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次获得RP满分之前,这座波尔多列级名庄差点放弃生物动力法

在人类发展出化肥和农药之前,所有的农业耕作方法都是现在所称的有机种植法。然而有人并不满足于此。 

二十世纪初,奥地利学者鲁道夫·施坦纳(Rudolf Steiner)创立了人智学(Anthroposophy),研究人的智慧、人类以及宇宙万物之间的关系。

Rudolf Steiner (1861-1925)

人智学的影响非常深远,其中之一是以其为理论基础创立的华德福教育体系(Woldorf Education),侧重幼儿与初级教育阶段动手能力、想象力、艺术创造、批判性思维和人际交往能力。另外一个则是在农业方面,施坦纳提出了生物动力种植法。强调宇宙中月亮与星象对于植物生长的影响,自然中多种植物、动物、昆虫的和谐相处,以及使用特殊处理的粪肥和基于花草的农用药物。

生物动力法引起了很多的争议,一方面很多人质疑它的神秘色彩近乎迷信,另一方面又有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大胆尝试。

在波尔多,庞特卡内酒庄(Château Pontet Canet)就是这一理念的践行者。

在1855年的波尔多梅多克列级中,庞特卡内酒庄名列五级庄,但现在它却被认为是超二级水准


艰难的开始

庞特卡内酒庄在波尔多这个传统深厚的地区是一个异类。他们在列级名庄中最早采用生物动力法,最早使用马匹代替拖拉机进行田间耕作,也最早在酒的陈年过程中使用蛋形水泥罐和陶罐代替一部分橡木桶。

庞特卡内酒庄在1855年波尔多左岸的评级中名列第五级,然而近十年来它的质量越来越高,有些年份不次于一级庄,同时价格也随之上涨,足以媲美很多二级庄,因此被称为“超二级酒庄”。

酒庄在质量上和商业上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酿酒师让-米歇尔·高木(Jean-Michel Comme)。

让-米歇尔·高木于1989年来到庞特卡内酒庄工作。1994年,庄主阿尔弗莱·太师龙(Alfred Tesseron)从父亲手中接班,开始负责酒庄的管理,同时还负责家族在干邑地区的生产。

酿酒师让-米歇尔·高木(Jean-Michel Comme)


“那个时候在波尔多,酒庄使用大量的农药和除草剂,虽然对病虫害的防治起到了作用,但是对土壤的污染也很严重。我跟庄主都觉得,这样下去是不对的,应该做出改变。于是,我们逐步减少了农药的用量,并且不再使用除草剂。”让-米歇尔·高木说。

除了在庞特卡内酒庄工作,高木和他的妻子在波尔多右岸有个小酒庄。第一次听说“生物动力法”这种耕作方式之后,他们并不感兴趣,觉得那是瞎胡闹。

庞特卡内酒庄使用的陶罐


但是后来,了解到生物动力法给一些酒庄带来的神奇效果之后,他们决定在自己的酒庄里试一试。那个时候,生物动力法的名声并不好,被很多人视为“巫术”。好在他们的小酒庄并没有名气,也没用吸引注意力,否则冷嘲热讽在所难逃。

因为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参考,他们只能自学。土法上马实施几年之后,葡萄园里初见成效,高木开始对生物动力法越来越有信心。他决定说服阿尔弗莱·太师龙允许他在庞特卡内酒庄实施。

老庄主太师龙和他的爱马

太师龙一直认为庞特卡内酒庄的地理位置非常好,紧挨着一级名庄木桐(与拉菲齐名,也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拥有),一定可以酿出更好的酒,同时他非常信任高木的专业水平,便让高木选择一个地块先尝试一年。

那是在2004年,尝试的效果非常不错,因此太师龙决定在2005年让高木在整个葡萄园里使用生物动力法耕作。

很多波尔多酒庄的人听说之后,先是大摇其头,然后嗤之以鼻,说,这种标新立异的事情,在别的地方玩玩也就算了,但在波尔多,空气这么潮湿,如果不用农药,病虫害非把整个葡萄园都毁了不可!

 

曲折的历程

高木带着酒庄员工使用牛角和牛粪制作“500配方”为葡萄园施肥,使用石英粉末和牛角制作“501配方”喷洒在葡萄叶上增强葡萄吸收阳光的能量。一开始,酒庄员工也有很多质疑,但是高木毫不在乎。慢慢地,酒庄员工习惯了这样的工作方式,也看到了葡萄园里的细微差异,比如垄与垄之间的野草野花增加了,各种昆虫变多了,葡萄的生命力似乎也更旺盛了。

制备生物动力法501配方

2005年是波尔多的伟大年份之一,天气干燥炎热,病虫害防治的工作量并不大。庞特卡内酒庄顺利度过了全面实施生物动力法的第一年。

2006年的夏天同样炎热干燥,适合葡萄的生长。然而在9月份,就在波尔多左岸的酒庄准备采收的时候,雨开始下个不停。这个时候,病虫害已经不是威胁,可怕的是葡萄会烂在地里。幸运的是,雨终于停了,葡萄收进来之后,庞特卡内酒庄进行了严格的筛选工作,把发霉和烂了的葡萄扔掉,只留下最好的入罐发酵。这一年的葡萄酒,同样出色。

就在貌似一切进展顺利,酒庄即将迎来实施生物动力法第三个年头,并将获得认证的时候,2007年的天气状况给所有人,尤其是高木,浇了一头冷水。

从葡萄发芽开始,阴雨连绵,又湿又冷。葡萄叶子上开始长霉菌,并且大片蔓延。

庄主太师龙坐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如果不打农药,今年就要颗粒无收了!甚至葡萄园都要保不住了!”

迫于现实的压力,高木只好妥协,在葡萄园里喷洒农药。酒庄也因此失去了当年拿到生物动力法认证的资格。

一直对生物动力法持怀疑态度的人继续冷嘲热讽:我早说了吧,在我们波尔多这个地方,每一年的天气太多变,新玩意儿根本行不通!这下吸取教训了吧?

太师龙和高木的确吸取了教训,“生物动力法重在疾病的预防,等到疾病出现并扩散,其实已经晚了。我们那时候经验不足,有了2007年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后来遇到2011、2012、2013三个潮湿的年份都平稳度过了。”

 

意外的结果

2008年,他们决定从头开始,而不是放弃。

生物动力法认为,植物的生命力来源于土地、水、阳光与空气。这四者之中,对于波尔多酒庄来说只有土地是可以人为干涉的(因为波尔多不允许浇水)。生物动力法的创始人鲁道夫·施坦纳(Rudolf Steiner)在他的著作中,给出了增强土壤活力的办法:在秋天将牛粪塞到牛角之中,月圆之夜埋到地里,来年春天取出撒到田里。

“很多人觉得这只是个噱头,但是我相信它能带来不一样的效果,虽然目前的科学方法解释不清楚。如果对生物动力法半信半疑,又怎么可能实施成功呢?”高木说。

在葡萄的疾病防治方面,生物动力法主张尽量少用化学农药,而是用“草药泡茶”的方法,将各种植物晒干之后用开水浸泡,然后再把泡过的水喷洒到葡萄叶上。为此,庞特卡内酒庄的花园里,种满了各种防治病虫害用的花花草草,例如欧蓍草、洋甘菊、荨麻、蒲公英等。

 “生物动力法的本质在于增强葡萄树本身的‘体质’,使它们能够抵抗疾病,而不只是将疾病细菌杀死。因为疾病细菌在空气中无处不在,所以是永远不能清除的。大量使用农药除了会造成土壤的污染,降低土壤的活力,还会使葡萄藤减少生命力。”高木说。

为了避免机械作业将土壤压得过硬而不利于葡萄根系的生长,庞特卡内酒庄还养了八匹马,用于一半葡萄园的耕作。“我们最近在翻修马厩,将来会有十五六匹马在酒庄工作。”庄主的女儿朱丝汀娜·太师龙(Justine Tesseron)说。

“对于我们来说,99.9%的功夫用在葡萄园的种植上,而在酿造中尽量减少人工干预。”庞特卡内酒庄在葡萄坐果之后,不修剪枝叶,也不做疏果(Green harvesting,很多酒庄为了降低产量提高葡萄风味浓郁度而将很多串未成熟的葡萄剪掉的做法)。然而葡萄产量天然的低而且味道浓郁,一般每公顷产葡萄汁3-3.5千升。他们近年来的酒既温柔又有力量,浓郁而清新,纯净而自然,喝过之后令人难忘。

庞特卡内酒庄的城堡

2010年,酒庄通过了生物动力法认证。另外,2010年以及2009年的庞特卡内葡萄酒,连续被美国著名的酒评家罗伯特帕克评为满分100分。

整个波尔多都对庞特卡内酒庄刮目相看了,全球葡萄酒行业也把庞特卡内看作一颗明星。

更有趣的是,越来越多的列级名庄开始实施生物动力法,其中包括一级庄拉图(Château Latour),二级庄杜霍维文(Château Dufort-Vivens),名列三级庄但是质量和价格远超二级庄的宝玛(Château Palmer)。

甚至有人预言,十年之后,波尔多列级名庄都会走上生物动力法之路。再也不会有人说“这在我们波尔多行不通”了。

文 | 苗子
编辑 | 朱思维
最初发表于《乐活》杂志2017年9月刊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饭醉团长(ID:Bob-Miao)
在原文基础上有所修改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