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情人节脱单的李大猫,喝光了三瓶酒

风雪交加的夜晚,天冷得人直哆嗦。今天是2月14日,情人节,大年廿九。在寒风中的李大猫,提着两袋行李,走在回老家的路上。

转眼又过年了。他不是很敢回去,因为每逢过年回家,爸妈都要嘀咕他的终身大事。一开始是担心,近年已经变成了抱怨。今年他依旧没女朋友可带,想起爸爸的叹气和妈妈的白眼,李大猫既害怕又忧伤,心中止不住的呐喊:

“求脱单,求脱单,有哪位好心人帮帮我吧!我想脱单!”

但想又有什么用呢?得有女孩喜欢自己才行。李大猫擦了擦飘到脸上的雪,继续前行。

在路上走着走着,大猫的脚步越来越慢,跌跌撞撞。身边行色匆匆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一条围巾两个人裹,女孩的手插在男孩的兜里,彼此暖和着彼此,在风雪里嬉笑打闹。

看着人家幸福的表情,李大猫想到了形单影只的自己,和家里催婚的爸妈,悲从中来。他哆嗦着打开了微信,在兄弟群里发了一句话:

“行行好,请给我介绍个对象吧!”

可是没有人理睬他。大过年又情人节的,有谁在意单身的李大猫,又有谁会看微信群呢?

入夜,天越来越黑了。路上一家开门营业的店铺都没有,李大猫走进了小区楼下的凉亭,坐在冷冰冰的石凳上。虽然没有女朋友带回家,但起码他还有几支好酒,或许可以转移爸妈的注意力。

李大猫哆嗦着,打开了自己的背包,拿出一支Leroy。那是一支06年份的红头,是大猫赢了某个盲品大赛的奖品。他觉得红头Leroy红红火火,足够喜庆,就拿回家给爸妈过年喝。他用随身带着的酒刀打开了这支酒,整个凉亭顿时洋溢着扑鼻的花香与果香,仿佛置身于花海之中。

啊,那是多么美好的景象啊。眼前仿佛有光,照亮着这个温暖的画面。新年伊始,满屋芬芳,有酒有菜,还有端着碗筷走出厨房,用慈爱的眼神关怀地看着他的妈妈……不知不觉,酒就被他喝光了,美好的画面如泡沫般破裂,母亲催婚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李大猫颓然,又从包里掏出了一支2005年份的波尔多二级庄。上回大猫爸表示喜欢喝走恢弘大气的路线,笔墨浓重的酒。大猫抚摸着这支波尔多,想到自小他与他爸爸的关系就特好,像哥们,像老铁,搭着肩膀走,没事喝个酒。

开了吧,喝多一会儿就回家,大猫痴痴地想。回家后,又能吃着妈妈做的下酒菜,和爸爸一同举杯,促膝长谈了……一边想一边喝着,不大一会儿,波尔多瓶就见底了。随着最后一口酒流入喉咙,大猫眼前美好的画面又黯淡了下来。他想起,他爸几天前才来电话说,朋友们全都嫁女儿娶媳妇了,整一个兄弟帮,就剩下大猫爸的儿子还没着落。在这大过年的又情人节的,他爸肯定站在他妈那边,可劲数落他。

这个飘着雪絮的晚上,真冷啊,冷到骨子里去了。这个城市的街头,流浪猫这么多,多我一只,大概也无妨……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男女吵闹的声音,划破了这个晚上的宁静。

“肯定是有一对情侣吵架了。”李大猫看着夜空,醉醺醺地呢喃着。奶奶曾和他抱怨过,每逢佳节家人团聚,他爷爷就特来劲,总得捣腾点事惹她生气。可能世上还有其他戏精,像他爷爷那样,专挑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整事儿的吧。

李大猫哆嗦着,从包里拿出最后一支年份波特。那是他爷爷奶奶结婚的年份,是大猫带给两位长辈的礼物。奶奶待他最好了,从小就挡在他和他爸妈之间,帮他拦住了无数根来自母亲的鸡毛掸子。待他长大后,既不问他赚多少钱,也不催他婚娶。

他忍不住把最后一支酒开了。一开瓶,李大猫仿佛就看到奶奶慈祥的笑脸,形象越发高大起来,身边好像有光环笼罩。“奶奶!”大猫不禁喊了出声,委屈地扁着嘴。

“奶奶!请帮一帮我吧!我知道你会帮我的,不会像爸爸、妈妈一样笑我单身、催我结婚的!”

大猫的奶奶微笑不语,宠溺地摸着他的头,招手让他回家吃饭,并回头数落着刚刚还在数落他的爸妈。

李大猫喝了几口酒,擦了擦鼻涕,然后向奶奶伸出了手。奶奶抱着大猫,轻飘飘地飞了起来,越过凉亭,穿过楼梯,悠然地飘向那没有人单身、没有人催婚,可爱的女孩子们排队要加他微信的梦乡。

年三十临近中午,大猫的爸妈打开了他的房门,只见卧倒在床上的大猫,面带微笑地睡着了。他醉得不省人事,被子盖得乱七八糟,手边还有半瓶没喝完的波特。

“臭小子,大过年的还喝得醉醺醺回来,太阳晒屁股了还不醒!”大猫妈十分生气。

“这傻孩子,以为多喝点酒,三十好几都还单着的事儿,你妈就会饶过你。”李大猫的奶奶怜惜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谁也不知道,李大猫那晚做了个多么美好的梦,梦里看到了多么美好的东西。在情人节的晚上,李大猫牵着新认识的可爱女孩,蹦蹦跳地往新年的幸福中走去。

文 | Alexxx
编辑 | 朱思维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