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玛格丽特河的上等霞多丽

整个上周我都在品鉴2016年的勃艮第葡萄酒,但是我品尝的白葡萄酒越多,我就越想念去年11月在西澳大利亚偶然发现的白葡萄酒。

不同于有着长达20多个世纪酿酒史的勃艮第,西澳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玛格丽特河(Margaret River)的产酒历史也许只有半个世纪,一些澳大利亚人称这个地方为“玛格斯”(Margs),而霞多丽(Chardonnay)也绝不是人们在玛格斯尝试的首个葡萄品种,但是当地的葡萄种植者和酿酒者对这种勃艮第白葡萄自有一套应对办法。

玛格丽特河位于澳大利亚西南边陲,是世界上极少数几个能用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葡萄酿造出精致、优异的葡萄酒的地方之一,这或许是它在国际上最出名的一点。而在澳大利亚国内,提到玛格丽特河,白葡萄酒饮用者或许更容易联想到它独特的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和赛美蓉(Sémillon)两种葡萄的草绿色的混酿。

而去年11月在玛格丽特河地区举行的几场大型品酒会使我意识到这个地区的霞多丽有多优秀。第一场品酒会是为了庆祝玛格丽特河地区50周年生日,选取了19款赤霞珠和16款霞多丽,其中霞多丽葡萄酒包括从2005年份至2016年份。值得一提的是,我给那16款酒中的10款打了至少17分(满分20),对我来说是相当高分了,其中有两款是所选酒中年份最久的,即Leeuwin Estate酒庄的 Art Series 2005和Cullen酒庄的Kevin John 2007。这些酒证明了玛格丽特河霞多丽葡萄酒很能陈年,而太多光鲜亮丽的勃艮第白葡萄酒都败在了这一点上。

不过,这些玛格丽特霞多丽中就算是最年轻的那几款也已经非常吸引人了,而且明显已经可以饮用,而年轻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在这方面可是出了名的慢热。

第二场品酒会甚至更鲜明地体现了这些酒作为几十年来被奉为经典的勃艮第干白的替代品是多好的选择。32年来,该地区酿酒的先驱Cullen家族每年主办一场盲品会,将玛格丽特河霞多丽和顶级的勃艮第白葡萄酒、美国以及澳大利亚其他地区最受推崇的霞多丽汇聚一堂。

今年选用2013年份的酒来作对比,这个年份对于勃艮第白葡萄酒不会太过年轻,对澳大利亚霞多丽也不会过于陈年。所选的酒包括8款玛格丽特河霞多丽,7款澳大利亚其他地区的霞多丽,5款勃艮第特级庄或同等水平的白葡萄酒,来自加利福尼亚和俄勒冈的各1款。如今这种比较性的品酒会被展现为一种非竞争性的智力练习,但我还是忍不住给这些葡萄酒打分,一如既往地标注其可能的最佳饮用期。

我按分数给这些葡萄酒排序后,玛格丽特河霞多丽的出色表现是显而易见的。22款酒中我最喜欢的5款均来自玛格丽特河,得分18或18.5(满分20)。

这些酒的优点在于其张力和精度,正是当前盛行的潮流,而不是肥腻或者千万不能有的橡木味道,但是不同于澳大利亚其他地区或者加州更凉爽的地方比如海滨地带的索诺玛海岸(Sonoma Coast)出的许多霞多丽那样,这些霞多丽有足够的果味来平衡酸度和紧涩度。就我的品味而言,现在的一些霞多丽的问题是过于紧致了,因为酿酒者想尽力证明他们减掉了酒体多少的厚重感。

玛格丽特河霞多丽首次受到国际关注是在1982年,英国葡萄酒杂志《Decanter》把露纹酒庄(Leeuwin)首次亮相的顶级瓶装葡萄酒——1980年艺术系列(the 1980 Art Series)评为世界上最好的霞多丽,酒标上木桐(Mouton Rothschild)风格的装饰画每年都精挑细选。创立露纹酒庄的Horgan家族对他们世界一流的葡萄藤上剪下的插条极其大方,结果便是该地区的大多数霞多丽葡萄都来源于同一个克隆,在西澳被称为“Gin Gin”,加州叫“Wente”,其他地方叫“Mendoza”。

这个克隆很有效果,因为它的葡萄藤结果难,产量低,产出的葡萄酒富集了类似葡萄柚香、略带咸味的果味。实际上,所有这些葡萄酒都是在橡木桶中熟化的,但是我在酒中却没有觉察出一丝橡木的味道,这便是酿酒师的能力所在,想必也与木桶的年龄有关。

品酒时我们知道有哪些酒,但不知道上酒的顺序,所以我努力地猜测每一款葡萄酒的来源。比如唯一一款加州的葡萄酒,来自备受关注的霞多丽推崇者Kistler的单一葡萄园——平石园(Stone Flat),是最容易被辨别的一款,比大多数酒都更肥腻、更甜。另外,唯一来自俄勒冈的那款葡萄酒,我本以为可能是勃艮第酒,而事实上,杜鲁安酒庄(Domaine Drouhin)的限量版(Édition Limitée)出自勃艮第伯恩(Beaune)的酿酒师Véronique Drouhin。

我知道品酒中有一款是夏布利(Chablis),出自Patric Piuze的Valmur因一批劣质软木塞而严重受损,但我以为来自澳大利亚玛格丽特河之外地区的酒中有两款可能是夏布利,因为它们都非常紧涩。而勒桦酒庄(Leroy)的Meursault Perrières有着像夏布利一样并不令人不快的湿羊毛气味。

令人惊讶的是,品酒会主办者Vanya Cullen出的一款特别的霞多丽,Kevin John Flower Day却使倒数第二款来自Bâtard Montrachet特级园的Domaine Leflaive’s 2013黯然失色。此前我们已经盲品过Vanya Cullen的主打酒——Kevin John Chardonnay 2013并且非常喜欢,但是上面那款特别的霞多丽是她作为葡萄园较早的生物动力法实践者酿造的一小批顶级霞多丽,以其已故父亲的名字命名,在生物动力法日历上“花日”的那一天,而不是果日、根日或叶日挑选出的。不仅如此,这款酒熟化的橡木桶也是在一个“花日”收获橡木、组装成桶的。

2014年,她精选了另外三款特别的生物动力系列顶级霞多丽,其中一款名为Flower Day Chardonnay Moon Opposite Saturn Harvest,意为“花日月亮正对土星时采摘的霞多丽”。

的确,这一切听起来有些傻,但我想说的是,结果是令人兴奋的。Flower Day 2013 这款酒的强度完全可以媲美你对于任何一款勃艮第顶级特级园白葡萄酒的期待。

玛格丽特河霞多丽推荐

Larry Cherubino 2014

Cullen, Kevin John 2013

Flametree, SRS 2014, 2015 or 2016

Fraser Gallop, Parterre 2013

Leeuwin, Art Series 2013

Lenton Brae 2013

McHenry Hohnen, Calgardup Brook 2015

Pierro 2014

Vasse Felix, Estate 2014, 2015

Vasse Felix, Heytesbury 2013, 2014 or 2015

Cape Mentelle 2012

Deep Woods, Reserve 2013

Devil’s Lair, 9th Chamber 2013

Flametree, SRS 2014, 2015 or 2016

Fraser Gallop, Parterre 2013, 2014 or 2016

Redgate, Reserve 2015

Stella Bella 2015

Xanadu, Stevens Road 2013 or 2015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Margaret River’s superior Chardonnays >,发布于2017年7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王亦杰
校对 | 李萍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