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中篇):哪些酒庄酿出了史上最好的酒?

全世界很少有重要的葡萄酒产区像波尔多一样对年份那么敏感。从风土方面来讲,不同年份的不同天气条件对波尔多葡萄酒的表现影响是巨大,好年份和坏年份葡萄酒的品质和陈年潜力可以有天壤之别;从价格方面来讲,市场对波尔多年份的品质和风评关注度非常之高,年份评价对酒庄定价和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有直接指导作用。

所以全世界的葡萄酒行业人士都会在每年的4月齐聚波尔多,品鉴前一个年份的期酒,重要的酒评家还会对外发布他们的评价和分数。热爱和关注波尔多葡萄酒的消费者们,也会格外留心他们信赖的酒评家的意见,作为后续购买期酒或者上市葡萄酒的重要参考。

作为全世界最重要的法国及波尔多葡萄酒权威之一,法国葡萄酒媒体联合会主席、知味特别顾问贝尔纳·布尔奇(Bernard Burtschy)不久前刚刚发布的这份“2016年波尔多期酒报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身为刚刚退休的统计学教授,从业30多年的酒评家布尔奇被认为是葡萄酒行业“最为专业严谨,最敢说真话”的酒评家之一,在葡萄酒行业广受尊敬

这份报告涵盖了波尔多各重要产区的年份报告和优质酒款打分,对于希望入手2016年份波尔多期酒的朋友们来说,这绝对是一份最方便实用的购买指南。对于暂时用不到的读者,也强烈建议收藏,作为将来选购的重要参考。

我们将分3篇依次发布酒评家布尔奇的2016年波尔多期酒报告,本篇为第2篇,包括格拉夫(Graves)、梅多克(Médoc)、上梅多克(Haut-Medoc)、慕里斯(Moulis)和利斯塔克(Listrac)产区,其中格拉夫产区的红白葡萄酒将分开介绍。

查看本篇报告上篇(St-Estephe、Pauillac、St-Julien和Margaux)下篇(Pomerol、St-Emilion、Cotes de Bordeaux),请点击下方链接。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上篇)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下篇)

目录

01 | 格拉夫红Graves Red
02 | 格拉夫白Graves White
03 | 上梅多克Haut-Medoc
04 | 慕里斯Moulis & 利斯特拉克Listrac
05 | 酒评家布尔奇高分推荐的波尔多2016年份期酒

01 | 格拉夫红的2016年份
Graves Red

对于格拉夫(Graves)和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eognan)而言,2016年份可谓一番苦战,而且在调配过程中还得做出很大牺牲。但事实证明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付出这等努力的酒庄这次酿出了将载入史册的别具一格的细腻佳酿,而不是像从前那样标榜集中度的酒风——2016年,这里的酒以优雅取胜。

和波尔多其他地区一样,格拉夫地区在2016年份的头几个月的月平均降雨量比历史水平都要多出50%以上。随后从6月16或24号开始,根据地理位置的不同,当地各产区迎来了炎热干燥的时期。旱季的到来一开始确实帮助当地葡萄园从雨季的折磨中恢复元气,然而之后也带来了不少磨难。

Ch. La Mission Haut-Brion

 

因为干旱,葡萄的成熟转色起步艰难。幸运的是,7月30日和8月4日的小雨减缓了旱情。根据Villenave-d’Ornon气象站的数据,7月30日降雨量为2毫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8曰4日下了20毫米,作用更大。在这之后,一直要等到9月13日和14日才有35毫米降水,最后在10月3日和4日再有2次22毫米的降雨。

受到缺水的影响,当地的葡萄成熟速度放缓,于是导致采摘期延后。处于波尔多城区(郊外)通常成熟较早的侯伯王酒庄(Chateau Haut-Brion),在9月19号开始采摘,一直持续了将近1个月到10月13号才结束。在高柏丽酒庄(Chateau Haut-Bailly),采摘从9月16日开始到10月18日结束,很少有酒庄比这更晚。而玛拉提克酒庄(Chateau Malartic-Lagravière)的采摘一直要到10月20日才结束。当时大家都说23号会下雨要赶在这之前采摘完毕,确实当天雨水如期而至。

Ch. Smith-Haut-Lafitte

结果是,总算这一地区的酒普遍品质都很高。但由于2016年并非顺风顺水,要觅得好酒还是少不了精挑细选。在侯伯王酒庄,仅出产了52%的主牌葡萄酒,在美迅酒庄(Chateau La Mission Haut-Brion)和高柏丽酒庄,主牌占比分别为53%和55%。精选的前提是产量可观,像侯伯王酒庄2016年红葡萄酒的产量就有52hl/ha。但有个别酒庄太看重产量了,导致出品的酒尝起来中味空洞、略带生涩。

万幸的是,2016年份格拉夫还是产出了一些传奇佳酿,赤霞珠的品质尤其达到极高水平。总而言之,与2015、2010、2009这几个(好)年份相比,格拉夫的2016年份既没有那么高的浓郁度也没有那么强劲,2016年更为优雅和谐,而且毋庸置疑地更为清新,这也是晚熟年份所造就的。这里有伟大的酒值得期待。

哪些酒庄酿出了传奇佳酿?请看文末的酒款推荐。

02 | 格拉夫白的2016年份
Graves White

Ch. Domaine de Chevalier

格拉夫2016年份的白葡萄酒柔滑迷人,丝毫不缺及时享用的魅力。尽管喜欢清新口感的酒友们可能会有些失望,2016年份格拉夫的白葡萄酒却会以饱满圆润和热情奔放的风格作为回报。2016年份或许还会推动回归更有风格个性白葡萄酒的趋势,因为清新并非白葡萄酒的全部。格拉夫过去正是靠丰满的白葡萄酒才创造了辉煌,这个年份,就像大自然抛了个媚眼。

难得红白皆好年,这句谚语又被2016年份验证了。白葡萄品种往往比红葡萄品种早熟,7、8两月严酷的干旱对于白葡萄品种尤其不利。当然,8月4日那场20毫米的降雨确实帮助白葡萄品种重新启动了成熟,但依旧无法帮助这个年份的品质再上层楼。

不过话说回来,酸度不如前几个年份未必是坏事,而且恰恰相反。过去不少酒为了保证清新度会选用带着一些生青感的葡萄来酿制,但这却未必有益于提升风味的复杂度,反倒简化了口感。因此,出人意料的是2016年份不少格拉夫的白葡萄酒显示出了不为人知的一面,这是我非常高兴看到的。从这个角度来看,2016年份可能会是一些葡萄酒从国际化到个性化的转折点,而这一变化不少酒友们已经期待多时。

Ch. Pape-Clément

即便这次的开花期较早而且夏天十分炎热,但依旧没能打破最早采摘的记录,而且还差得很远。像侯伯王(Chateau Haut-Brion)和美讯(Chateau La Mission Haut-Brion)这样早熟的葡萄园,前者的采摘期为9月1日到13日,后者为9月5日到13日。赛美蓉(Semillon)这个品种历来都是最早熟的,但这次却需要耐心等待。加特尔酒庄(Chateau La Garde)的赛美蓉是在9月14日采摘的,而夏湖酒庄(Chateau Rahoul)的采摘在9月12日到26日之间,真是前所未见。赛美蓉的采摘竟然比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还要晚,这也是头一遭。

碰上不顺的年份,赛美蓉这个品种通常都首当其冲,混酿的时候通常也会少用。这次美讯酒庄的白葡萄酒(过去叫拉维-侯伯王酒庄Chateau Laville Haut-Brion)就百年难得一遇地以长相思为主。在过去某些年份,这款酒的赛美蓉占比可是会高达90%的。

为了保持一贯的品质,部分酒庄做了巨大的牺牲 : 像侯伯王和美讯酒庄的白葡萄酒只选用了全部收成的31%,这点倒是符合逻辑的,通常我们牺牲掉的都是赛美蓉。因此2016年这些酒庄的所有白葡萄酒都比正常情况下拥有更高的长相思占比。

Ch. Malartic-Lagravière

这些白葡萄酒都面临着一个大问题:明显缺乏酸度。对于本来就没有太高酸度的赛美蓉而言,这个问题就更加突出。更何况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来表现出口感的浓度。整体上2016年格拉夫的白葡萄酒并不缺乏酒精度 :——美讯酒庄的白葡萄酒有14.5度,史密拉菲酒庄(Chateau Smith Haut-Lafite)14度,侯伯王酒庄13.85度。

就品质而言,2016年份并没有像2013、2014年份的清爽度,总体上体现出的是柔滑丰盛的口感。按经验来说,这批酒的陈化速度较快,但也非绝对。有可能正相反,这个年份格拉夫的白葡萄酒会证明“难得红白皆好年”这句话是错的,并且带给我们许多惊喜。结果怎样还需存个几箱酒等等再看。

03 | 梅多克和上梅多克的2016年份
Medoc & Haut-Medoc

让我们朝着北方进发!在大西洋和吉伦特河口之间的广袤土地上,北部产区大获成功,而南部个别酒庄的表现也不容小觑。

位于大西洋和吉伦特河口之间的梅多克产区(Médoc)拥有16500公顷葡萄园,绵延50多公里,最宽处有15公里。从远处看,这片产区貌似非常一致,赤霞珠都占统治地位。在波雅克(Pauillac)和圣朱利安(Saint Julien)这两个村这话确实不假,那里的一些酒庄用超过90%比例的赤霞珠酿酒(比如拉菲古堡2016年份的赤霞珠占比就高达93%),但并非整个梅多克都是如此。就算在波雅克,有些列级酒庄的酒里用了50%的梅洛(Merlot)。

Ch. Belgrave

同样初看之下,梅多克南北气候似乎没什么差别,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拉马克这个地方其实存在着一条气候分界线,人称“拉马克屏障”(Barrière de Lamarque)。这条屏障不仅影响了2015年,对2016年的年份表现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一些神秘的原因,梅多克北部的降水总是多于南部

2015年,南部的少雨天气为玛歌产区带来了福音,而北部的强降雨却打击了圣朱利安、波雅克和圣埃斯泰夫这三个产区。2016年7、8、9三月连续高温干旱, 2015年受到阴雨之苦的产区却在“拉马克屏障“的作用下获得了解除葡萄成熟停滞的降水。2016年份的关键,和2015年一样,都在这条拉马克屏障上。

当然,单单这些地方35-40毫米的降水怎么就改变所有的结果了?事实上,影响气候的的还有其它因素——拉马克气候屏障在阿姆贝斯口(Bec d’Ambès)遇到了多尔多涅河,在二者共同作用下,圣朱利安和玛歌产区之间的沼泽以北的区域更多受到大西洋凉爽气候的影响,以南的地区则稍稍热一点。

这一切也被风土的差异所强化:北部地区的大粒沙砾形成于贡兹冰期,而南部更细腻、渗透性更好的沙质形成于里斯冰期和民德冰期,来自其他冰川的作用。因而南北土地吸收雨水的方式也完全不同。鉴于梅多克产区绝大部分土地都被耕种,而且不施除草剂,葡萄园的种植方式也更加尊重风土,当地产的葡萄酒能展现出南北风土的不同也不足为奇——这是个好消息。

Ch. La Lagune

梅多克葡萄品种和风土情况都存在许多区别,要想精确地了解此地,简单的概览远远不够,你最好把梅多克的每家酒庄都一一走遍。我品尝了2016年份梅多克超过250多家酒庄的期酒,发现不少好东西,请看文末的推荐。

04 | 慕里斯和利斯特拉克的2016年份
Moulis & Listrac

扎根于沙砾和泥灰质土地之上的Moulis-en-Médoc和Listrac-Médoc这两个产区在2016年份酿造出了一系列风格浓郁适合陈年的葡萄酒,而这些酒也确实值得收藏陈年。抓紧机会,目前的价格还正合理。

和其他四个毗邻河流的村庄产区——玛歌、圣朱利安、波雅克和圣埃斯泰夫正好相反的是,穆利斯(Moulis)和利斯塔克(Listrac)这两个姊妹产区位于陆地深处。因此造成的第一个实际影响就是这两个产区受吉伦特河气候缓冲的作用较少,采摘期推迟了8天。

当遇到像2012和2013年这样的年份,远离河道就是劣势,需要更长的时间葡萄才能成熟。这也解释了为何说起穆利斯和里斯塔克,人们总会想起“粗野的”强烈单宁口感。但当遇到一些炎热的年份,比如2003年,这种地理位置又成了优势。

和附近几个著名产区相比,这两处的风土也完全不同。当地最多的沙砾土(像在圣朱利安和波雅克占主导的土质),这两个产区当然有,但占比较少,剩下的由另一种土质占据——泥灰质土壤(圣埃斯泰夫就是这种土质)。从这个角度来看,里斯塔克和穆利斯的土质也有区别:穆利斯位于海拔43米的高地,而居于其下方的利斯塔克有更多石灰岩土质,在这里种植白葡萄品质也不足为奇。

Ch. Mayne-Lalande

非常适合沙砾土质的赤霞珠在这里通常被更适应粘土土质而且也更早熟的梅洛所取代。这里还有着能出产非常优雅葡萄酒的石灰岩土壤。当地许多酒庄会同时种植这两个葡萄品种,经常各占一半,另外再种上一点点小味多(Petit Verdot)。

由于2016年份的特殊性,该年份对这两个产区产生的影响也和其他产区不同。对于一向晚熟的赤霞珠而言,遇到如此晚熟的年份如鱼得水,各家酒庄都获得了完满的收成,结果2016年份这里的葡萄酒赤霞珠总体占比提升了5%左右。向来小众的小味多,也因为优异的表现,进入了各家的调配之中。

相较之下,对于更为早熟但却在这里经常被种在凉爽风土之上的梅洛,要适应2016年份的气候有点困难。一般来说,在葡萄酒调配过程中加入梅洛有助于磨去棱角、增添圆润度,但2016年的梅洛不仅无助于圆滑口感,而且自身也很封闭。

不过总体上来讲,这两个产区除了一些以梅洛为主要酿造品种的酒庄,2016年份的表现完胜稀薄寡淡的2015年份。鉴于目前合理的价格,这两个产地隐藏了不少等待发现的惊喜。虽然这些酒未必马上就讨人喜欢——穆利斯和里斯塔克的酒极少适合早饮——但陈年之后值得期待

05 | 酒评家布尔奇高分推荐的
波尔多2016年份期酒

Graves | Haut-Medoc | Moulis | Listrac 部分

以下的品鉴评分来自2017年3月底4月初的期酒品鉴,满分为20分,大部分都是以盲品的形式进行的,但今年由于波尔多名庄联合会决定取消盲品的品鉴形式,所以也并不全是通过盲品。这些在2016年的秋季采收的葡萄,目前还处在陈酿初期,离装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品鉴的结果都只是针对这些样品。我们会在2019年装瓶后再进行一次品鉴,之后2020年再品鉴一次以得到最终的评价。

格拉夫红
Graves Red

Ch. Haut-Brion

Pessac-Léognan

Ch. Bouscaut Cru classé 2016 16.5
Ch. Brown 2016 16.5
Ch. Cantelys 2016 16.5
Ch. Carbonnieux Cru classé 2016 17
Clos Marsalette 2016 16.5
Ch. Couhins Lurton 2016 16.5
Domaine de Chevalier Cru classé 2016 18.5
Ch. Fieuzal Cru classé 2016 17
Ch. Gazin-Rocquencourt 2016 16.5
Ch. Haut-Bailly La Parde Haut-Bailly 副牌 2016 17
Ch. Haut-Bailly Cru classé 主牌 2016 18.5
Ch. Haut-Brion Le Clarence de Haut-Brion 副牌 2016 17.5
Ch. Haut-Brion 1er cru classé 主牌 2016 19
Ch. Haut-Lagrange 2016 16.5
Ch. La Garde 2016 16.5
Ch. La Louvière 2016 16.5
Ch. La Mission Haut-Brion La Chapelle de la Mission 副牌 2016 17.5
Ch. La Mission Haut-Brion Cru classé 主牌 2016 18.5
Ch. La Solitude 2016 16.5
Ch. Larrivet-Haut-Brion 2016 17
Ch. Latour-Martillac Cru classé 2016 17
Ch. Le Pape 2016 16.5
Ch. Les Carmes Haut-Brion Le C de Carmes Haut-Brion 2e vin 2016 17
Ch. Les Carmes Haut-Brion 2016 18
Ch. Malartic-Lagravière Cru classé 2016 18
Ch. Olivier Cru classé 2016 16.5
Ch. Pape-Clément Cru classé 2016 18
Ch. Smith-Haut-Lafitte Le Petit 副牌 2016 16.5
Ch. Smith-Haut-Lafitte Les Hauts de Smith 副牌 2016 16.5
Ch. Smith-Haut-Lafitte Cru classé 主牌 2016 18

Graves

Ch. de Chantegrive 2016 17
Ch. des Fougères Clos Montesquieu 2016 16.5
Ch. Ferrande 2016 16.5

格拉夫白
Graves White

Ch. Domaine de Chevalier

Pessac-Léognan

Ch. Bouscaut Cru classé 2016 16.5
Ch. Cantelys 2016 16.5
Ch. Carbonnieux Cru classé 2017 17.5
Ch. Clos Marsalette 2016 16.5
Ch. Couhins-Lurton Cru classé 2016 16.5
Ch. Domaine de Chevalier Cru classé 2016 18.5
Ch. Fieuzal 2016 17
Ch. Gazin-Rocquencourt 2016 16.5
Ch. Haut-Bergey 2016 16.5
Ch. Haut-Brion La Clarté de Haut-Brion 2e vin 2016 16.5
Ch. Haut-Brion 2016 18
Ch. La Mission Haut-Brion Cru classé 2016 17.5
Ch. Larrivet-Haut-Brion 2016 17
Ch. Latour-Martillac Cru classé 2016 16.5
Ch. Malartic-Lagravière Cru classé 2016 18
Ch. Olivier Cru classé 2016 17
Ch. Pape-Clément 2016 17
Ch. Smith-Haut-Lafitte Grand vin 2016 17.5

梅多克和上梅多克
Médoc & Haut-Médoc

Ch. Sociando-Mallet

Médoc

Ch. Fleur La Mothe 16.5
Ch. Haut Condissas 2016 17
Ch. La Tour de By 2016 16.5
Ch. Lousteauneuf 2016 16.5
Ch. Potensac Grand vin 2016 17

Haut-Médoc

Ch. Belgrave 2016 17
Ch. Belle-Vue Petit-Verdot 2016 16.5
Ch. Cantemerle 2016 16.5
Ch. Caronne Ste Gemme 2016 16.5
Ch. d’Agassac 主牌 2016 17
Ch. de Camensac 2016 16.5
Ch. de Lamarque 2016 16.5
Ch. de Malleret 2016 16.5
Ch. La Lagune 2016 17
Ch. La Tour Carnet 2016 16.5
Ch. Lamothe-Bergeron Nove 2016 16.5
Ch. Lanessan 2016 16.5
Ch. Malescasse 2016 16.5
Ch. Sociando-Mallet 主牌 2016 17.5

Médoc白葡萄酒

Ch. Cantenac-Brown Alto 2016 16.5
Ch. Cos d’Estournel 2016 16.5
Ch. Margaux Pavillon blanc 2016 16.5
Ch. Mouton-Rothschild Aile d’Argent 2016 16.5

慕里斯和利斯塔克
Moulis-en-Médoc & Listrac-Médoc

Ch. Poujeaux

Listrac-Médoc

Ch. Clarke 2016 16.5
Ch. Ducluzeau 2016 16.5
Ch. Fonréaud 2016 16.5
Ch. Fourcas-Borie 2016 16.5
Ch. Fourcas-Dupré 2016 16.5
Ch. Fourcas-Hosten 2016 16.5
Ch. Mayne-Lalande 2016 16.5

Moulis-en-Médoc

Ch. Biston-Brillette 2016 16.5
Ch. Branas Grand Poujeaux 2016 16.5
Ch. Poujeaux 2017 17.5

查看本篇报告上篇(St-Estephe、Pauillac、St-Julien和Margaux)下篇(Pomerol、St-Emilion、Cotes de Bordeaux),请点击下方链接。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上篇)

酒评家布尔奇2016波尔多期酒报告(下篇)

翻译 | 高雯
校对 | 朱思维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