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谁来接勃艮第红葡萄酒的班?

“我是个逃亡者”,一位穿戴极其光鲜的出席者在上个月伦敦的一场葡萄酒品鉴会上宣布道,他一边转动着杯子里深红色的液体,一边继续说着:“像所有逃亡者一样,我有心理创伤。所以我在想,这和勃艮第葡萄酒一样吧?”

他也许是有点轻描淡写地讲述他如何逃离越来越贵的勃艮第红葡萄酒,但是这位葡萄酒爱好者不是唯一一个感觉到这种被疏离的滋味的,而且他也不是个吝啬的人。我们上次碰面是在一个晚宴上,他拿来了一瓶Romanée-Conti酒庄1971年的Romanée-St-Vivant。但是,就像那么多醉心于变化多端的法国黑皮诺葡萄酒的爱好者们一样,最近金坡地(Côte d’Or)葡萄酒价格的上涨让他如鲠在喉,而现在他所在的这个活动,目的是要向勃艮第红葡萄酒展示一下来自……德国的回应。

ABS和Howard Ripley是英国两家比较活跃的德国葡萄酒进口商,后者长期以来也进口顶级勃艮第葡萄酒,他们这次联手展示11家德国葡萄酒生产商的黑皮诺葡萄酒,其中不乏一些德国最受人钦佩的的葡萄酒生产商,比如阿尔河谷(Ahr Valley)的Jean Stodden以及弗兰肯(Franken)地区的Fürst。Howard Ripley的经营者Sebastian Thomas解释道,他看到大家对德国黑皮诺葡萄酒的兴趣持续上升,所以举办一个专门的德国葡萄酒品鉴会应该是个好主意。他邀请了ABS作为英国另一家主要的德国葡萄酒进口商共同主办这个活动。在罗伯特·亚当(Robert Adam)设计的Chandos House的高屋顶下,100位品酒人嗅着杯中葡萄酒的气味,其中60%是个人客户。

正当我和“逃亡者”在聊这个话题时,一人插话进来,告诉我们还有一家英国葡萄酒进口商也尝试提供更具性价比的勃艮第红酒替代品。AB Vintners也是一家长期从事勃艮第葡萄酒进口的英国公司,现在定期去俄勒冈州寻找价格实惠的黑皮诺葡萄酒,那儿是美国主要的黑皮诺葡萄产区。AB Vintners的John Arnold把俄勒冈葡萄酒“当作一个选项提供给那些想喝好喝的、高品质的,价格在20英镑到60英镑之间的黑皮诺以及霞多丽、雷司令葡萄酒的客户们,没有勃艮第葡萄酒的那种小题大做,包括所有关于配额的胡扯。如果客户们想买24瓶俄勒冈顶级特酿葡萄酒,他们就可以买。人们可以尽情享用这些黑皮诺葡萄酒,不用担心它们在二级市场的价格或者他们是否可以填补这些酒的空缺。”

我一直在敏锐地关注着德国黑皮诺葡萄酒的发展态势,不仅是出于价格方面的原因,也是因为纯粹的兴趣,而最近这场由ABS/Ripley组织的品鉴会所展现出来的葡萄酒的质量让我很兴奋。过度的橡木桶熟化、过度萃取、过度成熟度确实成为德国大部分黑皮诺葡萄酿酒者的特点。位于德国北部摩泽尔河的鲁沃支流旁著名的修道院地区Maximin Grünhaus的Carl von Schubert酒庄酿造的黑皮诺葡萄酒则更是气候变化的证明,因为那里以前被认为太凉爽而不能使黑皮诺成熟。

因为在盲品时错把一款德国黑皮诺葡萄酒,在德国叫Spätburgunder,当作Chambolle-Musigny,受此启发,Carl von Schubert于2006年在他最让人崇拜的葡萄园Abstberg里混种了将近一公顷的法国和德国黑皮诺无性繁殖系,现在这款极其出色的单一葡萄园葡萄酒已实现商业化量产,2015年份酒的名字也从Spätburgunder改成了更勃艮第化的Pinot Noir。Ripley建议含增值税的零售价格为每瓶32.6英镑,这样的价格连勃艮第著名产区的低级别村庄级葡萄酒都很难买到。

同等价格的还有莱茵黑森(Rheinhessen)地区另一个世界闻名的雷司令栽培者Klaus Peter Keller酿造的Spätburgunder“S”葡萄酒。他曾经实习于勃艮第的Armand Rousseau和Hubert Lignier,所以他不管对自己的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都秉持着同样完美的要求。在去年九月举行的那场著名的德国葡萄酒拍卖会上,他的那款以他儿子的名字Felix命名的顶级皮诺葡萄酒拍到了690欧元一瓶,但是2013年的“S”葡萄酒,其葡萄主要来自于他著名的Morstein葡萄园里25年藤龄的葡萄藤,却便宜到29英镑一瓶,还含增值税。所以当你们读到这篇文章时,Howard Ripley网站上很可能已经找不到这款酒了,但当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这位酿酒大师出的2014和2015年份葡萄酒仍然有售,每瓶35英镑。

Klaus Peter Keller的拉布拉多,也叫皮诺

德国东南部的法尔兹(Pfalz)和巴登(Baden)有众多好的黑皮诺葡萄酒酿造者,那儿夏天有时候会太热,所以酿造出来的白葡萄酒可能不像黑皮诺那些浅肤色的亲戚们,如霞多丽(Chardonnay)、白皮诺(Pinot Blanc)或德语称Weissburgunder以及灰皮诺(Pinot Gris)或德语称Grauburgunder酿出的白葡萄酒那么清爽。在最近这次品鉴会上,有两位来自法尔兹地区Schweigen-Rechtenbach村的酿酒者,他们生产的葡萄酒的品质尤其打动了我,他们葡萄园的一大部分紧挨着法国边境的阿尔萨斯。

年轻的酿酒师Johannes Jülg来自Jülg家族酒庄,曾实习于Morey-St-Denis的Domaine des Lambrays酒庄,也为Klaus Peter Keller工作过,所以人们认为他应能理解,对于一款黑皮诺葡萄酒,更需要的是细腻而非强劲的感觉。他的2012年Spätburgunder ‘R’看起来物超所值,一瓶20.6英镑,而那款有着精妙细腻表现的2012年黑皮诺甚至可能更对得起它37.4英镑的价签,这支酒叫黑皮诺(Pinot Noir),是承认酿酒的葡萄是法国的无性繁殖系。2013年的Jülg Pinot Noir售价也是37.4英镑,这支酒要年轻的多,但值得等待。

相邻的Bernhart家族出产各种不同的黑皮诺葡萄酒,他们的葡萄主要生长在阿尔萨斯北部的威森堡(Wissembourg)附近,其中还有一支特价葡萄酒——他们2015年的基本款Spätburgunder,仅售12.6英镑,比许多更贵的新世界的黑皮诺更清爽、更让人感兴趣,不过这肯定是单一葡萄品种的体现而不是风土的展现。他们2014年的Sonnenberg Spätburgunder ‘RG’则要复杂的多,价格是44.4英镑。勃艮第纯粹主义者可能觉得这支酒有点太厚重,但是他们不得不赞叹它的单宁处理得非常到位。

这次品鉴会上最精彩的德国黑皮诺葡萄酒来自于长期以来一直出产好皮诺,不对,是Spätburgunder的酒庄。位于弗兰肯地区Bürgstadt的Fürst家族2014年的Hundsrück Spätburgunder Grosses Gewächs标价为114.25英镑,这个价似乎物有所值。但是他们常规的2014年Bürgstadter Spätburgunder一瓶33英镑倒是物超所值。德国2014年的红葡萄酒可能比成熟的2015年的更清爽、精致。

我最喜欢的巴登黑皮诺是来自Hanspeter Ziereisen酒庄2009年装瓶的Jaspis,它热情奔放,已经完全成熟。Sebastian Thomas好不容易从他的酒窖中找到这瓶酒,现在标价59英镑一瓶。但是据我俄勒冈那边的消息,这款酒去年圣诞节时才30英镑。现在就去买德国黑皮诺吧,趁它的价格还没有像勃艮第葡萄酒那样高不可攀。

一些勃艮第红葡萄酒的替代品和德国黑皮诺葡萄酒

法国阿尔萨斯

Albert Mann
Muré
André Ostertag
Valentin Zusslin

奥地利

Ebner Ebenauer
Johanneshof Reinisch
Loimer
Gerhard Markowitsch
Wieninger

瑞士

Gantenbein
Histoire d’Enfer
Domaine des Muses

澳大利亚

Ashton Hills
Bass Phillip
Bindi
By Farr
Coldstream Hills
Curly Flat
William Downie
Gembrook Hill
Kooyong
Lethbridge
Ocean Eight
Paringa
Ten Minutes by Tractor
Tolpuddle
Yabby Lake

新西兰

Ata Rangi
Bell Hill
Burn Cottage
Doctors Flat
Dog Point
Escarpment
Felton Road
Kusuda
Lowburn Ferry
Prophets Rock
Quartz Reef
Rippon
Sato
Seresin
Tongue in Groove
Two Paddocks
Valli

美国加州

Au Bon Climat
Domaine de la Côte
DuMOL
Failla
Kistler
Kutch
Flowers
Littorai
Rhys
Saintsbury
Sandhi

美国俄勒冈

Adelsheim
Bergstrom
Brick House
Brooks
Cristom
Domaine Drouhin
Domaine Roy & Fils
Elk Cove
Evening Land, Seven Springs
The Eyrie Vineyard
Lingua Franca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