酒。

1条评论

  1. 李峰
    2017年6月29日 11:33 #

    专业性很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