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墨西哥的葡萄酒风潮

“以前这些都没有的!”我们沿着加利福尼亚海岸线往南驶入墨西哥时,每隔五分钟便能听到这样的感叹。我们正在前往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州(Baja Califonia)的葡萄酒地区,同行的有加州的专业葡萄酒人Wyatt Peabody,这名字起得够妙,他在巴哈(Baja)度过了大部分童年和少年期,冲浪、侃大山,最后爱上了瓜达卢佩山谷(Valle de Guadalupe),墨西哥的葡萄酒中心。现在太平洋海岸边高楼耸立,都是酒店和公寓。当我们驶入山谷后,每次他在路边看到葡萄酒博物馆、品鉴室和精品酒店的指示牌时都会发出一阵惊呼。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的,曾经尘土满天的小路现在已成了柏油大道。

二十年前,他参与过山谷内第七家葡萄酒酿酒厂Adobe Guadalupe的建设。当时从事葡萄酒行业的寥寥数人在一个充斥着啤酒、白兰地和龙舌兰的国度里感觉就像是真正的先锋一样。现在山谷里大约有150家葡萄酒酿酒厂。一年一度的葡萄采收节最近也延长到了两周多。

上个月,我第一次来到了墨西哥的葡萄酒产区,期待着扮演一个女施主的角色。我打算去走一走、看一看,然后向外面的世界汇报、宣传这些不为人知的葡萄酒,以此向一个新生的葡萄酒产业伸出援助之手。哈!当地人可能会不喜欢这种比较,但瓜达卢佩山谷(Valle de Guadalupe)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稍显杂乱的纳帕谷,好像到处都是游客和餐厅。涌入葡萄酒观光产业的资金不仅有来自于美国的,还有离这儿三小时航程的墨西哥城。我们被不止一次地告知墨西哥城就是一座奢华之城,那里的亿万富翁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多。墨西哥经济正在快速增长,从我们这次短暂的旅行来看葡萄酒行业也是如此。山谷里那些受人欢迎的餐厅的大厨基本都不在本地,都忙着在温哥华或纽约开分店。

我们被告知“唯一一次中断了大量美国资金流入墨西哥的事件是2008年金融危机”,但是这些突然之间大量冒出来的小酒厂大多属于墨西哥人所有。目前最大的酒厂是L A Cetto,是一个在美国禁酒令末期到山谷里来的意大利家族建立的,现在依旧由“路易斯阁下(Don Luis)”运营,他82岁了还是每天来办公室。Cetto酒厂生产的葡萄酒大约是整个墨西哥产量的一半,今年的目标是生产130万箱酒,他们在瓜达卢佩山谷拥有600公顷的葡萄园,在恩森纳达(Ensenada)港口北边的San Antonio de la Minas有120公顷,在南部较凉爽不那么干旱的Valle de San Vicente有500公顷,在美国边境以南、蒂华纳(Tijuana)以东的地方有80公顷无灌溉的90年藤龄的仙粉黛。他们还计划在墨西哥东北部、紧邻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契瓦瓦州(Chihuahua)开发一片新的葡萄酒产区。

Don Luis的儿子,当然也叫Luis,告诉我们葡萄园的人力传统上都是流动的农民工人,现在正成为一个问题,所以他在考虑让很多葡萄园工作都机械化。和在格兰德河(Rio Grande)以北的地方截然相反,我们在这里几乎听不到特朗普或墙这些词。我们遇到的墨西哥人似乎都过得挺好——尽管当我们坐在车里排了90分钟的队等着从蒂华纳(Tijuana)再入境美国时,Wyatt对于在车流间贩卖的中国制造的便宜的墨西哥手工艺品连连叹惜。

巴哈(Baja)更关注于质量的葡萄酒生产商被L A Cetto所表现出来的野心不足弄得有点恼火,因为他是墨西哥葡萄酒为数不多的出口商之一。Cetto可以采用现在流行的作法分批采摘酿酒,但是之后所有酒液都混在一起进行大规模的单一品种装瓶——公认的好喝又低价,但是作为代表性的葡萄酒来说太过平淡。解百纳(Cabernet)依旧是巴哈的当家品种,但罗纳河谷的葡萄品种可能更适合当地的干旱气候,虽然L A Cetto的内比奥罗(Nebbiolo)可以完美地担当墨西哥葡萄酒的入门酒,内比奥罗在欧洲、加拿大、美国和日本都有,但没有人很确定这是哪一种内比奥罗。Luis Cetto向我保证这是“Cetto克隆的”。

作为一个时代的标志,Cetto多年的酿酒师Camillo Magoni离开了Cetto,成立了自己的精品葡萄酒庄Casa Magoni,酒庄位于山谷入口处的高地上,可以明显受到太平洋凉爽气候影响。L A Cetto宏伟的总部位于内陆,山谷的尽头,被多默(Domecq)老酒厂俯视着,这家老酒厂看起来像是从它旧主人的家乡赫雷斯(Jerez)搬过来的,然后它就在国际饮料公司之间过手,从Allied Domecq到Pernod Ricard,而最近它被出售给了雪利酒家族企业González Byass,因为公司想把大部分葡萄园都处理掉。

Hugo D’Acosta

200公顷种着多默(Domecq)最老最好的葡萄藤的园区被卖给了Hugo D’Acosta,一位接受过法国培训的墨西哥人,他可以被誉为、或者被指责为把瓜达卢佩山谷从一潭死水变身为旅游胜地的主要原因之一。1990年代后期,他因为看到当地人又穷又有被一些大公司利用的危险,所以在波韦尼尔(Porvenir)开设了一所葡萄酒学校Escuelita,以使当地人能掌握更多自主的能力。这栋教学大楼由他成功的建筑师兄弟Alejandro设计,全部用废料以及与葡萄酒有关的再生材料建成,现在快被梦想成为酿酒师的人的申请淹没了,其中的一些人,例如Vena Cava的Phil Gregory,已经入驻进了山谷,开了自己的酒庄,Gregory还连带开了一家精品酒店La Villa del Valle,又在旁边开了一家有名的餐厅,更奇怪的是还开了一辆餐车。

我们在餐车边享用美味的墨西哥玉米饼午餐

他们爽快地承认了自己的名气并且告诉我他们在墨西哥城时还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过,他们正在那儿盖第二住所。由于山谷里长期缺水,他们对依靠自己的葡萄园失去了信心,虽然今年雨季末期时终于有所好转,灌满了加利福尼亚的大坝——Wyatt一直嚷嚷着说到处绿油油一片。现在Gregory几乎所有的葡萄都从外面采购,从各个山谷里来的都有,他就像手握调色板的画家一样,调出了一些极其出色的混酿。

我问他这个已经算是山谷里的老兵,他对目前山谷里这种充满活力的状态感觉怎么样,“我觉得有点开心,有点伤心——还有一点负罪感”,他苦笑着回答。

最喜欢的巴哈葡萄酒

都是红葡萄酒,大部分是罗纳河谷品种的混酿

Adobe Guadalupe, Kerubiel 2008
Bodegas Henri Lurton, Reserva Cabernet Sauvignon 2015
La Lomita, Pagano 2014
Las Nubes, Cumulus 2012
Vena Cava Cabernet Sauvignon 2014
Vena Cava, Big Blend 2014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A Mexican Wave of Wine >,发布于2017年7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上原遥
校对 | 李萍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