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杰西斯·罗宾逊:年份波特与清酒

尽管我不太喜欢写过于私人化的文章或记录过于细节的想法,有时候我觉得我还是需要尝试一下。作为一个葡萄酒作家,我的工作真的非常有趣多变。

大部分我所参加过的品酒会不是在拜访葡萄酒生产商时,就是在一些商业场合,有人想要卖给你一些东西。

但是带着外行人纯粹为了享受的心去品尝一种酒是非常开心的。我在最近几个晚上都这样品了酒而且也收获了惊喜,即使每次和我一起品酒的人截然不同,品的酒也截然不同。

第一晚,我和一群来自波特酒论坛的吵吵闹闹的人们在一家叫做Boot&Flogger的餐厅里品尝了15支年份波特酒,巧合的是这个餐厅是我们所认识的FT的几位编辑最喜欢的小聚之处。这个餐厅也是葡萄酒商Davy’s在伦敦拥有的几处既时髦又原汁原味的英式葡萄酒吧之一。为了不让我们太关注于波特酒而忘了点菜,菜单早就已经发给我们,而且我也已经点好了洋葱粒肉肠薯泥。

我觉得他们为了表示对我的谢意把请柬寄给了我,因为我对这个波特酒论坛中一员写的一本关于年份波特酒的百科书很感兴趣,虽然这本书目前还没有出版商接手。在我还不知道波特酒论坛时作者联系了我,他们对波特酒的迷恋和狂热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尽管这个论坛的成员只有七百人出头,它已经有了十万多个帖子,其中最有人气的部分叫做“和波特酒对话”,“小聚与品酒”,和“无意义的异想”。

我觉得在这张放着200个玻璃杯坐着13个人的大桌子旁的自己像一个不速之客,这13个饮者中除了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在葡萄酒行业工作的女士之外,剩下的全都是波特酒专家。很明显他们的老板都非常善解人意。有两位成员在当天早上11点就来到Boot&Flogger为我们醒了15瓶年份波特。

我意识到分配给每个人的波特酒是个不小的量,但是这场品酒会的意义在于比较八十年代的主要波特品牌Fonseca、Taylor、Dow、Graham和Warre的所有年份波特酒,且所有的酒都由论坛成员们所有的酒窖提供。有一支1985年份的Fonseca姗姗来迟,因为拥有这支酒的成员刚刚从德国的一个商业会议赶回来。

这些专家们都已经互相熟悉,也很了解他们手里的波特酒,他们都用酒的缩写来谈论。大家都高声议论着,时不时开一些关于价格和酒瓶形状的玩笑。他们还给我看了一张专门为了品酒设计的记分表。有一个成员因为一直最后一个交出记分表而被拿来开玩笑。不过,我注意到大家问起酒的背景信息时经常第一个问他。

“所有1983年份的酒酒体都偏轻吧?”一位已经喝到牙齿染色的饮者说。我们都同意1985年份酒表现比1980年份要好,也比较弱的1983年份要好。我觉得我是这个聚会中最扫兴的人,在醒酒器还没有空的时候就已经默默得把酒吐掉了。

在这个热闹的夜晚之后一天,几乎是在禅意与宁静中度过的。2016年10月,在67 Pall Mall的葡萄酒俱乐部举办过清酒品酒会的,也是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二把手的佐藤宣之(Nobuyuki Sato)教授在我们家里再次举办了一个特别的清酒品酒会。

他最担心的是清酒是否提前冰镇到位,因此,在品酒会当天,一大早,在我的身体还沉浸在35年的年份波特酒中时,他和他的妻子便带着两个很大的拖箱出现在了现场,并且用26瓶清酒把我们的冰箱塞得满满当当。

佐藤夫妇在非常礼貌得询问过我们是否有适合清酒的杯子之后就离开了,并没有因为有一些稍带瑕疵的杯子而感到不满。

我提出在六点半开始品酒会,因为与他们计划好的六点不同而引起了一阵小恐慌,但最后我们同意在六点十五分开始。傍晚,他们带着3位日本清酒生产方和一位显得有些困惑的皇家国际研究所的同事准时出现了。

年份波特酒是深红色的并且都装在750毫升标准瓶里,不同的是,好的清酒近乎无色,而且似乎有无数种酒瓶。最常见的容量是720毫升,以日本传统容量单位来说就是四合,但我们也有一些清酒装在像金酒瓶一样的方形绿瓶里,还有香槟瓶里,而我们的甜清酒是装在一个带有木塞的精美的酒器中端上来的。

年份波特酒在装瓶时非常年轻,很容易产生大量沉淀,为了能够保护波特酒十几年直到它成熟并进入适应期,酒瓶壁都非常厚且几乎为黑色。另一方面,清酒在每年春天在酒窖装瓶后都需要尽快发货,然后需在一年内饮用完毕。正因如此,清酒的背标上都印有装瓶日期。这是很有用的信息,除非这个日期是用日本年号法写的。我们现在似乎在第29年。

每次我们这些非日籍向日本人提出问题时,他们都会礼貌得聚在一起,在讨论出结果之前发出像小猫那样的声音轻声谈论。我们这些葡萄酒行业人士学到了一个新词,sakefication,代表着酿造清酒的过程。

我们知道了清酒的平均酒精度为16%。大部分葡萄酒的酒精度在13到14%,年份波特酒的酒精度在20%。由于一般的干型葡萄酒的残糖含量在每升2克以下,我们看到清酒每升30到40克的残糖含量之后都感到很惊讶,几乎和半干Vouvray一样,而年份波特酒的残糖含量为每升100克。很显然,波特酒是甜的,然而这26支清酒中的大部分都非常平衡,给人一种干型酒的印象。

除了一个葡萄酒评论家的幸福生活,我很难再找出年份波特酒和清酒之间的联系了。

值得推荐的年份波特:

Graham 1985

Warre 1985

Fonseca 1985

Taylor 1980

Dow 1980

Graham 1980

值得推荐的清酒:

Born Tokusen Junmai Daiginjo

Sohomare Kimoto Junmai Daiginjo

Dassai Beyond Junmai Daiginjo

Dassai Junmai Daiginjo 23 Centrifuge (pictured above)

Isojiman Junmai Daiginjo Spring Breeze 42

Masuizumi Kijoshu

Sohomare Kimoto Junmai Ginjo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Vintage Port and Sake>,发布于2017年4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上原遥
校对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