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突发:罕见霜冻席卷大半个法国,多个产区遭受致命打击

在过去的一周多时间里,很多葡萄酒产区的酒农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突如其来的几场霜冻席卷了大半个法国,香槟、勃艮第、波尔多、西南产区、朗格多克、卢瓦河谷、阿尔萨斯、茹拉等著名葡萄酒产区都在这场倒春寒中严重受损,有的酒庄甚至面临损失整个2017年葡萄酒收成的厄运。

4月18日-21日,霜冻率先袭击了法国偏北的香槟、卢瓦河谷、阿尔萨斯等产区。根据香槟行业协会的统计,20%-25%刚刚冒出的葡萄嫩芽在零下的冷空气中被冻死,有的酒庄2017年整年的葡萄酒收成,就在寒潮袭来的几分钟内,被毁伤殆尽。

知味曾经访问报导过的马恩河谷小农香槟名家Tarlant的庄主Benoit Tarlant发来了受灾现场令人悲伤的景象,他说:“酒庄在娥伊村(Oeuilly)的霞多丽采收现在就已经结束了。” 4-5月间的霜冻是最可怕的,这时候葡萄刚刚发芽不久,幼嫩的新芽非常脆弱,湿度足够的情况夏,只需在零下2°C的低温中待上几分钟便会被冻死,然后在翌日的阳光中枯萎死去。

更令人猝不及防的是,4月26日夜里,又一场来势凶猛的霜冻扑向波尔多,部分地区的温度甚至降到了零下5摄氏度,波尔多所有的葡萄园都被横扫。从左岸的梅多克、格拉夫到右岸的圣爱美隆、波美侯,各家酒庄都面临20%-100%的减产损失!这是1991年4月严酷的大霜冻灾害以后,波尔多遇到最为严重的一次春季霜害。

 波尔多圣爱美隆著名的列级庄瓦兰德鲁酒庄(Château Valandraud)的庄主Jean-Luc Thunevin在Facebook上一直实时播报着波尔多的受灾情况。很多经济条件比较好的酒庄,会出动直升机,通过螺旋桨搅动的气流将上方温度更高的气流推到葡萄园中,驱赶下沉的冷空气。“直升机的声音很令人烦心,但是却很有用。”Jean-Luc Thunevin说。哪怕能够将温度提升0.5°C,很多葡萄园就能因此获救。

霜冻也同样突袭了出产著名烈酒的干邑产区(Cognac),占整个产区面积三分之一的25000公顷葡萄园在霜冻中受损,这些葡萄园将面临大部分甚至100%的产量损失。

勃艮第还未能脱离危险,勃艮第北部的夏布利(Chablis)是法国对抗霜冻最有经验的葡萄酒产区之一。危险的霜冻通常都发生在温度最低的凌晨时段,很多酒农需要彻夜不眠的守护,随时做好准备采取预防霜冻的措施。当地常用的方法是在葡萄园中点燃火炉或蜡烛,或者喷洒水雾设法提高温度。在这场与霜冻死神作战的冰与火之歌中,只要不让葡萄嫩芽周围的气温降到零下,就有机会幸存下来。

2017年霜冻的威胁还未解除,波尔多、勃艮第、朗格多克等法国产区的酒农,都还在对接下来几个夜晚有可能再次突袭的霜冻紧张地严阵以待。2017开局不久就遭遇这样的罕见灾害,这对于经济环境本就不好的法国酒农而言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最近几年,极端气候越来越常见,不知道接下来的几个月是不是还会遭遇冰雹、白粉病、霜霉病、干旱和暴风雨这些不时发生的灾害。除了一些名庄受灾后价格的上涨,我们更应该看到葡萄酒背后酒农的艰辛和压力,每年都有连年遭灾的酒庄破产,甚至有酒农在葡萄园被冰雹毁灭性打击后选择了自杀。

看着摄影师Aurelien Ibanez从勃艮第中心的科通山(Corton)发来的照片,片片烛光摇曳中的勃艮第,透露出悲壮的美。在自然面前,人是多么渺小,又是多么不甘。

祈祷今年法国霜冻的阴影早日退去,希望受灾严重的酒庄能够尽快恢复度过难关。

转发给喜欢葡萄酒的朋友,关注也是一种帮助。

每天专业、轻松、实用地谈论葡萄酒和生活艺术

邮箱订阅知味每周最精彩的内容

还没有评论.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