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我有瓶酒想送给你

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李大猫约了我在居酒屋吃饭。点好菜后,他一边开酒,一边郑重地和我说,从2018年开始,他决定再也不送酒给别人作礼物了。

他说他受够了。

我诧异,问大猫怎么回事儿。他把刚倒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告诉了我,那些悲催的故事。

1

秋风扫落叶,落叶得归根,秋季总是人们聚堆结婚数红包的好时日。去年秋天,大猫妈的朋友们相继嫁女儿娶媳妇,她参加完几场婚礼回来后,就可劲儿地数落大猫。说大猫的堂哥才长他两岁,儿子都能下街遛狗了,大猫什么时候有着落?说完突发奇想,就帮着大猫约相亲去了。

大猫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踏上相亲这条路,更没想到还挺顺利。

话说大猫和相亲的女孩见了两回面,还算聊得不错,后来女孩就把大猫带去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

大猫那天打扮得人模人样,梳了个晶亮的油头,带着瓶年份白中白香槟就上路了。到了人家家里刚开完酒,一转身就看见那姑娘乐呵呵地,把酒倒进了大家的塑料杯子里。李大猫有点心疼,又有点无奈。

“派对都用塑料杯的啊。所以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到最后那女孩还是没有和我在一起。浪费我心思啊。”李大猫重重叹了口气,低头吃起了面前那盘滋滋作响的烤牛舌。

2

没等我继续问,李大猫喝了一口酒,就开始了第二个吐槽。

时间回到春夏交替之际的五月,某一日大表妹打来告诉他说自己快生日了,有心的话最好送份礼。大猫觉得怎么有那么不懂事又不要脸的妹妹,但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李大猫数落了她几下就挂机了,转手就寄了一瓶贵腐去,聊表心意。

结果没几天,大猫妈打来唠嗑时提到,那瓶酒在大表妹生日的当晚开来喝了,大家不仅不喜欢,觉得巨甜,甜之余还腻得发紧,没法喝,问大猫推荐的到底是什么牌子的糖浆。

大猫听完愣了,为什么会没法喝?明明香气很复杂,回味很悠长啊。搞半天,原来是家人打开前没有冰过,常温喝。大猫心想,南方的天气即使在初夏,天公作美一时兴起能冲到30几度呢,冰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那是1990年的Climens,看是她的出生年份我才割爱的。”李大猫又喝光了一杯酒。

“那么大方?我是82年的,怎么不见你送礼给我?”

他并没有听见我的话,扬扬手又叫了几串串烧。

3

酒过三巡后,大猫紧接着和我分享了他第三个故事。

去年年初,他回老家过年,带了瓶勃艮第特级园,准备家人团圆吃饭的时候开来喝。然而过年过节的,大猫的亲戚们都爱整点儿白的,饭桌上白酒林立,大猫就没把酒拿出来开。

可是当李大猫一个转身去洗手间的工夫,他三叔看白的喝完了,嫌不够带劲,就瞄中了大猫的勃艮第。看没有开瓶器,三叔豪气万丈地把酒论起来,咚咚咚的往墙壁上砸。李大猫回来见此情此景,慌得奔跑着上前单膝下跪献出自己的海马刀,三叔才放开了手。

后来,三叔摇头晃脑地说,网上说那方法能行,我就试试,没想到还真的有效,瓶塞都快嘭出来了。你有开瓶器,早拿出来嘛。

大过年的,大猫只能憨笑,是的是我怠慢了。

“听起来也没什么,怎么开,都是开。而且是你没拿开瓶器出来。”我耸耸肩,不以为然。

“你把你的Leroy让我这样砸砸墙啊,站着说话不腰疼。”李大猫白了我一眼。

4

酒足饭饱后,不觉已经十一点多。我起身结账,然后和大猫站在寒风中等车。

“其实喝酒这回事儿,主要看对方懂不懂。”看着夜空中不停飘落的雪絮,我突然开了口。

大猫眼神飘向我,然后定住。我接着说:

“懂不懂酒没关系,最重要懂你,懂你的心思,懂你的心意。和懂自己的人喝酒,可能才是真正的乐趣所在。”

我说完后,大猫点了点头。突然,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掏出了一瓶酒递给了我。

“姑娘,我有瓶酒想送给你。”

酒瓶子用几层牛皮纸包得严严实实,瓶颈处还用麻绳绑了个蝴蝶结,包装颇为用心。

我讶异地接了过来。

“感谢你这一年来你听我吐槽,陪我喝酒。你表现得很不错,我很满意,送你一份小礼,明年再接再厉。”说完,出租车绝尘而去。

新年之际收礼物,我还是挺高兴的。从形状、手感以及整晚李大猫的语境及情绪,综合来判断,那应该是一瓶勃艮第,这家伙还是有人性的。

想到这里,我撕破了包装。

……

2016年……博若莱……新酒……

李大猫!我%&¥*^@!

文 | Alexxx
编辑 | 王鑫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