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平安夜这天,他终于收到一瓶爱侣园

1

我有一个朋友,叫李大猫。

李大猫今天本来非常不开心。因为长这么大,他从没试过独自过圣诞节。他觉得自己很惨。

当然了,以上修辞手法是夸张了点,他意思是自懂事以来圣诞节就没落单过。据说在小学六年级,他就和最要好的同学们手拉手搞home party庆祝圣诞节,一群人关上灯摸黑在家里玩捉迷藏,然后围着蜡烛讲鬼故事。

 

12岁开始至今,每一个圣诞节李大猫都过得精彩纷呈。

可是今年,情况大不一样了。这几天,单身的李大猫在各大群里发出饭局邀请、酒局邀请,甚至桌球篮球保龄球局邀请,全部无人应和。他觉得又神奇又不解,还略带点不爽。

喂,这些年度重大日子,朋友们男的忙着买花买礼物订餐厅,女的忙着化妆换衣收花收礼物,连李大猫的爸妈都计划结伴去电影院追忆文工团的似水年华,谁有空和单身汪聊家常喝闷酒呢。

2

扯远了。我想说,李大猫本来非常不开心,但今天下午的一个匿名快递,就把笼罩他整个人的阴霾一扫而空。

他收到了一瓶酒,打开后发现,是一支爱侣园Les Amoureuses,令他惊喜莫名,怪叫连连。

他和我说,那是他收到过最有意义和品味的“圣诞礼物”,尽管我多次对于他把这份快递定义为“礼物”发出质疑的声音。

李大猫说,这支酒老稀罕了,而且超级难买。这么有品味的礼物,最可能是他大学暗恋多年的师姐所送,因为半个月前在巅峰酒展上他俩恰巧碰到,她对大猫提起过她很喜欢这家酒庄。

“她是骨灰级的葡萄酒爱好者,算是半个玩家了,尤其热爱勃艮第。一定是她送的无疑。啊,我大学时期的女神,校辩论队队长,也是学院和学校各大晚会的主持人,追悔莫及啊当年居然没告白……”

“好棒!她知道你家地址吗?”我好奇地问。

电话传来一片沉寂。

“现在想来,也像是我公司楼上健身房的美女教练。她就住我小区隔壁栋,有一回周末出门我还撞见过她。她知道我门牌号也不出奇……”

“好棒!你和人家很熟吗?”我好奇地问。

电话又传来一片沉寂。

无论如何,李大猫觉得,那的确是一瓶意义、品味、价值均堪称非凡的好酒,作为圣诞礼物也是无比费心了,自己铁定要走桃花运咯。

虽然他不知道谁破费送了份礼物给自己,但志得意满的他表示,心意在此先领了,仰慕者稍后再认。反正认与不认,暗恋他的都在那儿,不来也不去。

接着,李大猫非常克制地发了个朋友圈,点赞回复的人寥寥无几。

“八成是你自己买给自己的,编得自己都相信了吧?”大学睡他上铺的兄弟持续不断地调侃他。

李大猫看罢笑了笑,也不介意。他觉得送礼者很快会出现,谜底很快会揭晓,不久自己就会加入无视单身汪的行列了。说不定我还是领头羊呢,李大猫这样想着,遭受了多年的忽视鄙视与歧视,抓到机会就得报复社会嘛。

3

是日夜晚十一时许,我们一群朋友齐聚李大猫家,对酒当歌,把酒言欢。

李大猫把这支酒发到了群里,并扬言今晚开喝,成功召集了一批不用应酬另一半的兄弟姐妹。他把Les Amoureuses及他家压箱底的好酒都给开开了,让大家喝了个爽。

酒局上,不知道这瓶酒来历的人,一直好奇李大猫为何一反常态如此慷慨,而知道这瓶酒来历的人,例如我,则一直在好奇着故事的后续。

酒过三巡。

“我还是不解。这瓶酒你怎么不留着和追求者一块喝?”我按捺不住好奇,终于问出了口。

李大猫斜眼给了我一个复杂又无奈的眼神。

“你真的想知道吗?”

我,以及其他的兄弟姐妹,放下酒杯,沉重地点了点头。

“这瓶酒的寄件人……是我妈。”

席间沉默如冰,空气仿佛凝结,连一根针掉下地可能都有巨大回响。

“我妈打开了我iPad上的购物app,然后大发慈心,清空了我的购物车。”

我们继续愣住。听过另一半替自己清购物车的,愣是没听过亲妈的版本。

“就是说,阿姨把你购物车里的东西,全给你买了?”

“对了一半。”李大猫嗟叹了一声,放下酒杯。“她把我购物车里的东西全买了……用我的钱。她说她不懂添加银行卡,怕订单过期,就乱猜支付密码,岂知一猜就中了。是我生日。”

隔了三秒,所有人都笑了。

这的确是亲妈无疑了。

“但是,你购物车里怎么会有爱侣园?”

“酒展那会儿喝嗨了,想着买来送师姐嘛。后来酒醒就不了了之了,谁想到亲妈会去清理购物车?”李大猫的语气,平静得可以用生无可恋来形容。

这个梗,我可以笑他半年。

“很符合你的人设——就是变着花样要人陪喝酒,矫情。”有人一针见血总结道。

“差不多得了,”喝多几杯后的李大猫,看上去已经跟没事人一样了,既开朗又豁达。“我妈送我圣诞礼物,我满足。谁给钱这事儿还重要吗?”

我们哈哈大笑,为他手工点赞。

接着,李大猫喝光了杯中酒,然后大手一挥,划破空气。

“再说了。大过节儿的,不捣腾出一点幺蛾子,单身狗何来存在感?平安夜快乐!”

文 | Alexxx
编辑 | 王鑫
© 知味葡萄酒杂志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