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Krug库克粉之幸

鉴于马吉·亨里克(Maggie Henriquez)行将接替让·纪尧姆·普拉(Jean-Guillaume Prats)成为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LVMH)静止葡萄酒部门的负责人,我们便想重登下文,它记载了去年我们同这位彼时作为库克(Krug)CEO的葡萄酒界活跃分子共度的些许时光。当然,她会依然出任该职——今天上午她告诉我,库克“镌于我心”,对此我深信不疑。

不久前,她即将负责的部门向极受欢迎的寇金酒庄(Colgin)收购了60%的股份,这是继Alder 2013年报道后LVMH在纳帕(Napa)的又一笔海外投资。普拉将从克里斯多夫·赛林(Christophe Salin)手中接管拉菲帝国,从而会重回波尔多,此前他曾长期在此效力于与拉菲一街之隔的爱士图尔庄园(Ch Cos d’Estournel)。他大概很高兴从此可以少花一点时间在空中了。明年起,普拉将与萨斯基亚·德·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共事,这位艾瑞克男爵(Baron Eric)的接班人一直在研习酿酒学。一切都在变!

2016年3月25日

我明天要写写库克的独特精神,库克香槟的领导团队亦有不同寻常之处。这个酒庄虽有LVMH出资,但主要还是由库克家族中的一人代表,即年少的奥力维耶(Olivier),已故的亨利·库克之子。他是一位真正的葡萄酒爱好者,总让我想起已故的吉哈尔·嘉伯乐(Gérard Jaboulet),作为嘉伯乐酒庄(Paul Jaboulet Aîné)的代理,他以好奇与风趣行走世界。奥力维耶最初在日本工作,他现在依然热爱着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库克粉”专宠陈年香槟而非年份香槟。他告诉我:“他们甚至连2003年份的都不喝 ! ”

以下10条品酒记录来自一月对库克一次短暂访问,包括一个晚宴和一个介绍2002年份库克酒的晨间会议。如香槟产业的密切关注者所知,该地区现今的主要活力来自雄心勃勃的年轻种植者,今年4月一系列的品酒会对他们均有推介,斯卡拉酒业(Scala Wine)的蒂姆·荷尔(Tim Hall)在去年《炫技的香槟新世代》(Champagne’s young ones strut their stuff)一文中对此做过报导,当然,今年亦会报导。小生产商与历史悠久的大公司之间的关系难免紧张。然而在晚宴上,让我吃惊的是,作为唯一一家受邀公司代表,奥力维耶·库克宣称自己非常激动能和一众备受青睐的种植者们一起出席纽约香槟节。

当天晚宴的主角为2000年份酒——既有年份香槟,也有以此为基酒的特酿。在以下品酒辞中,请注意酒杯形状的重要性!奥力维耶正在掀起一场反长形香槟杯运动,在Twitter一般都以“不再用长形杯喝好香槟”为标签。

一如既往,比较年份香槟和无年份混酿是非常有启发意义的。库克自然坚持二者并无高下之分,只是一厂所出的两项互补产品而已。年份香槟仅占其产出量的10%左右,用奥力维耶的话说就是“产量与罗曼尼康帝酒庄(DRC)相当”。将来他们会试着让两类酒并销于市,因为“这对消费者和侍酒师来说都更有意思”。付得起这种对比品尝很棒,不是吗?

同消费者之间异常融洽的关系让库克引以为傲,这得益于奥力维耶对社交媒体的热衷——尽管由于埃文法令(Loi Evin)及其衍生法对推广这款“邪恶饮品”的控制,在这个产酒大国做一名善于交际的酿酒商并非易事。

除了奥力维耶和酿酒团队,库克背后的另一个推动者便是CEO马吉·亨里克。2009年,从LVMH阿根廷的安第斯之阶酒庄(Terrazas de los Andes)调任过来后,她进行了多项革新,包括香槟除渣前后更长的熟成期,以及一些新的信息技术应用。陈年香槟发布前的熟成期如此漫长,以致于她还未品尝过以她任期内生产的酒为基酒的陈年香槟。

尽管如此,和多年来负责香槟酿造的亨利·库克一起,她还是可以遍尝佳酿。我最喜欢的一个环节是Krug Clos du Mesnil 1999的展示。因试酒委员会觉得它尚未达标,这款酒迄今尚未发布。显然,随着其变化发展,他们不断尝试它,持续调整配比,然而目前为止它还只能呆在地窖里。我们在库克品酒室里品尝过这款酒,就库克一贯的风格而言,它明显较大多数香槟更浓郁,但香气无法在鼻腔中真正地扩张,且收尾略显苦涩。酒窖主厨艾瑞克·乐百勒(Eric Lebel)的法定继承人朱莉·嘉威(Julie Cavil)则批评此酒太过清淡、层次过于简单、余味也太短。至少目前如此。

欣赏着这昂贵的挑剔的同时,有个创新点我不太理解,但应该是我的问题:每款酒都有自己的专属配乐。库克2003年份搭配的应该是一名意大利竖琴师的演奏,美国爵士乐师格雷戈里·波特(Gregory Porter)也专程来到蓝斯为库克2002年份精心配上了一段清唱。

晚宴次日早上在办公室里,艾瑞克·乐百勒查询了2000年份的生长条件后告诉我们,那年有个非常完美的开始,但在7月,兰斯山(Montagne de Reims)遭遇了暴风雨的侵袭,8月16日,暴风雨又进犯了白丘(Côte des Blancs)的奥热河畔勒梅斯尼(Le Mesnil-sur-Oger)。那年还有很多冰雹,但葡萄却大获丰收,且品质健康。“2000年份较2003年份更为自然、更能体现库克香槟的风格。”他说道。

以下10款酒按上酒顺序列出。前6款主要以2000年收成的葡萄酿造,是在L’Assiette Champenoise餐厅的晚宴上品尝的。剩下的则是在库克公司兰斯办公室里品尝的,当时正值新2002年份酒公布之际,按照品酒室内黑板上的清单列出。

晚宴上品尝的酒

Krug, Clos d’Ambonnay Blanc de Noirs Brut 2000 Champagne

19分

编号413063、瓶号1008、于2013年除渣。当初酿造这款酒只是试验。1995年份是首批年份,仍未发布。2000年份酒发布于2015年初。

深金色。闻起来是非常浓郁的栗子味儿。香气持久、层次多维、气泡汹涌。依然非常清新且香气发展非常多变。大气、豪放又明快。

适饮期 2015-2024

Krug, Clos du Mesnil Blanc de Blancs Brut 2000 Champagne

18.5分

最早发布于2012年,但这一瓶并非源于首发。

这款酒若盛入合适的香槟杯,相较Clos d’Ambonnay 2000年份会更加紧致、清新与纤细。香气复杂且庄重。明快的果味又不乏细致的雕刻感。张力感惊人。这款酒最初用大口勃艮第杯来盛放,这使它尝起来比Clos d’Ambonnay 2000年份更舒展、更延伸。

适饮期2013-2022

Krug, Brut 2000 Champagne

18.5分

编号114009。42%的黑皮诺、43%的霞多丽以及15%的莫尼耶皮诺。
闻起来复杂且张力十足。类似正山小种红茶那种异国情调的烟熏味儿。非常紧迫且有活力,余味悠长。
Drink 2012-2022 适饮期2012-2022

Krug, Grande Cuvée 156ème Édition Brut NV Champagne

18分

编号406001。45%黑皮诺、35%霞多丽以及20%莫尼耶皮诺混酿。以2000年份为基酒,另加入了来自10个不同年份的118款酒,年份最老的为1990年份,年份最新的为2000年份。于2006年除渣。

清新、花香、有张力。香气集中又含蓄。粘稠可嚼。略甘、回味无穷。

适饮期2012-2020

Krug, Rosé Brut NV Champagne

18-分

编号313048。由59%黑皮诺、33%霞多丽以及8%莫尼耶皮诺混酿而成,包含了2000年份至2006年份的酒液。
清新、玫瑰香,在中腭的停留异常持久,收尾略淡。

适饮期2012-2020

Krug, Collection Brut 1989 Champagne

18分

非常多元的感觉!香气丰富且浓郁。喝起来会有某种类似桃花心木的味道。成熟、饱满,但又不失激情。回味略带一丝生姜味儿。明显可以饮用了。

适饮期2000-2018

办公室中品尝的酒

Krug, Clos du Mesnil Blanc de Blancs Brut 2003 Champagne

18+分

编号314058。比起Clos du Mesnil 1999(笔者注:品尝过,但因尚未达标,所以并未发布),香气在鼻腔中的爆发力略弱,但在上颚有切实的存在感。粘稠可嚼。简洁、较前夜品尝的Clos du Mesnil 2000多了些活力。不乏酸度,陈年潜力十足。

适饮期 2013-2025

Krug, Brut 2003 Champagne

18.5+分

编号414070. 是年的葡萄采摘始于8月23号,为历年来最早,但因葡萄藤生长停滞,部分葡萄在10月初才开始采摘。春天的霜冻、夏季的炎热,都会让植株萎缩。

丰富的气泡让这款酒于杯中呼之欲出。特点鲜明又集中——有异国情调,有爆发力,又完美均衡。有干橙皮味和香料气息。上颚停留感均衡。比Clos du Mesnil 2003更舒展、更有趣也更为复杂。

适饮期 2013-2028

Krug, Brut 2002 Champagne

19分

由40%的黑比诺、39%的霞多丽以及21%的莫尼耶皮诺混酿而成,来自一个温暖、干燥、丰饶且稳定的年份,并于酒泥中陈酿11年。

我们在品尝Krug 2003之后立即品尝了这款酒。同前者相比,它的香气更为收敛迷人。充满了酸度和生命力,所以显得强健又更富灵性。目前为止,和许多其他2002年份酒一样,这款酒比其2003年份同款的果味明显更弱,显然是一款具有陈年力的香槟,但其果味比我能马上想起的任何一款酒都消散得更慢。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这是库克调配艺术的完美典范。非常坚实、集中但又并不沉重。收尾特别显干。这是一款有灵性的酒,但并不难驾驭。库克调酒团队的朱莉·嘉威把它比作一匹 “赛马”。“那你还得时常遛遛马呢。” 酿酒师艾瑞克·乐百勒笑着提醒她。于他们而言,“2002年份是大自然的恩赐。我们还大费周章地稍稍地控制了下产量。基酒丰富多样,每个样酒又有着丰富的蕴含。”我非常期待这款独特的酒在未来的发展。

适饮期 2016-2030

Krug, Grande Cuvée 158ème Édition Brut NV Champagne

19分

编号108001,第158版。包含了自1998年以来10个年份76款不同的酒。香气浓郁而精致。植物气息,极度均衡且非常复杂。更浓厚。朱莉·嘉威在Krug 2002里感受到了薄荷,而我则是在这款以Krug 2002为主要基酒的特酿香槟中感受到了它的气息。

适饮期2010-2022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A treat for Krugistes >,发布于2017年11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翁垠莹
校对 | 王亦杰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