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德意志的皮诺佳境

若问这世界上哪些国家种植了最多的黑皮诺这个源于勃艮第的红葡萄?无疑当属法兰西,仅就香槟地区的巨大种植量,法国就已夺冠。归功于2004年的一部电影《杯酒人生》(Sideways),美利坚对于这款红葡萄的追捧飙升了种植的需求,目前美国的黑皮诺种植在世界排名第二。

而现今种植黑皮诺位居世界第三摘铜牌的,就当属德意志了。仅就德国西南一个巴登地区的种植量,就堪比了世界第四大黑皮诺产区的新西兰。

得益于越来越温暖的夏季气候,以及德国消费者对红葡萄酒愈渐上升的偏爱度,截至到2006年,德国的黑皮诺种植总面积在20年里几乎翻了一番。这一总数,包括了繁多的不同无性繁殖系以及多样的土壤生长环境,而黑皮诺这一品种的种植规模大约一直稳定占比全德国葡萄园总种植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在德国,黑皮诺被称为Spätburgunder,而德国人对于这款红葡萄的热忱挚爱,使得我们在市场上几乎见不到大批量的黑皮诺出口贸易,所以我会抓住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去品尝来自德意志的皮诺佳酿;在我看来,近5至10年里,德国产黑皮诺的平均品质有长足改善。尽管那些名家名庄的黑皮诺几乎也都价格不菲,但在勃艮第黑皮诺价格标高到几乎荒谬可笑的今天,能有替代勃艮第红酒的佳酿,就变得日益受人青睐。

只有少数德系酒庄似乎会仿效传统勃艮第来打造其黑皮诺风格,来自于莱茵黑森的Klaus Peter Keller,或许就是个最显著的例子,当然这一表达并非批判。每一个以黑皮诺知名的德国大产区,都形成了自己的一派风格,其中有许多迷人之作,特别是对于急性子的品鉴者而言,尤其具有吸引力。

就像许多葡萄酒一样, 德国的黑皮诺酿造也经历了用桶过度以及萃取过头的阶段,而这些处理,对于黑皮诺这样一款细腻精致的葡萄品种,无疑是致命的错误。而现在似乎越来越多的酿酒师已经有把握酿出平衡且不做作的范例佳酿了,相比于传统勃艮第红,这些德系黑皮诺更适合年轻阶段饮用,而其中更有一些佳作也非常适宜瓶中陈年。

周一晚间为近来出席Grosse Gewächse活动的品鉴者们举办的花园聚会上,聚集了来自德国VDP成员酒庄的各式顶级干红佳酿,其中唯有一支独秀而出,是来自于Bernhard Huber酒庄2010年份的黑皮诺:八瓶分列在聚会酒桌上的这一款黑皮诺被追捧的一抢而光,留下空瓶为后来者们望瓶空叹。

来自巴登地区的Huber酒庄,是德国最受膜拜的以黑皮诺而驰名的酒庄之一,这些通常会酒精度过头,具有陈年潜力的样例试验,通过相对早采,正在逐年精致起来。父亲Alas Bernhard Huber已不在,儿子Julian已承衣钵,并在最近出品的年份酒标注上了自己的风格。他在Wiesbaden最新发布的四款2015年份Grosses Gewächs中,充分体现了他对于Huber酒庄高酸风格的继承,虽然目前尝来可能偏酸得有些悬乎,但随着时间的陈年,或许也未尝可知呢。

巴登地区风格的黑皮诺,由于生长在相对炎热干燥的夏天,葡萄果实会较为偏甜,因此以清新酸度来均衡处理,成为了必要的补偿做法。

另一位成功的巴登酒庄 Ziereisen,虽然不是VDP成员, 但其卓越均衡的葡萄佳酿已由Howard Ripley引入进了英国。Ripley是勃艮第和德国葡萄酒方面的专家。Ziereisen酒庄出品的一款2014年份黑皮诺,堪称巴登风格佳酿的看家之作。此外,在巴登的Enderle & Moll酒庄的出品,也拥有大量的追捧者。

弗兰肯(Franken)产区Weingut Rudolf Fürst酒庄的Paul Fürst 是一位在业界更获称道的德国黑皮诺专家。在较为凉爽的年份,Paul还能呈现出被称为“Frühburgunder” 早熟黑皮诺的非凡样例之作。依我看来,在VDP Grosses Gewächs品鉴活动中登台亮相的来自弗兰肯产区2015年份的黑皮诺们,总体表现是一致的精巧微妙,对照那些来自法尔兹(Pfalz)产区的同款黑皮诺,品起来更加多汁且充满着果香。

2015年德国的葡萄生长季,异乎寻常的炎热和干燥,因而此年份出品酒的酸度水平,可能会极有风险的偏低,这或许也是启发了前文中2015 Huber近乎尖酸风格的因素,而且来自法尔兹(Pfalz)产区的许多样酒,尝起来口感貌似都不够多汁爽口。

我个人蛮喜爱来自气候微凉的莱茵高(Rheingau)和莱茵黑森(Rheinhessen)产区的那些黑皮诺,喝起来清新爽口但又不是那么的尖酸。德国精品黑皮诺的首要产区当属阿尔(Ahr), 这个地区一路向北而延的独特板岩和玄武岩土壤,赋予造就了这一产区出品的葡萄酒带有饱满的颗粒感。若以价格而论,JJ Adeneuer、Meyer-Näkel 和Jean Stodden,在德国是被视为黑皮诺之神的顶级品牌,当然,物以稀为贵的稀有产量,也是造成高价格的因素之一。

在出口市场方面,我们见不到太多来自斯图加特周边符腾堡(Württemberg)地区的葡萄酒出口,虽然 WineBarn往英国进口了Aldinger品牌的上乘葡萄酒,单瓶售价在13英镑到39英镑之间。我作为一名海外消费者,希望能寻到更多的带有独特草本和咸鲜气息来自符腾堡产区的黑皮诺,这些鲜美可口的黑皮诺随着产量的扩增,品质也似乎日趋精善。

英国的老牌葡萄酒商Justerini & Brooks,极其重视优质德国葡萄酒,他们目前提供售卖Grosse Gewächse的最新季期酒,主要是2015年份的红葡萄酒以及2016年份的白葡萄酒。例如,Fürst酒庄的黑皮诺期酒,每份额6支,售价约为260英镑到410英镑;但在英国市场的货架上,可能会发现单瓶装同款的现货黑皮诺其价格并没有期酒那么贵。

有一阵子,玛莎百货(M & S)曾出售来自法尔兹产区的Palataia黑皮诺,这款酒是由其前任葡萄酒买手Gerd Stepp来提供,单瓶售价刚过10英镑。 2015是个特别棒的好年份,2016年玛莎继续引入,尽管2016相对而言并不是什么大年份。目前玛莎的最优单品是2015年份Stepp S精品黑皮诺,这款酒是来自法尔兹产区核心地带的Mittelhaardt酒庄,是在酒庄园内灌装的优质红葡萄酒,单支售价每瓶15英镑。

另一款价格亲民的法尔兹产区黑皮诺,是Dr Loosen酒庄的Villa Wolf,在像Oddbins等葡萄酒连锁零售商的价格大约在10英镑左右。这款酒并非最干型,而是一款比较适合趁酒龄年轻时宜饮的红葡萄酒。

英国麦达维尔(Maida Vale)街区售卖品类丰富的现代德国葡萄酒,小型独立连锁零售品牌Lea & Sademan售卖莱茵黑森产区Braunewell酒庄的两支黑皮诺,每瓶售价大约为14英镑和17英镑,当然略贵的那一款的确有特别细致精妙之处。

传统上摩泽尔(Mosel)地区一直被认为过于凉爽,而不利于红葡萄品种的成熟;但这一认知也正在改变,像类似F J Regnery酒庄的出品,便在证明着其实摩泽尔产区也可以成为适合黑皮诺种植生长的风土之境。

Grosse Gewächs黑皮诺推荐

阿尔产区Ahr

Meyer-Näkel, Walporzheimer Kräuterberg 2015
Meyer-Näkel, Dernauer Pfarrwingert 2015
Jean Stodden, Recher Herrenberg 2015

弗兰肯Franken

Rudolf Fürst, Bürgstadter Centgrafenberg 2015
Rudolf Fürst, Klingenberger Schlossberg 2015

法尔兹Pfalz

Knipser, Laumersheimer Kirschgarten 2013
Dr Wehrheim, Birkweiler Kastanienbusch Köppel 2014

莱茵高Rheingau

Joachim Flick, Wickerer Nonnberg Fuchshol 2015
August Kesseler, Assmannshäuser Höllenberg 2015
Franz Künstler, Assmannshäuser Höllenberg 2015

莱茵黑森Rheinhessen

Keller, Westhofener Morstein 2014
J Neus, Ingelheimer Horn 2015

符腾堡Württemberg

Wachtstetter, Pfaffenhofener Hohenberg Glaukós 2015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German Pinotland >,发布于2017年9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点击这里查看英文原文>>

翻译 | 李方
校对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