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怎样做,才能让一起喝酒的女孩子不生气?”

1

我是老猫。

多得我那相交多年的老朋友,前些日子由于我把Mouton Cadet当成Mouton Rothschild而被约会的女孩子撇下在餐厅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行,我也就不再赘述了。

不过我必须说明一下,事情并没有我朋友说得那样夸张。各位都是有思考能力的人,不要被她的眉飞色舞添油加醋所带偏。整件事,只有最后一句话是贴题的:对方的确对我有点意思。

昨天她打电话来致歉,并解释了饭桌上突然离席的原因。那晚她收到室友的信息,说她的猫中午被家里的保洁阿姨不慎拽到尾巴,然后一下午病恹恹趴窝里,直到晚上也一动不动,不吃不喝。她急得跳脚,慌忙冲回家抱猫去看宠物医生,所以才贸然离开。

我就说我的判断没有错。虽然葡萄酒的插曲让我略显尴尬,但总体而言还不失一个愉快顺利的晚上。电话里她的声音轻柔而带着歉意,三言两语便化解了我这些天的愁绪,一切豁然开朗。

特意致电向我解释,她怎会对我毫无感觉,无动于衷?

试问有谁,会单纯因为发展对象分不清Mouton Cadet和Mouton Rothschild,直接对其判处死刑?

不用回答我,以上不是疑问句。

2

我的确对他抱有一定的好感。

他谈吐温文尔雅,态度彬彬有礼,一举一动颇有绅士风度。虽然那晚他挑酒时,发生了令我蒙圈的“意外”,但凭一直以来他的体贴细心,加之饭桌上他对待服务生温和有礼的谦和态度,那误会我完全可以一笑置之。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喝葡萄酒、对葡萄酒不怎了解、甚至不知道木桐是什么的,大有人在。勉强……还是可以理解的。

“关于那件事,朋友们都肆无忌惮地笑我。不过再如何尴尬,也比不上那晚看着你落荒而逃的感觉来得难过,嫌弃成这样?真失落。哈哈。”

他自我揶揄的语气中略带一丝尴尬,让我忍俊不禁,赶忙又表示抱歉,并安慰了几句。

别傻了。有谁会因为发展对象分不清Mouton Cadet和Chateau Mouton而勃然大怒拂袖而去的?

反正不会是我。

 

一来二去他还是有点不适,为了弥补这失礼的行为,我主动开口了。

“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饭喝一杯,别太在意那晚啦。”

“真巧,机会来了。下下周三我生日。”

“行。这次我带酒。”

“你是在帮我的忙吗,哈哈。一言为定。”

3

白驹过隙,时日飞快,他旅了一趟游,她出了一周差,转眼就到了两人约好的日子。

老猫预定了江边餐厅户外花园的位子。她来得很准时。当晚天气很好,气温稍微回暖,微风习习,月明星稀;路边街灯的光影透过梧桐树斑驳落在地面,把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脚步踏着细碎的落叶飒飒作响,让人又明快又心安。

一颗不安跳动想要恋爱的心,深秋时节最难将息。

“我现在能分辨木桐和木桐嘉棣了,”老猫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脖子,开口说道,“看了会儿书,能辨认波尔多好几个产区和村庄,下次喝酒就不会闹笑话了。”

她侧头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老猫看着那副他认为最完美的侧脸,无法挪开眼神。随着她眼波流转,颤动的睫毛像晶莹透薄的蝴蝶羽翼,昏黄灯光映衬下飘逸地抖动,在她的脸上漏下星星点点的光芒。

“往后,你能教我么?喝葡萄酒的那些事儿。”

灯光在她眼里映出的,全是安然与温柔。对望良久后,她没有作答,转身从礼品袋里拿出一瓶用丝带绑了蝴蝶结的酒,递给老猫。

“送你。生日快乐。”

“Jacques Selosse,我最爱的香槟,没有之一。”

她顿了一顿,双颊泛起粉红色的波澜。“这瓶酒……我一直在等,等一个美好的时机,和合适的人一起分享。”

他握着流线型的瓶颈,触感冰凉温润。

“做我女朋友吧。往后,你教我喝酒,我陪你喝酒。这瓶酒如果开了,就当你答应了。”说罢他自己也忍不住笑,并开始动手撕开瓶封。

“我去要两支杯子。”她红着脸轻笑出声,站起身穿过花园,踏上走道拐了个弯,走进餐厅。

他凝视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感恩与快乐满得溢出胸腔。

自己喜欢的人碰巧也喜欢自己这件事,是多么可遇不可求啊。

“合适的人,合适的时机……终于等到了。”她心里一边这样想,微笑一边在嘴角荡漾起弧度。

她左手轻捏着两支杯子,回头与侍应道了句谢,缓缓步出门外,朝花园走去。

一拐弯,突如其来“噗”一声巨响,然后有什么东西几乎擦着她的脸颊飞速掠过,差点击中她的右眼。她吓得紧闭双眼尖叫着往反方向一躲,跄踉两步差点摔倒。几乎是同时,前方传来断断续续的高声怪叫,仿佛野兽发狂的嘶吼夹杂着受伤的惨叫。她不禁大骇,肾上腺素瞬间飙升,血液一下子回流全聚集在双腿,动也不能动。

两秒后她终于定神,然后睁眼一看。

桌子旁站着手舞足蹈的老猫,吹着口哨欢呼高叫,他右手紧握经过剧烈摇晃的酒瓶,45度朝向天空,白色的泡沫随着酒液从瓶口喷薄而出,如同他内心的喜悦一般持续爆发,涌落到地面,绽放出一朵朵晶莹而柔软的白莲花。

她仿佛被钉在原地。

老猫瞥见她的身影,然后捧着自己那颗喜悦澎湃的内心,持着急速的呼吸,快步上前。

“女朋友,喝一杯吗?”

“女朋友?”她气若柔丝。

他笑逐颜开,伸手欲拿过她的杯子。

下一秒,“啪”的一记重重的耳光,扇得他猝不及防。

“女朋友?你特么知道这支酒多少钱吗?我珍藏许久都舍不得开,你特么给我当花洒浇草坪?!(啪!)我祝你生日快乐!(啪!)”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