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酒瓶的尺寸重要吗?

酒瓶尺寸重要吗?葡萄酒专业人士一般都认为,酒瓶越大,里面的酒的熟化就会越缓慢,但同时也更加出色,所以大尺寸酒瓶的酒往往更加昂贵。理论上来说,在更大的酒瓶中,酒液接触氧气的比例更低,因此包括熟化在内的各种反应就会发生得更加缓慢,但也更稳定。

许多葡萄酒生产商为他们不愿意将酒做成半瓶装而辩解的理由之一是这样会造成葡萄酒不适宜的快速老化。然而,所有这些观点都建立在我们能长命百岁的假设上,但我们不能。我年纪越大变得越没有耐心,所以如果我酒窖里所有的葡萄酒的熟化速度是现在可能的两倍快的话,我得高兴死了。实际上,特意去寻找半瓶装的酒的想法还真让人跃跃欲试。

现在用螺旋盖封瓶的趋势在上升,这让我很担心,原因是我怀疑这种葡萄酒可能比用天然软木塞封瓶的酒的熟化要慢得多,因为用螺旋盖封瓶的酒瓶里的氧气更少,虽然不可否认,有质量意识的生产商对于这个问题正愈发重视,试图尽可能精确地控制瓶塞透氧率,即OTR。

我比较在意特大酒瓶的另一个原因与很多葡萄酒生产商比起软木塞更喜欢螺旋盖的原因很类似。如果软木塞出现问题,那么就不仅是一瓶750毫升酒的问题,而是一整批葡萄酒都会有问题,而且我必须承认目前还没有什么证据能表明软木塞污染的问题在减少。这可能是因为我很幸运喝到了大量多年前装瓶和封瓶的葡萄酒,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这个问题不存在。

就在最近Michael Broadbent的90岁生日晚宴上,当Brooks’s俱乐部的服务员兴冲冲地给大家倒第二杯酒的时候,葡萄酒大师Michael Hill Smith MW不得不阻止他,因为这瓶和惠灵顿牛肉搭配用来慷慨招待我们的2001年的Cos d’Estournel已受到TCA严重污染。几个月前,我在克罗地亚的一次品鉴会上推荐的六瓶仙粉黛(Zinfandel)中,有一瓶受到了TCA轻微污染,品酒者们都困惑我为什么选了这瓶酒推荐给大家。而这些只是我在写这篇文章时想起来的最近的例子。现在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在配酒晚餐或品鉴会上,所有的葡萄酒都处于完美状态的机会比出现受污染的酒的机会更难得。

我很兴奋地看到目前一些软木塞生产商已经可以提供价格较高、但能确保持续避免TCA污染的软木塞了,但是当然,能让葡萄酒生产商愿意付这笔钱的葡萄酒很可能是有很长寿命的那些,我可能没机会享受这项新技术的成果了。

有时候Purple Pages的会员们向我们反映他们的恼怒,因为我们会就同一支葡萄酒发表多个酒评,其中的描述和打分可能会有很大差异。但那只是反映了葡萄酒的实际情况。任何曾经在活动开始之前打开几瓶相同的葡萄酒检查的人都知道,即使是同一箱中的酒,各瓶之间出现较小甚至较大差异的情况都是非常常见的。

我们刚刚搬家了,根据搬家公司所说,我们搬了四吨重的葡萄酒。当我开箱将葡萄酒放到漂亮的新酒窖里的时候,我被24支半瓶装1988年的Ch Climens之间巨大的颜色差异震惊了:从淡柠檬黄到接近黄褐色,就像上图中所展示的。

为了吸引迟钝的伦敦葡萄酒媒体的注意力,波美侯(Pomerol)的Ch La Conseillante酒庄的团队最近来到这里,为我们举办了一场盲品会。他们从五个优质年份葡萄酒:1985年、1990年、2001年、2005年和2009年中各选取了两支酒,其中一支来自标准酒瓶,另一支来自容积是正常酒瓶四倍的特大酒瓶,目的是验证葡萄酒在大酒瓶中保质更久的理论。确实,这个理论是对的。他们建议我们按从陈年到浅龄的顺序品尝每一对酒,很快我们就清楚地分辨出,在各年份的两支酒中,第一支来自750毫升标准酒瓶,第二支则来自特大酒瓶。

在品尝每一对酒时都会发现,第一支酒的酒体更轻,熟化程度更高,这意味着对于真正陈年的葡萄酒,如1985年和1990年的来说,保质更好的特大酒瓶中的葡萄酒更好喝;但对于2001年、2005年和2009年的葡萄酒来说,750毫升瓶中的酒则更加成熟,喝起来更好。特大酒瓶中的单宁使得这些年轻的葡萄酒太过酸涩,熟化得还不够充分,不能让人尽情享用。

而我们品鉴的最年轻的两支2009年的葡萄酒非常相似,看来由于酒瓶尺寸不同所带来的葡萄酒之间的差异似乎随着时间而累积,这点不难想到。但这确实也验证了我的看法,如果你太年轻而且没什么钱,那么额外花钱买特大酒瓶其实意义不大。

我最近还参加了另一场不同酒瓶尺寸的葡萄酒对比的盲品会,对比结果不那么明显。Nick Baker在伦敦经营一家专注于高品质香槟的公司,名为“最佳气泡(The Finest Bubble)”,其实我不认为他的客户对最好的气泡感兴趣,而是对围绕着气泡的那些更感兴趣……他是一个狂热的香槟爱好者,以至于我怀疑他只不过是把公司作为一个能免税品尝尽可能多优质香槟的借口。他让我组织了一个几瓶顶级香槟的盲品会,比如Cristal 1996和Krug 1998,分别装在普通酒瓶和大瓶装里的。对比结果一片混乱,香槟比起葡萄酒,甚至还有更多的变数,比如除渣日期等。

唉,这个问题又回到原点了。不过,到了我这个年纪,任何大瓶装的东西对我来说都足够大了。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Does bottle size matter? >,发布于2017年8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王璇
校对 | 李萍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