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坚韧的佩萨克-雷奥良白葡萄酒

在你心里波尔多是不是就等同于红葡萄酒?实际上,不久之前波尔多产的白葡萄酒比红葡萄酒还要多,而有一位男士可以说是毕生致力于生产波尔多干白。现年93岁的André Lurton曾经说,“我是那种一旦咬住就绝不会松口的人。”

他这种坚韧性格的产物之一,今年刚过了三十周年庆的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这个法定产区,所产的是波尔多南部历史悠久的格拉夫最顶尖的葡萄酒。Lurton是佩萨克-雷奥良产区首屈一指的园主,拥有70公顷的白葡萄酒。他有七个孩子,包括跟着他进入葡萄酒行业的Jacques和Francois,同时,他建造了一个白葡萄酒帝国,包括佩萨克-雷奥良产区的金露桐酒庄(Chateau Couhins-Lurton)、克露兹酒庄(Chateau de Cruzeau)、 拉罗维耶酒庄(Chateau La Louvière)和先哲酒庄(Chateau de Rochemorin),以及位于他长达70年的家园两海之间(Entre-Deux-Mers)的伯涅酒庄(Chateau Bonnet),占据了波尔多干白出口量三分一的巨头。

最近一位白葡萄酒学术专家Denis Dubourdieu却持一些不同意见。Lurton是波尔多的干白之王,长相思(Sauvignon Blanc)是他的挚爱,但在佩萨克-雷奥良产区里他却完全不栽培波尔多的另一大白葡萄赛美蓉(Semillon)。长相思带有明显的酸度和穿透人心的香气,非常适合波尔多的温暖夏季,但我却对佩萨克-雷奥良产区其他的一些由独特、蜡质、酒体较重的赛美蓉和长相思混酿的酒情有独钟。Lurton有一次给我出了道难题,让我盲品几支完全成熟的金露桐酒庄葡萄酒并让我猜里面有没有赛美蓉。在我把他成熟的长相思当成赛美蓉时,他几乎都忍不住笑意了。最近的DNA分析显示这两个品种的基因非常相近,所以会把年轻、未成熟的赛美蓉和长相思的味道搞混也无可厚非。

但是佩萨克-雷奥良的长相思和新西兰的长相思截然不同。佩萨克-雷奥良的甜度更少,更紧实,更适合和食物搭配,并且橡木桶味有时候比卢瓦尔河谷,比如桑塞尔(Sancerre)和普伊-富美(Pouilly-Fume)的长相思更浓重。和卢瓦尔河谷的长相思不同,并且与马尔堡(Marlborough)的长相思截然不同,佩萨克-雷奥良的干白可以经过几十年的陈年。Lurton在他佩萨克-雷奥良白葡萄酒的背标上仔细地注明了这支酒“将在3-10年内达到巅峰,但是可以陈年20-30年。”

最近两次品酒会确实证明了好的波尔多干白会比好的勃艮第干白更适合陈年。在伦敦的葡萄酒零售商Theatre of Wine的分队最近拜访了Lurton,并且惊喜地发现他有很多本世纪初起的白葡萄酒存货,大多都还健康完好。他们最近向Vincent Creuge举办的一场大师班品鉴会上的客人们炫耀了这些酒,他1991年进入了La Louvière 成为了André Lurton的技术总监 。

Creuge带来了几瓶历史更悠久的Lurton干白:一支1967年份1.5升装Couhins-Lurton和一支1986年份1.5升装La Louvière。1967年的那支酒非常让人喜爱,很可能是我尝过的1967年干白中最好的。但是当他发现两支1986年1.5升装都被木塞污染(TCA),Creuge看起来非常难过。“你不知道我有多失望,”他叹气道,“我尽我所能酿出了最好的葡萄酒,最后却发现橡木塞出了问题。”

就是因为这一类的事,Lurton在2003年做出了重大决定,他打算在装瓶一部分白葡萄酒时用没有TCA困扰的螺旋盖替代橡木塞。但是Lurton的顾客似乎并不买账,Theatre of Wine的Daniel Illsley认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少见地有老年份白葡萄酒的大量存货,都是螺旋盖的。

2013年时,这些记仇的人们放弃了螺旋盖,改用两种以无TCA污染为卖点的Diam橡木塞。在装瓶适合趁年轻饮用的葡萄酒时,他用基于葡萄牙橡木塞的那个版本;在装瓶适合陈年的葡萄酒时,他用基于撒丁岛橡木塞的版本。“但我不会告诉商业团队。” Creuge坦白,“原因太复杂了。”

可以从我的推荐单中看出,Lurton这个世纪早期的佩萨克-雷奥良从质量和陈年潜力上来说都非常出色,用螺旋盖的酒比用橡木塞的同一种酒要发展得更慢。但我确实也很好奇,全球变暖,也许还有新的酿酒技术,会不会让波尔多干白陈年得更快。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拉维尔-侯伯王酒庄(Chateau Laville Haut-Brion)是最纯粹最经典的波尔多干白。我在1987年参加的一场拉维尔-侯伯王酒庄品鉴会的笔记被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一位勤奋的图书管理员挖掘出来了,笔记上写着1934、1945、1948和1950年份酒款在那时还都很美妙。但我不会期待他们现在酿出的酒也能坚持半个世纪。一些顶级的波尔多干白,例如Chateau Haut-Brion Blanc和Chateau La Mission Haut-Brion Blanc(自2009年开始,拉维尔-侯伯王酒庄生产的酒所贴的标签改为这个名字)在我们定期举办的10年评测会上尝起来都已经完全成熟了。

我1987年的笔记上写着这些酒用的葡萄都是在九月末采摘的。而现在侯伯王酒庄(Chateau Haut-Brion)的人都在八月采收,努力得到足够的酸度。价格也非常不同。我注意到拉维尔-侯伯王酒庄在1979年第一次以期酒形式出售的价格是一瓶53法郎(大约是现在的8欧元),和同一产地的红葡萄酒一样。2016年的一瓶要400欧元。

另一个改变是现在很少使用硫了。这件事值得赞扬,因为它容易导致哮喘病发,而且也会在葡萄酒年轻时就掩盖香气和颜色。但它也让酒拥有更长的寿命。最近一个顶级波尔多干白品鉴晚宴证明了上世纪60年代的葡萄酒是和本世纪圆润、柔软、自傲的酒非常不同的东西——丰腴得恰到好处,冲击力强劲。

这种独特又严肃的葡萄酒风格就像勃艮第白葡萄酒一样,并不是为了饭前小酌而是为了和食物一起享用才出现的 。

卓越的佩萨克-雷奥良干白葡萄酒

Ch Laville Haut-Brion 1961, 1966, 1972, 1983
Ch Haut-Brion Blanc 1992, 1999
Domaine de Chevalier 1983
Ch Couhins-Lurton 2004, 2005, 2008, 2009, 2015
Ch La Louvière 1998, 2004, 2006, 2009, 2011, 2012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The persistent whites of Pessac-Léognan >,发布于2017年7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上原遥
校对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