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香槟失宠?

过去很多年,在葡萄酒世界中,香槟都是最适宜,也最不会出错的社交用酒。消费者们都认为,只有香槟是能够被各类庆典以及晚宴派对所接受的社交宠儿。

但一切都不同了。很大一部分积极的葡萄酒买家都把Prosecco当作首选而不是备用酒,即使Prosecco的酿造过程比香槟或任何在瓶中二次发酵的起泡酒都要更工业化。我必须承认Prosecco和我并不是那么合得来。很多Prosecco对我来说都太甜了,而且无解的是,通常我喝个几口Prosecco就会头疼。但我女儿非常喜欢Prosecco,很明显对这种酒的喜好与基因无关。

葡萄酒的世界很少被假新闻影响。但是1月时当我读到Prosecco生产方在用他们的种植面积达35000英亩,相当于整个意大利东北部的葡萄园向联合国申请世界遗产时,我着实认为这是个假新闻。在2009年时,这个面积几乎是一夜翻倍了,因为精明的生产方们重新为他们所用的葡萄起名叫做Glera,并且为Prosecco注册了GI地理标示保护。但这并没有阻止澳大利亚人使用这个P开头的词,因为这种葡萄酒非常受欢迎。

今年3月,来自香槟的生产方在伦敦艺术大学国王十字区附近的一个像洞穴一样的大厅里向英国葡萄酒商推出了他们的酒。我找到机会采访了香槟地区葡萄酒行会,一个代表着当地栽培者和品牌的行会的会长Vincent Perrin并问了一些关于最近比较低迷的香槟销售量的问题。两个最大的市场,法国和英国,都正在缩水,但他觉得要勇于面对。他说他对英国市场的缩水并不意外,作为脱欧后英镑贬值的后果,但这意味着去英国的游客会是购买香槟的主力。他说比起无年份干型香槟来说,桃红和有比较时髦装瓶的prestige cuvées都有不错的销售成绩,我认为他的说法可能稍稍有一些夸张的成分,但也并不奇怪。

Andrew Hawes,进口Bollinger的酒商老板以及英国香槟代理商协会的主席,也认为其实这并不是坏事。他称这是个好消息,证明在英国超市里的打折香槟会变得非常少。他指出在2007全球香槟销售到达了顶峰,并且说,“我只是有点惊讶在2008年的经济危机之后市场没有以我预期的速度回归正轨。”

图左为Andrew Hawes,右为Vincent Perrin

的确,大多法国和英国超市自有酒标的可怕香槟是对于香槟形象的最大威胁,影响远超于法国香槟酒行业委员会(CIVC)与澳大利亚一位以“Champagne Jayne”之名进行宣传的葡萄酒作家Rachel Jayne Powell的诉讼。

有趣的是,当我和Vincent Perrin、Andrew Hawes一起讨论关于香槟的价值时,没有人提到P或C开头的单词。当我提到“竞争”方面的问题,考虑到Cava, Prosecco 和意大利小有成就的瓶中发酵起泡酒例如Franciacorta和Trento DOC时,那位代表着香槟地区栽培者的女士轻声笑了一下,作为一家小农香槟,他们的销量在2009年达到巅峰,超过总销售量的25%,现在落回了20%。Vincent Perrin解释道,香槟销售量在西班牙和意大利都在持续上升。Andrew Hawes则表示,在这些类型酒款的销售增长表明,英国人的饮用爱好从静态酒换到了更活泼的起泡酒,“基数的增大是件好事。”

我还提到同样在起泡酒竞争中的还有不可忽视的英国起泡酒,它的质量是毋庸质疑的,还有非常友好的价格。回应我的只有一阵笑声。当我问道Vincent Perrin他喝非香槟起泡酒的频率的时候,他的回答是:“我在日本喝过一瓶。”

他称为了维持业内领先地位获得尊重,人们应该对CIVC的大量研究更加关心。在一个最近的品酒会上,我有幸听了CIVC的科学家们的一些带有创新的“圆桌”会谈,但这些会谈并不是那么完美。我参加了一场关于香槟生产过程中氧化作用的出色演讲,由年轻但很有能力的研究学者Delphine Goffette作为主讲人,她也解释了在熟成过程中皇冠形瓶塞的浸透性如何影响香槟的风格。当香槟专售商The Finest Bubble的Nick Baker问Goffette是否可以在他的网站上展出一两张她的演示稿时,他得到的回答是“我们从不提供我们的文件和演示稿。”

我知道我对于这些讽刺性的评论都比较尖锐,而我这么做纯粹是因为香槟是起泡酒族谱上毋庸置疑的元老。最顶尖的酒和二氧化碳的组合中我尝过的超过99%都是香槟,要么是prestige cuvées,要么是上天赐予的年份酒。我也尝过来自巴西,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很多好酒,基本上能够酿出成功的静态酒的国家大多都能酿出不错的起泡酒,但是最顶级的香槟依然站在顶端。

能够尝到顶级香槟是给专业酒评家的一个奖励,我们这些能尝到的人都应该对潜心钻研不断进步的波尔多人和香槟人心怀感激。一些类似于Roederer的酒庄已经在往可持续的栽培方式发展了。更加炎热的夏季说明葡萄应该根据成熟度来采摘而不是当雨水带来威胁的时候再采摘,虽然酸度可能会有所不足。但这带来的一个好的影响是酸甜口感的香槟不再是为了弥补过高的酸度而加入糖增加甜度的产物。总体来说,香槟在变的更干但更成熟。

另一个我所了解的改变是,现在越来越多的香槟故意减少了气泡。酿酒师可以调节瓶内二次发酵所需的各种用量来减少气泡。尽管香槟的销售量是减少了,但是总的来说,现在的香槟质量依旧处在上升期。

年份香槟推荐

在最近伦敦一个品酒会上我侧重于品尝了现在的年份香槟,因为找到无年份混酿实在太难了。很明显2008年是个出色的年份。请看我对以下酒的酒评。

Bollinger, La Grande Année 2007
Bollinger RD 2002
Le Brun de Neuville 2006
Deutz Blanc de Blancs 2009
Drappier, Grande Sendrée 2008
Gosset, Grand Millésime 2006
Charles Heidsieck 2005
Janisson Grand Cru 2006
Lallier Grand Cru 2008
A R Lenoble Blanc de Blancs 2008
Henri Mandois, Victor Mandois Vieilles Vignes 2007
Bruno Paillard Blanc de Blancs 2006
Philipponnat Blanc de Noirs 2009
Pol Roger 2008
Louis Roederer 2009
Vazart-Coquart, Spécial Club Blanc de Blancs Grand Cru 2008
Veuve Clicquot 2008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Champagne – losing its fizz? >,发布于2017年4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上原遥
校对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