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波尔多中级庄的痛楚

2015这个成熟、易饮的年份,本该同2009年份一样,巧妙地让波尔多那些普通的酒庄也酿出好酒。

每年,根据盲品的结果,地位不及波尔多列级庄的梅多克酒庄,可以凭借酿造质量上乘的波尔多红葡萄酒而被冠以一个颇为古雅的名字——中级庄(Crus Bourgeois)。自从2009年这项以品质为先的全新命名制度的引入,我一直对此相当赞赏。

相比之下,波尔多列级庄自1855年获此殊荣以来,除了在大部分酒庄的边界、所有权及领导层方面的巨大变动外,列级庄名单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相比于列级庄的评价标准,目前中级庄以品质先行的制度更为合理,尽管之前的文章《2014年的中级庄和一项新计划》(2014 crus bourgeois and a new plan)提到中级庄联盟计划将其分为三级,每隔几年重新评定。其实我更倾向目前的制度。

帕维吕兹酒庄(Ch Paveil de Luze),酒庄主人是已故的Frédéric de Luze,他生前为改革中级庄制度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些未能晋级的酒庄中,很大一部分酿造了波尔多最具价值的葡萄酒,有资格在酒标上标注上梅多克(Haut-Médoc)或梅多克(Médoc)法定产区AOC,只要经济条件允许,这些酒庄会用与列级庄几乎同样的方式进行葡萄种植和酿造工作。但是,中级庄葡萄田的位置和风土不及列级庄,所以在偏冷或偏潮湿的年份里,它们的葡萄有时无法达到完全成熟。不过,在像2009、2010、2015或2016这样温暖干燥的年份里,两者的风土差异就不那么显著了。

无可否认,梅多克北部(这里的酒庄有资格标注梅多克AOC,而梅多克南部的酒庄可以标注上梅多克AOC)在2015年初遭受了风暴“亨利”的猛烈袭击,随后在9月中旬又遇到了连续降雨的困扰,但只要产量控制得当,并且天气可以时葡萄在采摘前完全干燥,问题本没有那么严重。

本文发表的两周前(2017年9月),获得2015年份中级庄命名资格的酒庄名单公布,共271家酒庄入围。紧随其后,其中190家酒庄的2015年份酒款在伦敦一次组织顺利的品鉴会上亮相。

在这次品鉴会上,我听到了来自专业品鉴人士的一些不满,他们觉得其中一些酒并没有期待中的表现出色。但这恐怕是意料之中的事。在波尔多分级严格的体系中,位于分级下游的酒庄步履维艰。中级庄的生产成本并没有比列级庄低多少。然而,波尔多酒商一般可以为品质中游水平的列级庄支付每瓶40-45欧元,但大部分中级庄的酒的单瓶售价远低于10欧元。至于那些名庄,价格要比这个高出太多太多。

汤姆·门罗(Tom Munro)是一位专门向澳大利亚出口波尔多小众酒的英国人。在最近一次的法国之行中,他惊惧地发现,一家大公司格外积极地推销其自行灌装的波尔多红酒,这些酒在法国超市的单瓶零售价还不到1欧元。

他最近访问了波尔多的一些小众酒庄,包括位于玛歌(Margaux)产区的贝莱尔阿利格侯爵酒庄(Ch Bel Air Marquis d’Aligre)。这家酒庄的主人可谓特立独行,他还存有过去20个年份的大约10万瓶葡萄酒。在波尔多,大部分生产者在酒酿造仅6个月时、甚至尚未装瓶时就想着把酒卖掉。这样看来,这位庄主的“不销售策略”确实不同寻常。

像英国的葡萄酒协会(The Wine Society)这样负有名望且挑剔的零售商在2017年11月底竟然以仅仅14.95英镑的价格向会员出售刚上市的、完全成熟的上梅多克中级庄酒款Ch Fontesteau 1998。这想必让那些每个年份都倍加努力的葡萄酒生产者非常沮丧。

波尔多产区似乎越来越频繁地遭受着极端天气的侵扰,尤其是冰雹和霜冻。2017年春天,4月底的一场致命霜冻让葡萄种植者损失了高达全年75%的收成,一些地理位置欠佳的产区损失尤其惨重。得益于靠近吉伦特河口的位置,几乎没有列级庄在此次灾害中惨遭冰霜杰克(译者注:Jack Frost,西方民间传说里冬天的精灵,寒冷灾害的罪归祸首)之毒手。

因此,在冬季和初春给葡萄藤剪枝时,葡萄种植者一定不太舍得下手。出于这一缘故,我怀疑在2015年采摘季,不少中级庄的葡萄园可能过于“果实累累”了。话说回来,2015年确实是个丰收之年。然而,在采摘季雇佣人工到葡萄园里剪除多余的葡萄串,将会造成巨额开支,考虑到法国的就业法规更是如此。

另外,如果你每瓶酒的售价只有几欧元,你估计也会在橡木桶成本上省下一笔。在品鉴了上梅多克、圣-埃斯泰夫(St-Estèphe)和穆利(Moulis)的近100款中级庄后,我发现一些酒的橡木桶气息非常微弱。我的同事、葡萄酒大师Richard Hemming MW负责品鉴波尔多其他产区。

我品鉴的酒款品质参差不齐,其中一些品质杰出,还有一些极具价值。品鉴会的小册子上提供了这些酒在英国的建议零售价格。价格差异极大,像2015年份的Ch Chantemerle仅需每瓶10.50英镑,而同年份的Ch Lestage Simon则高达每瓶34.50英镑。然而,正如葡萄酒界常见的情况,建议价格和实际品质之间似乎并无太大联系。我最爱的酒中有一款Ch de Gironville,标明的售价仅为每瓶9英镑,但似乎只有法国免税区使用此价格。

酒的风格同样多种多样。有些酒款似乎仍然在追求上世纪90年代盛行的极致成熟、橡木味重的风格,另一些酒款追求的显然是当下流行的清新“冷淡”风。

此外,这些酒的陈年潜力也有明显差异。虽然其中最有雄心壮志的酒也许要等陈放五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后才能给出公正的评价,但很多中级庄酒款现在就可以给出评断了。

在葡萄品种方面,全部中级庄酒款都是由深色的波尔多葡萄品种混酿而成,包括比例逐年增加的晚熟的小维尔多。但是,早熟丰腴的梅洛无疑在其中占据了统治性的比例,想必是面对不太配合的天气,种植梅洛是最为保险的选择。

此次品鉴会上,中级庄酒款都带有可供智能手机扫描读取的标签,可以获得所有酒款的背景信息。中级庄联盟甚是体贴地向我们保证,这一特制的标签可以防止伪造。我倒是怀疑,这些中级庄葡萄酒目前恐怕还不足以引起仿冒者的兴趣。

替代波尔多列级庄红酒的物美价廉之选

我品鉴的2015年份波尔多中级庄94款酒中,有25款得到了16.5分(满分20),而下列葡萄酒获得了17分的高分。请注意,2015年份的葡萄酒才刚刚上市,零售商可能相当时间内不会出售这一年份的葡萄酒。

ChBarreyres 2015 Haut-Médoc
Ch Bel Air Marquisd’Aligre 2009 and 2010 Margaux
Ch Belle-Vue 2015 Haut-Médoc
Ch Le Boscq 2015 St-Estèphe
Ch de Gironville 2015 Haut-Médoc
Ch du Taillan 2015 Haut-Médoc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The exquisite pain of the bourgeoisie >,发布于2017年10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同洲
校对 | 王亦杰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