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康帝结冰了?葡萄酒冻过还能喝吗,我们做了个实验…

文 | mengshu (公众号:勃纳漫游手记)

春节期间刷爆朋友圈的除了各路年夜饭的照片,还有下图这个全世界最贵的棒冰。

一支市价近10万人民币的2007年份康帝,由于运输问题在严寒气候中受冻结冰,瓶子破裂。图片具体来源不可考,究竟这张看着令人痛心的图片是不是在中国拍摄的,无法确定。此图自从在网络上出现之后,迅速引起轰动,被各国葡萄酒爱好者在社交媒体上广泛转发评论。
罗曼尼康帝酒庄的庄主 Aubert de Villaine 也在法国媒体Le Bien Public的报道中表示,看到此图片“感到心痛,非常难过”(Ca fait mal au coeur, c’est très triste)。
周遭议论声不绝于耳:中国北方这么冷啊、运输完全不专业啊、果然大酒都卖到中国去了啊、确实有钱你看……
而其中有个脑洞清奇的问题最戳我心:冰冻过的康帝,还能喝吗?2月19号一位勃艮第的酒农在Facebook发帖说,自己把两只相同的酒一支冰冻12小时后再解冻,过一天后对比品鉴,觉得冰冻过的酒单宁好像更柔软。顿时觉得不可思议,便也想对比看看。正逢周五晚上邀请Olivier Lamy和Sylvain Pataille 来家里吃饭,便准备了两组盲品,和他们一起讨论。Olivier Lamy是Hubert Lamy酒庄的庄主,想来不用介绍;Sylvain Pataille在Marsannay产区声名鹊起一支独秀,是一位能在下胶实验时,在同一支酒中分别使用0,07g/hl和0,09g/hl鱼胶,光用鼻子就能闻出区别,判定品质差异的大神(下胶:葡萄酒装瓶前稳定葡萄酒的步骤,澄清葡萄酒,去除沉淀和悬浮物)。两位是勃艮第新一代酒农中,注重田间工作,果实质量,减少二氧化硫,少用新桶,追求细致、平衡、有纵深感兼可畅饮酒风的代表人物。

品鉴后的中餐吃了烤鸭

此次用的酒分别是Hubert Lamy酒庄2014年的的Dernière chez Edouard红和Sylvain Pataille 2015年的Clos du Roy红。
两款酒除了酿酒理念,大到年份,地理位置,土壤类型,小到田间和酿造细节,都不尽相同。选用两个庄主自己的酒,一来当然是希望一旦品鉴结果有差异,结果对他们更有参考意义;二来嘛,把庄主自己的酒拿来给其盲品并让其判断优劣,皮一下也很开心。
于周三晚上各取其一放入冷冻层中冷冻,周五早上取出,历时36小时左右。
周五放置化冻,傍晚品鉴时温度无差。
晚上四支酒装入盲品套中分两组进行品鉴,Olivier和Sylvain之前对主题一无所知,更不知道是自己酒庄的酒。我们要依次猜产区,年份,对二者进行评价,并投出心中所好。
单从两支酒款来说,2014年的Dernière chez Edouard作为冷凉年份的冷凉地块,仍然带有优雅的果香和绝佳的矿物感,不过封闭收紧,可以再多陈年;2015年的Clos du Roy已然非常开放,单宁细腻,果香丰沛。
第一组品鉴Clos du Roy,冰冻与未冰冻过的酒差异较大(Sylvain并没有察觉是自己的酒,但是完全准确地盲品出了所有的酿造细节!),第二组品鉴Dernière chez Edouard 时我明确表示了这一组酒为同一酒庄的同一酒款,二者只有一处不同(Olivier也没确认是自己的酒,但是准确说出了土壤类型和酒风!)。Olivier和Sylvain在两组盲品中首先给了这四支酒非常高的赞誉,并明确表示在两组中,都更为喜欢冰冻过的两支酒,鉴于两组盲品中表现出来的冰冻与未冰冻的差异性极为相似,我合并记录。
总体来说,冰冻过的酒比未冰冻的酒单宁更为柔顺,桶更为融合,结尾收敛感降低,果香更为充足,更为开放,更有能量感,更为易饮。我们全部都对这个结果,极、为、震、惊。
截止到目前,还并没有查到科学解释,是不是别的品种也可以,白葡萄酒可否适用,冰冻过能否陈年,老年分表现如何,这些都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时间来佐证。Olivier的Facebook留言中有人说也要进行尝试,也鼓励大家盲品看看。至少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如果下一次再有一支康帝受冻,不要顿足捶胸,不要弃之如履,请不要大意地把它化了喝掉吧!当然,但愿不要有下一支结冰的康帝。

文 | mengshu
编辑 | 朱思维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