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为你历数波尔多10大名庄,拉菲竟不是最贵的!

先考一道题,你知道波尔多十大名庄么?

不几道?那不如说说大名鼎鼎的“五大名庄”吧?

对,没错,就是拉菲、拉图、玛歌、侯伯王、木桐那5家顶天立地的1855梅多克分级的一级名庄。

其实波尔多官方并没有十大名庄的说法。(微笑)

但,除了梅多克的五大名庄之外,在波尔多其他子产区,还有那么一些名庄,品质和名望其实基本与它们相当,比如帕图斯、里鹏、白马、欧颂、花堡、滴金等。

那你猜猜,如果论资排辈这些名庄谁会是最贵的呢?会是传奇的82拉菲吗?这排名可能会出乎你的意料······

Wine-Searcher网站提供了还比较可靠的波尔多名庄各个年份报价信息,我们可以作为参考基准。同时我们还特别关注了一下2010、2000、1982这三个绝佳年份的价格,以便大家感受一下更直观的冲击。请注意,Wine-Searcher是一个全球葡萄酒零售价格搜索引擎,它提供的价格数据主要来自中国大陆以外酒商的不含税报价。这些葡萄酒进口到国内,还需要缴税和计入物流等费用,大家发现国内零售价格显著高于Wine-Searcher国际均价,这很正常。

目录

01 | 波尔多平均价格最高的15家名庄

02 | 为什么拉菲不是最贵的?

03 | 波尔多最贵的10大名庄介绍

 

01 | 波尔多平均价格最高的15家名庄

我们可以看到,帕图斯Petrus以均价18330元高居榜首,里鹏Le Pin位居第二,但却是第一的帕图斯价格的一半不到,拉菲紧随其后,位列第三(惊)。另外,如果单看梅多克五大名庄谁更贵,则是这样的排序:拉菲>拉图>玛歌>木桐>侯伯王。玛歌、木桐和侯伯王三家在国际市场的各年份平均价格其实差不多,都在折合4000人民币左右。

是不是震惊了!

原来国民认知度最高的拉菲价格竟不是第一,而且即使是大名鼎鼎的1982年拉菲,均价竟也不是最高,这个年份的帕图斯、里鹏、花堡三家酒庄价格更高,都来自波尔多右岸极为精品的Pomerol产区。1982年最贵的酒是以量少质高出名的里鹏(Le Pin),以接近11000美元(67676元)的惊人高价成功跻身为本榜单最贵的一款酒。换算一下,这一瓶酒估计在二线城市可是能买个洗手间了。

另外,作为1855苏玳和巴萨克列级中的超一级酒庄,滴金却只排在第11位,它是波尔多均价前15家中唯一生产贵腐甜白酒的酒庄,侧面也能看出甜白葡萄酒的黄金年代已经一去不返。

如果你觉得上面榜单中的某些酒庄还有点陌生,别担心,下面我们每家酒庄都会介绍。

02 | 为什么拉菲不是最贵的?

讲道理,难道不应该是名气最大的拉菲最贵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排名呢?

还真不是这个道理。

影响这些顶级名庄价格的主要因素除了名气,还有这些:

1)稳定的极高品质

首先自然是高品质,这是一众名庄行走江湖的底气。不过,它们既然能有如今的地位,都离不开对高品质的长期坚持。其中历史最为悠久的拉菲、拉图、玛歌、侯伯王和木桐五大名庄,早在几百年前便已经声名远播。这些顶尖名庄拥有的葡萄园,往往也拥有风土最好的葡萄园。

如果碰到绝佳的年份,再加上著名酒评家的高分认证,价格还能再上层楼。比如现在知名度那么高的1982年拉菲,与世界著名酒评家罗伯特帕克给他的100分满分评价功不可没。均价排行第一的帕图斯,它的1982年年份,另一位世界著名酒评家Jancis Robinson杰西斯罗宾逊也给了20分的满分评价(JR的评分系统满分为20)。

Jancis Robinson

2)稀缺性

如果一家酒庄本身就声名显赫,稀缺性就是价格的催化剂。

市场的价格总是由供需关系来决定。当一款酒特别有名,市场需求很大,但其产量格外稀少时,供不应求自然会引起价格不断走高。来自波美侯(Pomerol)的帕图斯和里鹏就是典型例子,帕图斯年产量不会超过3万瓶,里鹏的年产量更是少到可怜的5000-7000瓶。相比之下,拉菲一年18-22万瓶的产量,很难创造出同等的稀缺性。所以,同是备受赞誉的82年,里鹏和帕图斯的均价都远超拉菲。

03 | 波尔多最贵的10大名庄介绍

功课时间到,你对这些名庄的认识是已经能如数家珍了,还是仅闻其名呢?

1. 帕图斯Petrus

 

作为波尔多最贵的一家酒庄,却不在1855列级名庄之列,是不是有点怪?

其实波尔多1855分级仅针对波尔多左岸梅多克地区(除了左岸格拉夫产区的侯伯王酒庄Chateau Haut-Brion一家例外),并没有包含波尔多右岸的波美侯产区。但这并不影响它获得波尔多顶级乃至世界顶级酒庄的声望。

在波尔多诸多华丽的顶级酒庄中,帕图斯可以说是一股“清流”,这里并没有像拉菲或玛歌等左岸酒庄那样雄伟的城堡,仅有一个品酒室和一个酒窖,简洁到令人难以置信。正因为如此,帕图斯酒庄的名字里也不带“Chateau”这个词。不生产副牌酒,只有12公顷的葡萄园,年产量只有不到3万瓶。在波尔多,大部分酒庄都会选择混酿,但帕图斯的葡萄园,拥有梅洛(Merlot)这个品种的极致风土,历史上一直以梅洛为主来酿酒,只混入少量品丽珠,而且从2011年后,更是只用100%的梅洛酿酒。Petrus这个词,是Peter这个词的拉丁语拼法,酒标上的老人头像就是圣彼得(Saint Peter),耶稣的十二使徒之一,第一任教皇。在帕图斯木箱和酒庄门栏上的交叉钥匙,就是教皇的徽记——圣彼得掌管天国的钥匙。

这样的一家酒庄,是怎么获得今天地位的呢?

1925年之前的帕图斯的确名不见经传,直到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埃德蒙罗巴夫人(Madame Edmond Loubat)收购酒庄成为管理者。她深谙市场营销之道,和后来酒庄的主人让-皮埃尔·莫艾克斯(Jean Pierre Moueix)一起,把帕图斯乃至整个波尔多右岸波美侯地区(Pomerol)真正推向了世界。通过他们高超的社交手腕和不懈推广,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婚宴用酒选择了帕图斯,美国总统肯尼迪也爱上了这款波美侯的瑰宝,帕图斯在英美等葡萄酒的重要市场成为了最受追捧的波尔多顶级名庄,奠定了现在盛名的基础。

2. 里鹏 Le Pin

均价排行第二的里鹏(Le Pin)是一家比帕图斯还要小的酒庄,是最著名的车库酒庄之一,同样位于波尔多右岸的波美侯。与梅多克相比,波美侯其实就是一块盛产袖珍精品小酒庄的产区,没有官方分级,但名家辈出,帕图斯和里鹏就是其中最受瞩目的两家。车库酒庄指的是一类品质很高但产量极少,收到市场追捧而价格奇高的酒庄。这样的酒庄最早在波尔多右岸地区出现,大多以梅洛Merlot为主、并采用100%的全新小橡木桶酿酒。

里鹏与帕图斯距离只有一步之遥,葡萄园面积小得惊人——仅有2公顷,产量更加稀少,到了年产量大概7000瓶的地步。这么小的酒庄,也没有城堡,名字里你也找不到“Chateau”这个词。

你可能会想,价格比拉菲还高出好几个台阶的里鹏历史应该很长久很辉煌吧?

然而并不,1979年才是它的第一个年份,之前这里所产的葡萄酒都被当时的主人以散装酒的形式出售给酒商。直到1979年,杰克·蒂安邦(Jacques Thienpont)看中了这里的潜质,买下了这个小酒庄。然后效仿帕图斯,葡萄品种以梅洛为主(92%),只有8%左右的品丽珠,1994年又买下了旁边一小块面积约1公顷的葡萄园。他严格控制种植密度和产量,采用精耕细作的方式,然后才诞生了里鹏的第一支酒。因品质极高而产量奇少,碰到绝佳的年份(比如1982年),里鹏的价格甚至超过帕图斯而一飞冲天。

2. 拉菲古堡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拉菲的名号你一定听得不能再多了,波尔多1855官方评级中的五大一级名庄之一,一直位于品质和价格金字塔的尖端。

拉菲位于法国波尔多左岸的波雅克(Pauillac)产区,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34年,不过是在17世纪被塞古尔(Segur)家族接管经营后,拉菲才开始逐渐有了今日的地位。1855年时,在巴黎世界博览会被列为官方分级的一级酒庄。1868年,著名的罗斯柴尔德家族(Baron de Rothschild)以当时的天价四百四十万法郎收购了拉菲,然后一直经营至今。

拉菲的葡萄园占地112公顷,在所有列级酒庄中是最大的,几乎是里鹏的60倍,主要种植的是赤霞珠,比例占到70%,其他的品种包括25%梅洛、3%品丽珠以及2%小维多。拉菲除了主牌(Chateau Lafite),还出产副牌酒拉菲珍宝 (也叫小拉菲,Carruades de Lafite)。提到拉菲,大家可能脑海中会出现一座霸气宏伟的古堡,但实际上拉菲的城堡是这个样子,就在Gironde河边。

拉菲是优雅平衡的代表,它的酒一般会展现出雪松、黑醋栗、烟草、松露、石墨的风味,它可能五大名庄中风格最为优雅细腻的一家,但它们的陈年潜力都很强,需要几十年的成熟时间。关于著名的1982年拉菲,我曾经为知味的读者们写过传说中的1982拉菲喝起来怎么样?,供感兴趣的朋友了解最经典的拉菲应该有的表现。

4. 拉图酒庄 Chateau Latour

位于波雅克的拉图酒庄(Chateau Latour)是在16世纪时被开垦成葡萄园的,在17世纪由塞古尔(Segur)家族接手后,才开始声名大噪。就是那个拥有过拉菲的塞古尔家族,所以,其实有段时间,也就是18世纪的大部分时间,拉菲和拉图曾经是一家人,两家共同属于塞古尔家族,只不过后来由于产权继承原因,拉菲被分出去了。一直到1962年,拉图都由塞古尔家族经营。

经过几次易手,拉图的现任庄主是法国奢侈品喝零售业亿万富翁弗朗索瓦·皮诺(Francois Pinault),巴黎春天百货、Gucci、佳士得拍卖行也在他的控制之下。

拉图目前拥有78公顷葡萄园,其中只有47公顷用于酿造主牌酒,年产量在21万瓶左右,不过近几年,拉图在有意识地减少产量,但品质、集中度、复杂度,都在不断提升,包括价格。和其他一级酒庄相比,拉图酒庄种植赤霞珠的面积最大,达到种植面积的80%,其余是18%的梅乐和1.8%的品丽珠和0.2%的小维多。

除了主牌酒“Grand Vin de Chateau Latour”以外,拉图还有副牌酒“Les Forts de Latour”(又叫小拉图),三牌酒“Pauillac”,三个等级的酒经过严格的分级挑选酿制而成。

6. 欧颂酒庄 Chateau Ausone

欧颂酒庄(Chateau Ausone)位于法国波尔多右岸的圣埃美隆( Saint-Emilion)产区,它在圣埃美隆列级庄评级中位列一级A等名庄(Premier Grand Classé A),在圣埃美隆的列级庄中,最初只有欧颂酒庄和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被评为圣爱美隆一等A等名庄,直到2012年的最近一次评级更新,才增加了金钟(Chateau Angélus)和帕菲(Chateau Pavie)两家进入这个金字塔尖的等级。

自13世纪以来,欧颂一直被一个家族所拥有,八个世纪里只有三个大家族拥有过欧颂,维奥提尔的家族在19世纪末从Chatonnet-Cantenat家族那里接手了城堡,至今已掌管欧颂酒庄超过百年。

和大多数圣埃美隆酒庄不同,欧颂酿酒的葡萄中梅洛占45%,品丽珠占55%,比较特殊。欧颂只有7公顷的葡萄园,每年只产2万瓶左右的主牌酒,比帕图斯的产量还少,每年都供不应求。欧颂出产的副牌酒叫欧颂小教堂Chapelle d’Ausone。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欧颂还无法和波尔多左岸的五大名庄相提并论,但现在,它的均价已经排在了“五大名庄”的玛歌、木桐和侯伯王之上,也是4家圣埃美隆一级A等名庄之首。

欧颂酒庄(Château Ausone)标志性的酒窖大门

6. 拉弗尔酒庄 Chateau Lafleur

拉弗尔酒庄位于波尔多右岸的的波美侯产区,与帕图斯距离仅200多米,人们习惯上称它为“花堡”。拉弗尔酒庄原属当地望族丰特慕瓦家族(Fontemoing)所有,几经辗转,于1872年由现任庄主雅克·格维诺迪(Jacques Guinaudea)的高祖父亨利·格瑞罗德(Henri Greloud)购得。

有别于波美侯大部分混酿都以梅洛为主,拉弗尔酒庄的品丽珠比例与梅洛持平,各占50%,这种调配在波美侯几乎仅此一家,和典型的波美侯葡萄酒的风味相去甚远,高比例的品丽珠对酒的余味、单宁和香气复杂度起着重要作用。

不过,有一点倒是和波美侯典型酒庄一样,拉弗尔的葡萄园面积也很小,只有4公顷,年产量只有12000瓶。拉弗尔酒庄在1984年开始生产副牌酒,名叫Les Pensées de Lafleur,以主牌酒的严谨态度对待。酒庄初酿的葡萄酒分为顶级与次级,次级进入副牌酒,淘汰率极高,例如1987年份就只生产了副牌。

7. 白马酒庄 Chateau Cheval Blanc

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位于波尔多右岸的圣埃美隆产区,是欧颂以外的另一家最初圣埃美隆一级A等名庄(Premier Grand Classé A)。

白马酒庄是圣埃美隆区同一家族拥有时间最长的酒庄,自1852年起,酒庄就一直在福卡德(Fourcaud)家族名下世代相传。直到1998年,伯纳德·阿诺(Bernard Arnault)(LVMH集团的董事长)和阿尔伯特·弗雷男爵(Baron Albert Frère)联合收购了酒庄,由皮埃尔·吕东(Pierre Lurton)出任总经理。

白马酒庄共有41公顷的葡萄园,园里土壤比较多样,有碎石、砂石和粘土,下层土为坚硬的沉积岩(crasse de fer)。葡萄园里主要种植有49%的品丽珠、47%的梅洛和4%的赤霞珠。通常主牌用稍高出50%比例的梅洛、稍低于50%比例的品丽珠和很少量的赤霞珠酿制,副牌中品丽珠的比例更高,通常在60%以上。

白马的主牌酒年产量是8-9万瓶左右,副牌酒小白马Le Petit Cheval年产量为3万瓶左右。在2015这个出色的年份,酒庄没有出产副牌,所有的葡萄都用来酿制主牌酒。关于白马酒庄,知味曾经写过一篇白马酒庄Cheval Blanc揭秘: 剖析风土的宗师,供对其风土感兴趣的朋友们进一步深入了解。

8. 玛歌酒庄 Chateau Margaux

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位于波尔多左岸的玛歌村,与拉菲、拉图同为1855波尔多官方分级的五大名庄之一。

玛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2世纪,那时候酒庄的名字是拉曼玛歌La Mothe de Margaux,酒庄历届庄主都是当时的贵族或重要人物,但在16世纪之前葡萄种植一直不被重视,直到利斯通纳克(Lestonnac)家族接管之后,酒庄才开始蓬勃发展。玛歌是波尔多首批用自己的名字出口葡萄酒的酒庄之一。

玛歌酒庄的葡萄酒以其丝绸般细腻的单宁而著称于波尔多,同时兼有其他顶级庄应有的非凡的陈年能力和变化万千的酒香。目前,玛歌酒庄一共有92公顷葡萄园,其中80公顷种植红葡萄,红葡萄为75%赤霞珠,20%梅洛,2%品丽珠和3%小维多,另外白葡萄为100%的长相思,用来酿造著名的白葡萄酒玛歌白亭(Pavillon Blanc)。玛歌每年出产约10万瓶左右的主牌葡萄酒和10万瓶副牌葡萄酒玛歌红亭(Pavillon Rouge),1万瓶左右的玛歌白亭。

9. 木桐酒庄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位于法国波尔多梅多克产区的波雅克村,紧临拉菲。同为五大名庄的木桐,身世有点坎坷。1855年,波尔多依照波尔多各酒庄的历史价格为标准推出官方分级时,拥有与一级名庄媲美的品质和市场认可价格的木桐只被评为二级庄。直到一个多世纪后的1973年,当时的庄主Philippe de Rothschild菲利普男爵经历了几十年漫长的努力,终于促成了1855列级名庄唯一一次重大修订:木桐酒庄从二级酒庄晋升为一级酒庄,才有了现在“波尔多五大名庄”的说法。关于木桐升级的历史,知味曾经撰写过非常精彩的文章木桐升一级庄的传奇历史:当年最大的敌人竟是拉菲?,推荐阅读。

菲利普男爵还开创了著名的木桐酒标系列,每年邀请一位不同的艺术家设计酒标,其中最著名的艺术家包括萨尔瓦多•达利(1958年酒标)、让•谷克多(1947年酒标)、毕加索(1973年酒标)和查尔斯王子(2004年酒标)。

木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世纪。1718至1720的两年期间,拥有过拉菲和拉图的Ségur家族也曾短暂拥有过木桐酒庄。所以,传奇般的Ségur家族曾经一度拥有过五个波尔多一级酒庄中的三个。1830年,银行业巨子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弥敦尼尔男爵收购木桐,一直到今天,木桐一直属于罗斯柴尔德家族。

目前木桐共有84公顷葡萄园,葡萄种植比例为85%赤霞珠、14%梅乐和3%品丽珠。主牌酒年产量为19-22万瓶,副牌小木桐(Petit Mouton)年产量为6-7万瓶,酒庄也生产少量名为银翼(Aile d’Argent)的白葡萄酒。

10. 侯伯王酒庄 Chateau Haut-Brion

同为五大名庄之一,侯伯王是1855年波尔多列级庄分级的61家酒庄中唯一一家在梅多克之外的列级庄,侯伯王位于左岸的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eognan),就在现在波尔多市的郊区。目前侯伯王是波尔多酒业巨头克兰斯帝龙酒业(Domaine Clarence Dillon)集团旗下的酒庄之一。

在五大名庄中,侯伯王是成名最早的一家。在14世纪,侯伯王就有了一个葡萄种植园,在17世纪60年代,就已经风靡了英国市场,比拉菲、拉图、玛歌早了半个世纪。侯伯王年产量大约在20万瓶左右,目前拥有51公顷葡萄园,是五大名庄中占地面积最小的一家,其中红葡萄占48公顷。种植的红葡萄品种包括45%的赤霞珠、40%的梅洛以及15%的品丽珠,另外3公顷种的则是白葡萄品种赛美蓉和长相思,侯伯王出的白葡萄酒毋庸置疑是波尔多最顶尖的干白。

自然今天我们列出的只是波尔多最顶级的那十家名庄除了它们以外在这个葡萄酒的经典产区波尔多还有许多优秀酒庄与佳酿它们有些可能已小有名气有些可能仍名不见经传。有时候偶然遇到一支不那么知名的好酒这种挖到宝的惊喜和愉悦未必亚于喝名庄酒的快乐哦。

文 | Dolcetta
编辑 | 朱思维
©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