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的前半生》大结局,原来食物早已预示了每个人的结局

《我的前半生》大结局了,罗子君、贺涵、唐晶、陈俊生、凌琳、罗子群,主演们各自走向自己的归宿。

这部电视剧能一直保持极高热度,不断引爆社交媒体话题,远远不只是因为涉及了小三插足、女主励志、闺蜜反目这些都市情感题材。除了主要角色全体在线的精湛演技,《前半生》在片中各处出现的细节上也颇费心思,穿插全局不断出场的食物与酒,也预示了每个角色的结局,不得不令人赞叹剧组之用心。

酒,在《前半生》里已经不是象征敷衍的摆设。以往电视剧里常见的那些低级错误也早已匿迹,不论是葡萄酒、威士忌、还是清酒,都有很高的上镜率。

关于食物,尤其是鱼类海产,电视剧就做得便更漂亮了。从阔太太的“作”,到精英饕客的“品味”,人物对于生活的态度、甚至处世的风格都能从他们对于各种食材的讲究里表现出来。海胆、大闸蟹、鳕鱼、鱼子酱、再到三文鱼……这些高级食材,在剧集中的出现都恰到好处,甚至颇有深意。

 

01 | 海胆
贺涵

贺涵,咨询公司的顶级精英,出差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从日本空运过来的新鲜海胆。

海胆,一直以来都被饕客们视作珍馐。人们对其趋之若鹜,主要是因为它极其美味的生殖腺——颜色亮如金黄、口感如奶油般嫩滑、滋味更是鲜美无比。不论雄雌,不论日料还是法餐,海胆都是难得的顶级食材。

除了让人趋之若鹜的美味,海胆矿物化硬壳上树立的尖刺也同样是它标志性的特征之一。它们静静躺在冰冷的深海海床上,用锋利的尖刺保护自己,刻薄、高傲、冷漠、自私,一如故事之初的贺涵——一个典型的“毒舌事业男”。

然而,虽然立着层层尖刺,但海胆里面,其实是一颗柔软的心。

 

02 | 大闸蟹
子君

最初的罗子君,不过是一个金贵娇气、锦衣玉食、整天担心老公劈腿的无知主妇,逛街要带着保姆拎包、鞋子一口气买五六双、就连出去吃饭也只盯着外滩的昂贵餐厅。

然而,无知主妇毕竟无知,一顿饭的功夫便破了功。子君无视一盘已经颜色暗红的虾,揪着餐厅服务员硬要一份“野生阳澄湖大闸蟹”……

阳澄湖大闸蟹一直以来都是湖蟹之尊。和葡萄酒一样,大闸蟹也是风土之物,最微弱的环境和气候变化都会影响它的品质,也是因此,即使在阳澄湖,每年的开捕日期也都有所不同。

市面上常见的阳澄湖大闸蟹,其实都是经过人工养殖、集中育肥的养殖蟹。野生蟹滋味也许会稍微复杂一些,但是因为饵料缺乏、环境相对恶劣,野生大闸蟹的肉质往往过于干瘪,吃起来就像在嗑瓜子,一点满足感也没有。

最初的罗子君,便是一只所谓的”野生大闸蟹“。听上去冠冕堂皇,但内里,其实干瘪得空无一物。

03 | 鳕鱼
唐晶

唐晶,则是一个标准的事业型女强人,不相信爱情,重视个人独立与成长。她与子君是最好的朋友;与贺涵,则是亦师、亦友、亦同事、亦情侣的微妙关系。

唐晶与贺涵相识十年,相互爱慕十年,但是两人的关系却始终止步于情侣。在贺涵豪奢的新居,他曾要求唐晶重新住在一起,但被拒绝了。他们不是没有一起生活过,但那段日子其实并不美好。他们都向往不被约束的爱情,不要婚姻、不谈未来,尊重并给予彼此最大的自由。

在他们最浪漫的烛光晚餐,贺涵问她:“鳕鱼,是油煎还是火烤?”。

作为典型的白色海鱼,鳕鱼有着白亮结实的大片鱼肉,几乎没有红色的肌肉和分离的脂肪层,应该是味道最温和的鱼肉了。不论油煎还是火烤,鳕鱼终究是鳕鱼,平淡温和是它难以改变的特质。就像唐晶与贺涵的微妙关系,冷静而克制。

即使没有薇薇安、即使没有后来的子君,唐晶与贺涵也不会走到最后的。

爱是火,过于冷静克制相敬如宾的爱情终究会灭。就像那瓶唐晶十年前送给贺涵的张裕干红,即使承载着对过往深深的纪念,但不是什么酒,都放得住十年。

04 | 鱼子酱
贺涵

电视剧里还有一个值得说笑的桥段,就是贺涵与李睿,两个爱慕唐晶的男人在酱子餐厅争一份鱼子。

在所有来自水中的食材里,鱼子可以说是最奢华、最昂贵的存在了。鱼子,就是鱼卵,用薄盐轻轻腌渍过的鲟鱼子,堪称动物界的松露,鲜美的风味堪称极致。当鱼子在口中粒粒爆开,那滋味,真的是层层汹涌的浪。近百年来,因为过度捕捞、水源污染以及水坝、水电站的建造,野生鲟鱼已经濒临灭绝,在市面上近乎绝迹。常见的养殖鲟鱼子,也因为工艺复杂、产量稀少,价格昂贵。

贺涵与李睿两个多金男,表面上是在争一份鱼子,但其实,李睿争的是面子,贺涵争的是唐晶。

突然想到第一集里唐晶与子君两闺蜜一起吃贺涵带来的海胆,这应该就是对于故事结局的最大暗示吧。

 

05 | 三文鱼
子君

离婚之后被生活扒了皮的子君,在贺涵和唐晶的帮助下脱胎换骨,成长为一个全新的人——一个有骨气、求上进、能独立的职业女性。

在子君家,贺涵亲自下厨煎了块三文鱼。这种美味的鱼肉,生来就有着鲜艳的橘红肉色以及白色脂肪层层堆叠出的完美纹理,其香气也比鳕鱼浓烈得多。三文鱼独特的颜色和鲜美的滋味主要来自鱼肉中富含的虾红素,其丰腴肥美的肉质也常常为饕客们津津乐道。

不同于鳕鱼的平淡温和,三文鱼在加热之后会变得更加甘鲜美味。就像贺涵眼前渐渐熟悉、渐渐成长的子君,越懂,越喜欢。

吃三文鱼时,因为子君家没有白葡萄酒,两人便以红酒代替。贺涵,这样一个对食物、对酒都挑剔到极致的精英饕客,也终于愿意放下讲究、归于平淡,为一个心仪的人以红酒配鱼肉。

这,也许就是真正的倾心吧。

当然,《我的前半生》里还是有一些关于食物、关于酒的小失误。比如,陈道明饰演的老卓招待贺涵时,拿出一瓶“珍藏多年”的十四代清酒——十四代确实是价格昂贵的清酒不假,但即便是最顶级的清酒也是不应该陈年的,“珍藏多年”就是在暴殄天物;唐晶作为一个百万年薪的咨询公司高管,在香港居然拎着一瓶市价200多块的“好酒”Penfolds BIN 28去找贺涵,也让不少酒友嗤之以鼻……

但瑕不掩瑜,《前半生》依旧是一部值得称赞的良心好剧。

不论对于虚构的剧集还是有血有肉的生活,食物和酒都不只是浅层的摆设和欲求,它们反映出一个人的品位、偏好和心理活动;它们是钥匙,可以解读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密码。

就像美国女作家安妮·迪拉德说的:

“我们怎样过一天,就怎样过一生。”

文 | 石磊
编辑 | Dolcett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