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波尔多“朝圣”之旅:侯伯王、巴特利篇

波尔多1855列级庄委员会

知味首次联合举办

为爱酒和专业人士专属定制的高端酒庄游

6天时间,带领大家

深入拉菲、拉图、木桐、玛歌、侯伯王

五大名庄探访风土

12座顶级名庄的传奇相遇

今年7月,知味携手波尔多1855列级庄委员会,为葡萄酒爱好者们奉上一场终生难忘的波尔多顶级名庄风土之旅。

160多年来,1855年制定的波尔多官方分级在世界葡萄酒历史上一直占据着独一无二的地位,是诸多葡萄酒爱好者心目中难忘的经典。这次知味风土游学也是波尔多1855列级庄委员会首次与中国葡萄酒媒体和教育机构合作推出的官方葡萄酒游学

在游学结束后,团员Mia写了近两万字的游记,授权知味葡萄酒杂志发布。因为文字和图片非常多,我们将游记分为四篇,为大家呈现。

本文为第一篇,为大家带来侯伯王酒庄 (Chateau Haut-Brion)、巴特利酒庄(Chateau Batailley)两座顶级名庄的游历体验。希望大家可以从她的文字中感受到这种对葡萄酒的热爱和对风土理念的认同。

 

查看本系列其他游记,请点击下方链接:

波尔多“朝圣”之旅:拉图、拉菲、德达侯爵篇

波尔多“朝圣”之旅: 玛歌、唯浓、克莱蒙丝、拉格喜篇

波尔多“朝圣”之旅:木桐、大炮佳芙丽、弗朗克篇

 

 

波尔多“朝圣”之旅
侯伯王、巴特利篇

文 | Mia Zhang

 

1677年,英国著名哲学家洛克(John Locke)专程访问波尔多,在他的游记中有着对当地风土的详尽描述。

那一次旅行对洛克来说是一场朝圣之旅,因为他曾被在伦敦喝到的候伯王几乎完美的品质所震惊,以至于他决定亲自前往酒庄探访。

340年后的今天,知味联合波尔多1855列级庄委员会致力于再次将波尔多的传奇风土呈现在大家面前,于是2017年的知味波尔多风土游学在7月成团了。

这是一个由11人组成的探访队,在短短6天的时间内,我们的足迹踏过波尔多的左右两岸,在累计达1000多公里的往返车程中,去感受一个又一个在葡萄酒世界的旷世经典。

一路走来,这些珍贵的酒庄资料和笔记是对这次旅行最好的见证

 

启程

在酒庄探访正式开始之前,此次波尔多之行的美女向导兼翻译官Lucy很贴心的为大家安排了城市巴士游览,帮助大家对整个波尔多市区有一个更具象的了解。

在旅游杂志上无数次看到的波尔多大剧院(Grand Theatre de Bordeaux),此刻就近在咫尺;

波尔多大剧院

由让·马克斯罗卡(Jean-Max Liorca)设计的波尔多水镜广场(miroir d’eau),在周末的午后已经成为了波尔多市民和游客最快乐的聚集地;

波尔多水镜广场

沿着加伦河修建的一座座古典建筑和新古典主义建筑群,几百年来,见证着波尔多的城市变迁。

这座自古罗马时期就成为法国著名港口集散地的城市,也为日后远销海外的波尔多葡萄酒奠定了坚实的历史基础。

波尔多市区街景一隅

 

流经波尔多市区的加伦河将城市分成东西两岸

知味还为大家准备了另外一个惊喜——由波尔多1855列级庄委员会总监Sylvain Boivert所主持的游学开场介绍。

1855列级庄介绍手册

Sylvain先生提到,历经了160多年历史的1855分级,如今已经成为了法国的一个文化标记,堪比波尔多葡萄酒的埃菲尔铁塔,更是波尔多葡萄酒产业蓬勃发展的助推器。

波尔多将近115,000公顷的葡萄种植面积有着将近10000家大大小小的葡萄酒庄,然而进入1855分级的列级庄却寥寥无几,足以可见1855背后所代表的品质保证,真可谓大道至简。

Sylvain Boivert先生向大家讲解1855分级的历史和现状

 

在介绍中一个有趣的小插曲是,Sylvain先生向大家展示了在1988年由英国画家卡尔·劳宾(Carl Laubin)绘制的一副将61家1855年列级酒庄全部绘制在同一画布的杰出画作。

大家都知道,波尔多从来不缺少豪华的城堡,但一次性将整整61家城堡或建筑群全部绘制在同一副画里还是非常令人叹为观止的。

他幽默的说到,每次看到这幅画,都会有人随机指出一个城堡开始“猜猜这是谁”的游戏,大家也想体验一下吗?

在同伴们的热烈呼声下,他随机指出了一个城堡(就是下图中被圈住的这家)来考考大家的眼力。

 

Le Classement de 1855 by Carl Laubin

或许是歪打正着,正当我急速翻阅面前的列级酒庄手册并企图在酒标中搜寻线索时,一个与他所指的极为相似的酒标映入眼帘——“Chateau XXX!” 我大声喊出,祈祷答案正确!结果真的答对了!

作为奖励,我获得了在1855分级150周年之际由协会出版的列级酒庄介绍中文版。虽然这本书少说也要2公斤重,但对我来说着实意义非凡!

怎么样?也想测试一下你的眼力吗?来猜猜这家酒庄究竟是谁吧,答案会在接下来的行程中揭晓哦。

与Sylvain先生合影,抢答后还有奖品拿简直不能太开心

游览了城市,听取了协会总监的隆重开场介绍,接下来我们对12家波尔多顶级名庄的深度探访即将开启!

波尔多洲际酒店丰盛的早餐开启一天的充沛精力,吃不好怎么有力气品酒呢

 

第一站
尊重传统的无畏革新
侯伯王酒庄 Chateau Haut-Brion

侯伯王酒庄(Chateau Haut-Brion)是此次风土游学的第一家酒庄。大巴还没驶入园内,我就被酒庄门口气派的Haut Brion两个大字所深深震感!

侯伯王酒庄气派的酒庄大门

接待处被美丽的葡萄园所包围,7月初的葡园里葡萄们还没有开始转色,一串串绿莹莹的挂在枝头。

仔细观察一下土层,果然是很明显的沙砾土质。沙砾土质排水性良好,且能反射阳光保证温度,是对赤霞珠这种葡萄品种最有利的生长土壤。

侯伯王酒庄接待中心前面的葡萄园

此次接待我们的是酒庄的公共关系经理Turid 女士,作为酒庄最资深的员工之一,Turid女士对侯伯王的历史和现状可谓是如数家珍。

作为有记录的历史最悠久的波尔多列级名庄,早在14世纪,候伯王就有了葡萄种植园。

曾被称为”彭塔克家的至尊酒”的侯伯王,全都仰仗于酒庄的先祖让·德·彭塔克(Jean de Pontac)——正是彭塔克先生于1533年买下酒庄的全部领地后,这座古老的土地才开始变得熠熠生辉。

酒庄自1935年以后被美国的狄龙(Dillon)家族接管,当美国的冒险主义精神遇见酒庄悠久而深厚的历史传统,不变的是对卓越品质的不懈追求。

侯伯王酒庄内的沙砾质土壤

作为波尔多1855官方分级中唯一一家位于格拉夫地区(Graves)的一级庄,这个被国人称为“候伯王”或“红颜容”的世界名庄创造了太多的第一次。

其中的一个首次就是由阿尔诺三世(Arnault III Pontac)在17世纪率先推出了新风格葡萄酒(New French Claret)和第一家酒庄酒。

通往酒窖和品酒室的大门被俩个俏皮的酒娃雕像所守护

在1660年伦敦大火后的城市重建期间,阿尔诺三世创立了闻名于上流社会的彭氏酒馆,专门销售侯伯王的葡萄酒,这与从前葡萄酒按照酒商名称而售卖的情况大相径庭。

但是正因为酒的高超品质,人们开始以能饮用到候伯王为荣,酒庄酒的概念也应运而生。

Le Cite du Vin-波尔多葡萄酒文化城里所还原的彭氏酒馆全息影像

Turid女士介绍,园内的所有葡萄都为人工采摘。对于赛美容和长相思这样的白葡萄,工人会在采摘过程中就进行分拣,并且在木桶中带梗发酵;而属于红葡萄种类的赤霞珠和梅洛除了在采摘期间分拣外,还会经过激光分拣,然后在不锈钢桶中发酵。

说到不锈钢桶就不得不提及侯伯王的另一个首次:早在1961年,侯伯王成为波尔多地区第一家使用不锈钢桶进行酒精发酵的酒庄。

Turid女士非常自豪的向我们介绍到酒庄使用的不锈钢桶全部由一个专为侯伯王研发的软件所操控,电脑会量化酒精发酵过程中淋皮的频率和长度以保证每一年份的单宁都稳定统一。

不过酿酒师才是电脑背后真正的指挥官,他们会在发酵期间对酒进行一天2次的品尝,然后根据品尝判断发酵的状态并对淋皮的频次和时间不断进行调整。

候伯王酒庄的不锈钢罐发酵室

这些让侯伯王引以为豪的不锈钢桶还有另外一个巧妙之处:桶的内部被分成了上下两个部分,上部分进行的是酒精发酵,发酵完成以后,酒液会被导入下部分,开始进行苹果酸乳酸转换。

这样一来,整个发酵过程可以全部在一个精密的不锈钢桶内完成,大大提高了效率。

候伯王酒庄的双层不锈钢发酵罐切面图

候伯王的主牌酒是由100%的新橡木桶熟化而成,并每三个月澄清一次。

我们到访的时候,2015年的酒已经开始装瓶,所有还在桶中熟化的是2016年的新酒,静静等待着能够在来年继续演绎“格拉夫之王”的完美品质。

候伯王大气恢宏的品酒室和宴会厅

 

2011年的候伯王,此次探访的品鉴酒款

第二站
升起中国国旗的
巴特利酒庄 Chateau Batailley

告别了位于格拉夫的侯伯王酒庄后,我们一路北上,来到了作为1855分级的五级名庄——巴特利酒庄(Chateau Batailley)。

值得一提的是,巴特利庄园是波亚克历史最古老的酒庄之一:百年英法战争期间,拉图城堡作为军事要塞是两方的必争之地,而昔日的战场就在今天巴特利庄园所在的位置,因此Batailley在法语中有着“战役”的意思。

巴特利酒庄门牌

今天的巴特利庄园依旧出身不凡:现任庄主菲利普·卡斯德亚(Philippe Casteja)先生不仅是Borie Manoux酒业集团的主席,还是波尔多1855列级名庄委员会的主席!

巴特利酒庄守护着酒窖的小酒神

让我们十分惊喜的是,巴特利庄园为了迎接来自中国的客人(我们),特别在酒庄前面挂起了中国国旗。

佛兰克·佩兰(Frank Ferrand)曾提及波尔多列级庄的国际性,例如麒麟酒庄(Chateau Kirwan)上空飘扬的丹麦国旗。

不过今天能看到中国的国旗在波尔多的一家名庄门前随风摇曳,一要感谢巴特利庄园的诚意,二要感慨中国市场日渐强大的国际影响力。

中法两国国旗在酒庄门口随风摇曳

 

迎接我们此次探访的是来自奥地利的酒庄出口总监Peer Pfeiffer先生,他是一位非常热情和让人倍感亲切的主人。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愈发感受到了巴特利庄园内部装饰的别有洞天:原来用于连接接待处和酒窖的房屋顶部的龙骨房梁来自于1889年的巴黎世界博览会,博览会结束后特派专人拆卸后运输到巴特利,并由埃菲尔铁塔的设计师亲自重新设计安装。

 

由漂亮的龙骨支撑起的硕大空间也是酒庄进行大型宴请的主场地

而移步到城堡的花园处,Peer先生告诉我们这里犹如一个小型的植物园,将近5公顷的花园孕育着多达200多种植物。

让人更加感慨的是,花园在1850年建设时的设计师竟然是拿破仑三世的御用园艺师巴里耶·德尚(Barrillet Deschamps)!那一刻站在花从中的我忽然有种穿越历史的错觉…

花丛对面的城堡

 

据说这些在巴特利酒庄庭院内盛开的巨型绣球花已经有着近百年的历史了

这种穿越的感觉一直延续到巴特利的百年酒窖,据Peer先生介绍,酒窖中最老的藏酒要追溯到19世纪。

看大家对酒窖的温度和湿度都非常感兴趣,Peer先生告诉了我们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其实我们不必特别计较酒窖的湿度和温度必须要达到某一个标准值,比这个值更重要的是恒温性。

换句话说,常年温度保持在16度的酒窖要远远好过今天14℃但明天又变成17℃的酒窖。

巴特利陈年酒窖的入口处

 

酒瓶上堆积着厚厚的灰尘,静静的诉说着岁月的变迁

由于当天非常有幸能与Peer先生一同在酒庄内共用午餐,并见到了酒庄的酿酒师,我们分别品鉴到了巴特利1995、2003、2011、2009年,和2016年尚在培育期的新酒。

其中,1995年的巴特利让人格外难忘。经过了20多年的陈年,这款酒已变的十分复杂:砖红的色泽,散发着蘑菇、湿森林、皮革等迷人的第三类香气;单宁柔和舒缓,酸度仍然有力但毫不突兀,配以当地新鲜的牛肉,形容词匮乏的我,只能用美妙二字形容了。

巴特利特制的午餐菜单

 

Peer先生说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尝尝这两道当地的美食,担心我看不懂法语,特别画了一条鱼和一只牛,非常可爱

 

与Peer先生和Lucy在午餐后的合影

 

巴特利酒庄的城堡!猜对了吗?Syvain先生所指的城堡就是这一家啦!

这次的波尔多之旅就先介绍到这里。喜欢这篇游记的话,请继续关注接下来的文章,还有很多旅程中精彩有趣的故事与大家分享。

下一站,拉图酒庄!

 

查看本系列其他游记,请点击下方链接:

波尔多“朝圣”之旅:拉图、拉菲、德达侯爵篇

波尔多“朝圣”之旅: 玛歌、唯浓、克莱蒙丝、拉格喜篇

波尔多“朝圣”之旅:木桐、大炮佳芙丽、弗朗克篇

 

 

作者介绍

Mia Zhang

WSET三级,现任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奖赛(CMB)第二十五届中国区新媒体推广和运营负责人。曾旅居英、美国9年,毕业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系M.A。

 

 

文 | Mia Z.
图 | Mia Z.、Virginia、莎伦
编辑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你也想来一次这样的“朝圣”之旅吗?

知味每年都会举办为爱酒和专业人士专属定制的高端酒庄游学活动,目的地不仅有波尔多,还会有勃艮第等优质葡萄酒产区等着我们探索。

如果你还有心仪的产区,可以留言里告诉我们。如果想报名明年的游学,请加知味酱微信:

 

知味酱

微信号:zhiweijiang2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