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怎样做,才留得住一起喝酒的女孩?”

有一个长年努力摆脱单身,却一直不成功的朋友,是什么体验?

昨晚我正准备下班,朋友老猫突然发来信息。

“晚上和我吃饭。有事。”

我毫不意外。与他相知相识多年,这不由分说的邀约和木然的态度,八成老猫又遭受到暴击了。

有些人天生不是恋爱的能手,这可能是自母胎带来的人设。老猫经年累月地尝试,然后经年累月地受挫。失败了约朋友借酒浇愁,过把月重新振作投入战场。重复不断地循环,那种百折不挠的勇气令人叹服。

果不其然,一落座他就长吁短叹,就着一打啤酒开始了他的表演。他说最近遇到了喜欢的人,聊得非常投契,热火朝天,还开展了一场浪漫动人的约会,然后就戛然而止,没有然后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老猫说他们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觥筹交错间他不经意窥见到对方的身影,一见倾心,趁着酒劲上前搭话,一来二去聊得很是愉快,感觉到高度的默契及顺畅的情感流动,前几晚又约了吃饭。

“她拥有最耐看的侧脸,手指捏着酒杯轻倚在窗边。说话时不易察觉地眉头一挑,眼神晶亮,嘴角带着一抹礼貌又疏离的微笑,就这样静静的瞅着你。若那是一个可以被捕捉或定格的瞬间,堪称完美。”

老猫应该是言情剧看多了,男孩子家家的给我说出这么一段酥麻入骨的形容来。他说他看到人家养了一只蓝白英短,便靠着网上取之不尽的猫咪梗,足足扯着对方聊了三天;知道人家喜欢旅游,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他赶忙把自己年轻时做驴友背包客的经历抖出来应和;了解人家是资深的葡萄酒爱好者,他将整个城市的餐厅及酒吧都研究了半个透彻,挑选出环境最优雅、出品最好、酒单最长的一家,然后小心翼翼地提出约会邀请。

对方欣然赴约。

老猫说他很不解,那明明是他经历过最浪漫的约会。俩人相对而坐,悠扬而浪漫的钢琴声,足够昏暗的灯光环境,桌子中间摆放着烛台,摇曳的烛光在俩人的脸上各自映出柔和的光辉。

那晚上他打扮得还算讲究,衬衫烫得板直,西装合身贴服。而她把头发挽起,随意散落几缕发丝在耳朵旁轻微飘动,脸上留下朦胧摇曳的光影,摇曳得像极了老猫那晚的心;淡妆化得恰到好处,把精致的五官衬托得亮丽了三分,眼波流转,直直拽着老猫那整晚都挪不开的视线。

“是不是你们聊不来,或者你说话踩雷了?”我嗑着瓜子,也表示不解。

“我们非常聊得来。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天文地理到粥粉面饭……”

“是不是菜点得不好?你对黑暗料理的执念是广为人知的。”

“我看着app上的推荐点的菜,卖相又好,味道又佳。”

老猫像极了J.K.罗琳笔下喝了迷药的罗恩韦斯莱,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上方的空气,眼神又忧伤又迷离。

一会儿,他又呢喃着说。

“我们还开了一款很好的酒呢。”

我的注意力被勾了起来,“很好的酒?你挑的?”

他回过神来,拿起啤酒瓶仰天咕咚咕咚喝了个尽,然后抹抹嘴。

“我挑的。我看她酒单翻了许久,蹙着眉头挺认真严肃的样子,想着可能她选不出来,我就慷慨出马帮她解决问题。免得被她发现我不懂,所以我翻了下你公司的公众号。你们最近不是写过一篇那酒庄推出新酒标的文么,我记着了,酒单第一页就有。我就点了那一款。”

“你点了瓶木桐?”

“2005年的。”

“你点了瓶05年份的木桐??”

“嗯,两瓶。”

“你点了两瓶05年份的木桐????”

“是。”

“可还是出了问题。”老猫接着又幽幽一句。

我整晚的不解在此时达到了高峰,在同理心的协助下,情绪切换到困惑及不满。

“木桐能出什么问题?难道酒坏了?坏了关你什么事?哦没坏。那是嫌弃你太有钱太阔绰?认定你是情场老手?什么眼神。她是勃艮第迷?勃艮第迷还不至于如此不讲理,肯定是意大利迷。”

他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又喝光了一瓶啤酒。

老猫觉得,那晚肯定是酒的问题,因为点酒之前,一切都还好好的。

我也很不解,研究了半天无果,只能往有缘无分的角度出发安慰我的老朋友,同时为波尔多顶级名庄木桐暗暗抱打不平。说多几句悲从中来,我也举起了杯子,一整晚两个人闷头喝,长吁短叹。

酒过三巡。

喝光两打啤酒后,老猫长叹了一口气。

“明明如此美好的夜晚……一定是被酒毁了。侍酒师端瓶子上来后,她神色就变了。看看酒又看看我,半天说不出话,很受震动的样子。我以为她吓到了,笑笑说这有什么,顶级五大名庄也可以偶尔喝喝。也不算贵,所以一口气点了俩……”

“不贵?兄弟你如今的大方慷慨让我刮目相看。以后多和我吃饭,别浪费精力在自己不擅长的地方。”

他已经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了,似进入无人境。

“后来她越发不对劲,喝了一杯不到就说不舒服匆匆走了,还坚决不让我送她回家。我搞不懂情况,自己闷闷地喝光了开的那瓶。莫名其妙。”

我也低头不语。

“世界变了样。我不想再看到这款酒了。反正我也不爱喝,这剩下的一瓶,送你。别和我客气。”

老猫说罢,咻一下从包里抽出一瓶酒,伫在我面前,然后裹紧大衣,在寒风中萧然离去。

我看着他忧伤落寞又带着一丝坚毅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心口挂着一个勇字的老猫,拥有钢铁般坚韧的脱单意志,这次怀着越发高涨的希望去争取,结果还是受伤了。权当被耍了吧,这么想会舒服一些吧。

“早日站起来,兄弟。”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街角,我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

我拍案而起,朝着远处的老猫奋勇直追,身后店老板也拍案而起朝我奋勇直追。追上后我一把拽过他衣领,气喘吁吁,咬牙切齿,目露凶光。

“木桐??你连Mouton Cadet和Mouton Rothschild都分不清楚??还说什么,五大名庄偶尔喝喝?!还点了俩?!有你这样胡乱装逼的嘛?有你这样不懂装逼的嘛?浪费我整晚时间!谁在拽我腿……哦老板,他买单!反正也不贵!”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