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拉菲 木桐 玛歌,为什么高大上的酒庄名字里都有Château?

在很多法国葡萄酒瓶,尤其是波尔多地区的葡萄酒瓶上,常常可以看到 Château (法语:城堡/古堡)这个前缀词,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巴洛克式的建筑,优雅的庄园,漫漫的历史和传奇故事…不经意间给这瓶葡萄酒增添了一丝神秘的逼格气息。

但幻想终归只是幻想,翻开最新版的权威波尔多酒庄名册——“Cocks et Féret”,你能找到大概7400个名叫“Château”的酒庄,要真的每家都有一座童话中的城堡,那大家熟悉的几个波尔多顶级产区,恐怕要变得城堡林立,葡萄园却无立足之地了。

玛歌酒庄Chateau Margaux的城堡

“Château”这个词尽管不是波尔多专利,但确实是非常有波尔多特色。在法国相关法律中,château只能用在描述土地上特别指定的地点或者地块合集(specified plot, or collection of plots, of land)。在葡萄酒领域中,Château与其本义已经分离。如果在勃艮第,比起城堡那的酒庄可能会更喜欢“领地”、Domaine这个词。

罗纳河谷超级名家Château Rayas的“城堡”,常常被描述为“摇摇欲坠”

一个酒庄在酒标上标注Château,通常只要满足拥有葡萄园和酿酒的建筑(包括酿酒设备和酒窖)就可以了。所以,那些拥有“Château”字样的酒庄可能与其他人共享厂房,完全没有自己的独立建筑,也可能只有最简陋的车库窝棚,还可能拥有玛歌那样宏大的经典城堡。所以究竟这“城堡”是真是假,网上查了才知道。

车库酒鼻祖名庄Château Valandraud瓦兰德鲁酒庄曾经就是一个车库

现在的Château Valandraud瓦兰德鲁酒庄也有了像样的“城堡”

而“Château”这个词开始吸引普罗大众,要比大多数人想像的要晚很多,在十九世纪下半叶,一些顶级酒庄的庄主开始在自己的酒庄上修建奢华的大型建筑,当然那个时代他们的主要目的可能是方便自己的居住和抬升酒庄的名望。

也有明明造了宏伟城堡却不叫Chateau的酒庄,比如帕图斯Petrus

在第一版1855梅多克(Medoc)分级和苏玳与巴萨克(Sauternes & Barsac)酒庄分级中,整个梅多克,格拉夫,以及苏玳的79家名庄翘楚,实际上只有5家给自己标注了“Château”(还不是现在大家说的五大名庄哦)。

Château Lafite拉菲酒庄的城堡

至于人们对“Château”的追求,乃至发展为“Château等于好酒”这一认知,可能一直到1924年才出现。当时,木桐酒庄的一代传奇,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Philippe de Rothschild)改变了持续超过500年的游戏规则,把“独立庄瓶”和城堡结合在了一起。

1924年的木桐酒标,和时年22岁的男爵

1924年的木桐酒标,和时年22岁的男爵

在那时,酒庄主要销售桶装葡萄酒;中间商则负责采购,运输以及最终装瓶等多个环节。很多时候酒商甚至把手中不同酒庄的作品,甚至不同产区的酒液混在一起销售,让客户只知酒商而不知酒庄……这样一来,酒庄辛辛苦苦酿出的作品,最终可能因为酒商的手脚导致品质下降,而且酒庄无法从这样的葡萄酒销售中积累品牌的声誉。

Chateau Mouton木桐酒庄的城堡

当时刚刚22岁,执掌木桐超过2年的罗斯柴尔德男爵意识到酒庄的被动的局面,为了保证质量,在酒庄里引进全套装瓶设备,聘请才华横溢的插画师Jean Carlu为酒庄设计酒标(当时Jean Carlu也只有24岁),并且在每一瓶酒上自豪地标注“城堡内装瓶”(mis en bouteille au château),印上他的亲笔签名。

这种酒庄装瓶的举措既控制了葡萄酒的品质,又能通过酒标让酒庄展示自己,与其他的中间商装瓶酒区分了开来。很快,波尔多最优秀而且最善于变通的酒庄也开始陆续效法木桐的商业做法。而在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手中品质突飞猛进的木桐,以及其他纷纷响应的列级名庄,也让城堡的光辉形象长时间的伫立在市场之上。

如今快100年过去了,单凭 Château 这个前缀,早已不能断定一款酒的好坏。合作社类型的量产型葡萄酒,也可以通过租用土地和场地的方式生产廉价的城堡装瓶酒。不少勃艮第名家生产的“所有者装瓶”(Mis en bouteille a la propriete)葡萄酒仍然保持着不逊色于波尔多名家的价格,而被人说品质通常很低的个人装瓶(mis en bouteille par )也有很多精英酿酒师投入其中。

随着工艺的进步,如今酿出好酒早已不再受限于装瓶的工艺或是酒庄的外观。真正决定的,依旧是葡萄园的独特风土,和耕耘者的努力。或者,用菲利普·罗斯柴尔德男爵的那句名言更为贴切:

“酿伟大的酒?不难,难的是前三百年。”

“Élaborer du grand vin ? Facile. Seules les trois cents premières années sont dures.”

年轻的菲利普男爵,很帅!

更多关于木桐的传奇故事,欢迎参加我们2017年12月10日举办的顶级名庄大师班:波尔多一级名庄木桐首席酿酒师解码波亚克的杰出风土。

作为2017年风土大会的重要环节,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木桐酒庄总经理兼首席酿酒师菲利普·达路安先生(Philippe Dhalluin)亲临上海,通过风土大课的专题主旨演讲和一场盛大的木桐品鉴大师班,深入辨析探讨波尔多风土最杰出的波亚克村(Pauillac)的各个层面,分享他连续14载酿造木桐及旗下顶尖佳酿的深厚经验和风土见解。

 

了解活动详情与报名,请点击下方图片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