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杰西斯·罗宾逊:仙粉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一种酿酒用葡萄的名字可以具有政治性吗? 从我最近参加的一个由Edi Maletič和Ivan Pejič教授组织的叫做“我是Tribidrag“的会议来看,非常有可能。这个会议的名字着实具有挑衅意味。

占据了一整天的品酒会和演讲举行在克罗地亚的Split度假区,随着会议的进行,这个度假区的名字也越来越耐人寻味。

来自美国的Emerita Carole Meredith教授的扣人心弦的故事让会议有了一个愉快的开始。她讲述了她曾如何尝试找出这个葡萄品种的欧洲起源,毕竟仙粉黛席卷了加州葡萄酒产业超过一百年,一直到1992年赤霞珠成了新一代王者。这个品种在美国被称为仙粉黛,可以酿造带有香料风味,强劲并且拥有陈年潜力的红葡萄酒。

Emerita Carole Meredith教授与加州仙粉黛之王Joel Peterson(左)和Ridge酒庄的David Gates(右)

几十年来,历史学家和栽培者们对于仙粉黛起源的猜测越来越大胆,直到被证明它实际是由长岛一位葡萄苗圃工作人员,从哈布斯堡王朝时期的维也纳所种的大量葡萄藤中选中并带回美国的。但这个理论依旧有很多未知的空隙等待填满。

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加州葡萄科学家Austin Goheen注意到了在仙粉黛和被意大利普利亚人叫做Primitivo的葡萄之间有着难以忽视的相似度。但到1996年,仙粉黛和Primitivo才被DNA技术证明它们其实是同一种葡萄。

这项证明其实并没有太大用处。但是普利亚人知道他们的Primitivo是外来的葡萄,极有可能从亚得里亚海的对岸过来的。Meredith早就怀疑真正的起源品种是Plavac Mali,克罗地亚南部最常见的红葡萄品种。作为全球顶尖的使用DNA技术的葡萄专家,她曾发现了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是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的后代。她一直用Plavac Mali的不同样本不停测试并且找到了多处相似点,但不足以证明100%相同。对此她非常不甘心。

但是她继续说道:“当我1997年12月10号收到Ivan Pejić的邮件时,那天成为了我的幸运日。”她一直都在寻找一位博识的在克罗地亚的联系人帮她一起寻找仙粉黛的起源,而萨格勒布大学(University of Zagreb)植物育种系的Pejič正好联系了她,因为当时克罗地亚还没有加入欧盟,而他需要一位帮他分析全国酿酒葡萄DNA的专家,两人一拍即合。

四年来,Pejič和他的同事Edi Maletič准备了从克罗地亚全国各地采集的成百上千的葡萄藤样本并送往Meredith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Davis)的实验室做分析。这是个漫长的过程,因为只有带着叶子的葡萄藤才能被分析。DNA鉴定显示许多葡萄藤都和仙粉黛尔有着紧密的基因联系但是并不相同。

但是2002年他们最终在Kaštel Novi的Split附近找到了完全和仙粉黛尔基因相同的8株葡萄藤。这8株葡萄藤的当地名叫Crljenak Kaštelanski或Kaštel的Crljenak。接下来两年中,他们又在两个不同的地区找到了16株基因相同的被当地人称为Pribidrag的葡萄藤。

一位经验丰富的克罗地亚葡萄品种学家曾为这场寻根活动提出过一个可能性,当地一个古老的品种,Tribidrag 。终于在2008年,他们使用了一个新技术分析了当地植物标本博物馆收藏的一枚百年以前的早已干枯的葡萄叶,并且得出了一个结论:Tribidrag, Pribidrag, Crljenak, Primitivo和仙粉黛都是同一葡萄品种。

一位历史学家曾被派遣去学习掌控了欧洲贸易多年的威尼斯商业档案。他在其中找到了一份记载着1488年从威尼斯寄往普利亚的一桶Tribidrag的文件,考虑到这个高贵品种的声誉,这桶酒很明显是寄给名门贵族的。

我们的会议刚好是发现仙粉黛起源的15周年,似乎在这15年中克罗地亚当地人也都渐渐了解了这件事。我们的出租车司机在并不知道我在葡萄酒行业工作的情况下,主动向我介绍Split地区是仙粉黛的出生地,而我们会议的一位成员穿了一件写了仙粉黛 “出生在Kaštela”的运动衫。

连来自萨格里布的副美国外交大使也来参加了我们的会议,跟克罗地亚人们开玩笑说,仙粉黛的故事就像一个欧洲穷小子为了美国梦而横穿大西洋最终获得了成功,并且“让两国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

但是这种葡萄的起源实在保密得太久了,商业上,即使只在克罗地亚国内都有好几个名字指代它。

令人疑惑的是,在欧盟对新植物的禁令起效之前,种着这种葡萄的近100公顷的田中,大部分的品种都被标示为Crljenak,但标着仙粉黛或者Primitivo的克罗地亚酒并不是无人问津。大多葡萄苗都由意大利进口。

靠近扎达尔的皇家(Kraljevski)葡萄园,面朝亚得里亚海,当中隔了几座小岛屿

从全球的使用数量来说,仙粉黛是这个品种最重要的名字。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强劲的普利亚红酒以Primitivo为名。在我们2012年的著作《酿酒葡萄》(Wine Grapes)里,调查这个品种的名字的使用量是所有酿酒用葡萄中最复杂的,但我自己也认为,Tribidrag作为这个品种最古老的名字应该被正式采用。

所以这个由Pelič和Maletič设计的会议名称“我是Tribidrag”,用意在于通过展示美国加州、意大利普利亚、克罗地亚,和其他一些由我和我的共同作者兼科学家Dr José Vouillamoz带来的由这种葡萄酿出的酒,让人们更加关注这种葡萄。

但是一切并不是那么像表面那么平静。我发现我脑海里一直跳出《睡美人》里的那个坏巫师,幻想着在每个品种演示结束时,五个黑山代表团的一人就会站起来宣称这种葡萄是来自于黑山,被称为Kratošija,而不是来自克罗地亚。遗憾的是我们没有为这场品酒会找到黑山的葡萄酒,尽管我们找到了一支不太活泼的阿尔巴尼亚葡萄酒,但不管怎么说,这种葡萄还是起源于政治大乱炖——巴尔干半岛。

Meredith在她55岁生日的时候放弃了她在大学的科学家职位,而专心投身于她在纳帕谷的葡萄园。在那里她把自己种的仙粉黛叫做Tribidrag,因为她认为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这种葡萄真正的起源地。从这种葡萄在克罗地亚当地的近亲来看,它的起源地很有可能在亚得里亚海岸边的某处,因为内陆地区的温度对它来说太低了。

它的起源地有那么重要吗?从市场的角度考虑,答案是肯定的。

推荐酒款

美国

Carlisle, Montafi Ranch Zinfandel 2013, Russian River Valley
Frog’s Leap Zinfandel 2013, Napa Valley
Ravenswood, Old Hill Zinfandel 2008 and 2013, Sonoma Valley
Ridge, Lytton Springs 2014, Dry Creek Valley
Turley, Judge Bell Vineyard Zinfandel 2013, Amador

意大利

Felline, Cuvee Anniversario Riserva 2010, Primitivo di Manduria

克罗地亚

Stina Crljenak 2012, Brač
Zlatan Crljenak 2011, Makarska

澳大利亚

Cape Mentelle Zinfandel 2015 Margaret River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The Politics of Zin >,发布于2017年6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上原遥
校对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