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正处于十字路口的南非葡萄酒产业

南非的葡萄酒业正处于其发展中一个非常奇怪、可能很关键的时刻。

这个月在伦敦举行的“南非新浪潮”葡萄酒品鉴会可能是我在这个被专业葡萄酒品鉴会宠坏的首都参加过的最令人激动的一场。在改造过的高顶仓库里洋溢着一种罕见的活力和激情,不只是因为精心挑选的在葡萄酒品鉴会上明显不多见的酒单,也不只是因为场地位于肖迪奇区的时尚中心,而是因为葡萄酒始终如一的质量和新奇。

比如在品鉴酒单上数百款葡萄酒中只有五款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s)。神索(Cinsault)、白克莱雷(Clairette Blanche), 基于帕洛米诺(Palomino)的地块混酿,这就是为400多位具有高度鉴赏力的葡萄酒专业人士呈现的酒款。我听到了很多人发出来的兴奋的评论,而且在南非来客中似乎有一种罕见的和谐感。

和可能法国以外的任何其他葡萄酒生产国相比,南非更能以其所拥有的一大群激进、团结、年轻的葡萄酒酿酒师而自豪,这些酿酒师为他们的国家打造了一个全新的葡萄酒工业。在与会的55个酿酒师中,15个人的名字我从来没听说过,不是因为他们不能让人关注,而是因为他们确实都是初出茅庐者。

是的,在酿酒师中还是男性占优势,一如既往地缺少女性。但是这些人是无论以何种标准判断都很有水平的酿酒学家,他们依赖于从南非农场主那儿买来的葡萄,很多农场主都是耕牧混合经营,生活在远离葡萄酒世界的地方,供货协议很大程度上也就是基于一个握手,这让老练的城里人很担心。

另外,南非葡萄藤的年龄一般来说比全世界的平均值要高,当然也比欧洲的平均值高,这是另外一点让人担忧的,因为葡萄树不是永生的,而且当葡萄藤干随着树龄变粗,葡萄的产量就下降,当然这也是让南非葡萄酒业感到自豪的地方。

多亏了历峰集团(Richemont)董事长Johann Rupert的种子基金,他们同时也是葡萄酒商,南非有其独特的“老葡萄藤项目”,用于保护树龄超过20年的葡萄藤,为树龄超过35年的庆祝、编目,这些葡萄藤在开普敦的葡萄园里一共有2500公顷左右,或者说超过6000英亩。根据老葡萄藤项目负责人的Andre Morgenthal所说,这里面一共有38个不同的葡萄品种,其中三分之一的老葡萄藤适于葡萄酒酿造。

其中一些只是质量不那么好,其它的受到曾在南非葡萄园里流行的卷叶病毒的侵害不得不被拔掉。

但是,除了当前的干旱和政治局势外,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大问题。英国、德国和荷兰的葡萄酒酒徒们已经习惯了在货架底层找到开普敦产的葡萄酒,他们依赖的特价葡萄酒也只有南非产的。但是,葡萄酒的价格以及由此导致的葡萄的价格那么低,以至于根据南非最著名的葡萄酒作家Michael Fridjhon在今年重要的尼德堡拍卖会(Nederburg Auction)前所做的备受讨论的演讲中所说,开普敦葡萄酒业者中的60%不是亏损就是濒临亏损。

在最近伦敦举办的“新潮流”品鉴会上,很明显有一股提高价格的协力在作用。一支新上市的Leeu Passant Dry Red 2015的建议零售价报到了差不多100英镑一瓶,诚然,这支酒由马利诺酒庄(Mullineux)庄主Chris Mullineux酿造;而且零售价在个位数的南非葡萄酒少之又少。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通过提高酒的售价来提高葡萄的价格,使之对农场主们有足够的吸引力,从而让他们不至于把那些老的、产量不高的葡萄藤拔掉,这些老葡萄藤很可能酿出最好的葡萄酒。

一位女士一直在负责南非老葡萄藤遗产的保护工作,她叫Rosa Kruger,著名的总统Paul Kruger的后代,她是一位葡萄栽培者,不辞辛苦地把每个老葡萄园都编了目录,并且在老一辈种植者和年轻的酿酒师之间担任着牵线人的角色。

多亏了她和老葡萄藤项目的工作,现在有希望看到葡萄的价格从低廉的每吨180美元提高到将近885美元。顺便说一下,去年纳帕葡萄官方的平均价格是每吨7000美元,而加利福尼亚葡萄酒业的大部分观察家都同意这是一个低估价。

 

值得推荐的南非葡萄酒

Alheit, Cartology 2016 Western Cape
Magnetic North Chenin Blanc 2016 Citrusdal Mountain
Boekenhoutskloof Semillon 2015 Franschhoek
Crystallum, Clay Shales Chardonnay 2016 Hemel-en-Aarde Ridge
Mabalel Pinot Noir 2016 Elandskloof
Bona Fide Red 2016 Hemel-en-Aarde Valley
David and Nadia, Aristargos 2016 Swartland
Elpidios Syrah 2015 Swartland
De Morgenzon, Reserve Chenin Blanc 2016 Stellenbosch
Kershaw, Deconstructed Chardonnay 2015 Elgin
Leeu Passant Chardonnay 2015 Stellenbosch
Dry Red 2015 Franschhoek
Lismore Chardonnay 2015 Greyton
Momento Chenin Blanc/Verdelho 2016 Western Cape
Mullineux Family Wines, Granite Chenin Blanc 2016 Swartland
Schist (and Granite) Syrah 2015 Swartland
Straw Wine 2015 Swartland
Rall, White 2016 Coastal Region
Ava Chenin 2016 Swartland
Rall Red 2015 Swartland
Sadie Family, Skurfberg 2016 Olifantsrivier
Voetpad 2016 Swartland
Columella 2015 Swartland
Treinspoor 2015 Swartland
Savage, White 2016 Western Cape
Sons of Sugarland Syrah 2016 Stellenbosch
Solms Delta, Amalie 2015 Western Cape 14%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South Africa at a crossroads >,发布于2017年10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萍
校对 | Daniela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