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看似平静的葡萄园里,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谍战片

我们曾经写过一篇报道80后法国海归当农民,建了中国最小精品酒庄,介绍孙淼和彭帅这对年轻的夫妇在宁夏贺兰山东麓建立博纳佰馥酒庄的经历,引起了很多朋友的关注。

今天我们想向知味的读者们推荐孙淼撰写的一篇非常有意思的文章,关于他们在管理葡萄园的工作,对尊重自然的方法的实践与感悟。

 

我爸悄悄打来电话说:“你妈不让我拍蚊子!她让我给蚊子好好讲道理,默念不要吃我,不要吃我,赶紧飞到外面去吧……这个逻辑你怎么看?”

这的确是我妈的风格,虽然她的出发点是“慈悲为怀”,却已经成功地劝退爬到五楼的蚂蚁,还在窗口放了些米,鸟儿来吃也不怕人,你说两句话,它还会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看。

在葡萄园中也是一样,与自然亲近的时间久了,你一定会发现,和虫子、病毒讲道理,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方法。

01 | 自然的道理

 

每年的宁夏,到了5月,春天的痕迹才刚刚显露出来。天还没完全暖和的时候,刚刚发芽的树枝已经频繁出现七星瓢虫的身影,这是往年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直到6月我们才搞清楚自然的用意与安排:大面积的蚜虫开始爆发,除了葡萄叶子,周围的杂草密密麻麻爬满了蚜虫。

虽然自然早就安排好了蚜虫的克星,我还是很紧张,虽然吃叶子的蚜虫与吃葡萄新枝和果实的蚜虫并不一样,但适宜生存的条件是匹配的,而且七星瓢虫的数量明显敌不过蚜虫。

6月2日的园子,一处冰草叶子爬满了蚜虫

战况到了7月突然扭转,黄蜂和蜻蜓就像救兵一样赶到,这真让人高兴的一件事,他们是蚜虫的天敌。葡萄园上空飞满了蜻蜓,一只就能每天吃掉2000只蚜虫或蚊子。黄蜂喜欢在人住的地方做窝,在处理蚜虫这件事上更具有灵性——他们能“听到”植物的疼痛,像医生一般赶过来做急救措施。

7月6日的博纳佰馥,葡萄园上空飞满了蜻蜓

看似平静的葡萄园里,无时无刻不在上演大自然精心布置的谍战片。如果觉得还不够烧脑,那就再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植物的根部真菌其实是园子地下党,他们依赖植物的光合作作用生存,总想回报植物。一旦植株遭到虫害袭击,这些根部菌类会快速将信息传递到附近的每个植株,统一发出强大的“喊疼”信号,敏感的黄蜂无论太阳多大,都会立刻想办法跑来救急。

这场战争,葡萄躺赢。

 

02 | 人类的逻辑

 

如果从一开始我们不讲道理只讲结果,最有效的方法,就在蚜虫爆发时喷洒杀虫剂控制——像大多数人做的那样。接下来的事情都可以写到日程上了:蚜虫将在一瞬间变少,远道而来的瓢虫也躺枪牺牲,鸟儿吃了带毒的虫子身体不舒服,决定不在附近做窝了,园子平静的死气沉沉。之后也没有黄蜂和蜻蜓什么事,蚊子在水塘里迅速生长,苍蝇也无法无天的滋生起来。

葡萄园里的螨虫总是少不了,就像每个人的鼻头上都有那么几只一样。杀灭蚜虫的药顺便杀死了瘿螨,毛毡病的风险大大降低,的确值得安心。但是瘿螨和蜘蛛可是叶蝉的天敌,它们能阻止幼小叶蝉的生长,吃掉成虫藏起来的卵。会飞的叶蝉预计在明年大面积爆发,不平衡的现象被散播出去,旁边的葡萄园继续受害。

葡萄园却没有一丝生气,园子里的看门人也抱怨苍蝇蚊子很恼人。于是,第二次、第三次喷洒杀虫剂的范围更广。没有了蚜虫吃叶子、鸟儿吃种子,杂草竟然茂盛了起来——这本来是自然的又一轮挽救,想用潮湿阴暗的环境滋生一批新的生命。可是除草剂的使用,再次让环境停留在不平衡的状态。

等待堆肥的牛粪,将在落叶的日子施入田中

人类将付出更高的成本,不断地购买化学产品来帮助植物生存。待到果实成熟,我们还要注意如何清洗果实农药残留,不敢让孩子们躺在土地上玩耍,甚至不能愉快的“吸猫撸狗”了——但也许它们压根就不愿意在园子里溜达了。

这场战争,葡萄看上去稳赢,但人类输的最惨。

一片园子里无论种植什么植物,如果构建好了自己的道和理,根本不需要人类“播放古典音乐”般作秀。自然的道理是让一切存活,相互制衡,相互帮助,而不是让人类自认为无敌。月亮都有盈亏,热闹的小生物圈和小团体才能长出快乐却不完美的葡萄。

其实不仅在园子,我们常说的“葡萄酒是有生命的”这句话也是这个道理。瓶中的上亿微生物,此消彼长,每时每刻也在上演精彩的谍战片,所以入口的时间、温度都能影响酒的口感——你要开一瓶观战吗?

作者介绍

孙淼
博纳佰馥酒庄庄主

和先生彭帅一起在宁夏建立了可能是全国在册酒庄中最小的一家——博纳佰馥酒庄。就读于法国最好的葡萄酒学院,已取得法国国家认证酿酒师资格。

 

文 | 孙淼
编辑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