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是时候学习葡萄牙语了?

葡萄牙人真是好运连连。他们的足球实力毋庸置疑,他们的两大主要城市均已成为旅游胜地,现在又要迎来一个终极荣誉,麦当娜(Madonna)已从纽约搬至里斯本,声称她觉得那儿特别“有创意、有活力”。

前些日子刚抵达里斯本时,很惭愧,我对葡萄牙的这个最新消息还不知情,但是在葡萄酒杂志《葡萄酒精华》(Essencia do Vinho)十周年庆典活动上,我的东道主们第一时间告诉了我这一新闻,说的时候还挺着胸脯。30年来多次到葡萄牙的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葡萄牙人如此的骄傲。

那么这对葡萄牙的葡萄酒领域有何影响呢?我所意识到的最令人震惊的变化是,葡萄酒生产者开始大胆要价。

我被邀请选出我认为可以见证过去10年间葡萄牙的葡萄酒发展变化的10瓶酒,然后我惊讶地发现其中一瓶1999年的巴克·德尔哈(Barca Velha 1999)零售价高达350欧元。我以为,也许这只是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年份,但不是这样,市场上可买到的3个更近年份的他们家的酒——2000年、2004年和2008年的,价格更高。这么说来,我该敬佩那些选择在最适合饮用而非最适宜销售的时机将葡萄酒上架的酿酒商了。

不管怎么说,或许这只是个例外,因为巴克·德尔哈(Barca Velha)曾在很多年里是市场上产自波特酒之乡——杜罗河谷(Douro Valley)的唯一餐酒?如今,这个全世界最美的葡萄酒产地之一出产几百种令人激动的餐酒。

但不是。通过调研里斯本最好的葡萄酒商店“国家酒窖(Garrafeira Nacional)”的实体店和网站,我发现过去一二十年间,杜罗河谷冒出来的众多餐酒中最有名的那些,比如尼伯特(Niepoort)和宾塔司(Pintas)葡萄酒,即使是最近年份的,现如今也要价60至90欧元一瓶。

我不喜欢做明确的选择,特别是要从众多的葡萄酒中挑选出几瓶这事对我来说真是极其困难,而对于我被要求选出的那10瓶酒,我发现挑选杜罗河谷的代表性葡萄酒更是格外困难。最后,我决定通过4款非常不同的葡萄酒来展现这个特别的河谷出产的葡萄酒的历史。Barca Velha 1999 代表的是另一个时代,这是一款完全成熟的葡萄酒,它那萦绕于心的细腻香味和非常古典的精致让我想到20世纪70年代的纳帕赤霞珠或波尔多红葡萄酒。

克拉斯托酒庄(Quinta do Crasto)的Vinha Maria Teresa 2005,酿制这款酒的葡萄来自杜罗河边一块颇为壮观的坡地上当时已有70年藤龄的葡萄藤,是澳大利亚酿酒师为葡萄牙久负盛名的罗盖特(Roquette)家族定制的,代表了杜罗河谷餐酒的新潮流,这第一代完全现代的、高度浓缩的、还略带橡木味道的葡萄酒,成了餐桌上的一道美味,一道由坚硬片岩与夏日骄阳自然孕育出的美味。

接下来是德·尼伯特(Dirk Niepoort)永无停息的全球漫游和极具远见的修正主义的代表作。他继承了家族的波特酒生意,却朝着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向发展。我本可以选择他的至少6瓶杜罗葡萄酒,包括世界上最有价值的桃红葡萄酒之一——雷多玛桃红葡萄酒(Redoma Rosé)。但我选了尼伯特酒庄(Niepoort)的Batuta 2007,这正是他从强劲十足的葡萄酒向更精致清爽的葡萄酒转变时酿制的一款深红色的酒,其葡萄产自相对低温、海拔极高的老葡萄园,其中最主要的一个面向北方,为的是推迟葡萄成熟时间,延长葡萄生长季节,使葡萄酒香味更浓郁,但不增加酒精度,所以成品酒的酒精度只有12.5%,而克拉斯托酒庄(Crasto)的葡萄酒酒精度为14%。

最后是Poeira 2011,这是一款来自伟大年份的优质葡萄酒,体现了杜罗河谷葡萄酒的另一个发展阶段:那些年轻的酿酒师们,如Jorge Moureiro,以前都为老酿酒商们工作,现在可以自立门户了。

这个国家这么多的上乘餐酒产自杜罗河谷,我们可以称之为葡萄牙的波尔多了。抱歉拿法国来作对比,但我们必须承认,大多数葡萄酒爱好者对法国葡萄酒比葡萄牙葡萄酒要熟悉得多。

如果您喜欢的是罗纳河谷(Rhône)葡萄酒的酒体与成熟度,那么或许您该去阿连特茹地区(Alentejo)看看——尽管这里目前的趋势,事实上应该说是各地的趋势,是朝着柔软质感发展,那么与其可比性更多的应是北罗纳河谷,而不是南罗纳河谷。

我很内疚没能为受邀观众,即200多位葡萄牙葡萄酒专业人士选择更多的阿连特茹葡萄酒,而且很遗憾他们只能看着我品酒,自己手里却连个杯子都没有。但我决定展示一个新潮流的典范——博哈多尔酒庄(Bojador)的Vinho de Talha 2015,这是一款三种典型的葡萄牙葡萄的混酿,而且是在双耳细颈酒罐中发酵的。这种葡萄酒现在非常流行,证明了葡萄牙不再是葡萄酒世界的孤立前哨。茱莉亚提醒我警惕这款我非常喜欢的葡萄酒,因为下一个年份的这款酒完全不同,是不同的混酿,可以说少了一些精度。

但是要论纯正和最能体现当地特色,那么北面的比拉达(Bairrada)葡萄酒地区绝对是首屈一指。那里的红葡萄酒用巴嘉(Baga)酿制,白葡萄酒用碧卡(Bical)酿制,这两个葡萄品种出了比拉达(Bairrada)及其相邻的杜奧(Dão)地区便几乎无人知晓。这些原先风格鲜明的葡萄品种最有力的推崇者当属酿酒老顽童路易斯·帕图(Luis Pato),所以在这种特别的时机不选一瓶他的酒恐怕显得失礼,这就是Vinha Barrosa 2005,不过目前还未到最佳饮用时机!

至于杜奧地区,有一款最合适不过的候选酒,那便是用该地区标志性的白皮葡萄依克加多(Encruzado)酿造的一款酒体饱满的干白,这款酒漂亮地证明了那么多葡萄牙葡萄酒普遍的陈年潜力。Quinta dos Roques Encruzado 2007 可能是2007年勃艮第干白的强有力竞争对手。在本文写作之时,2015年份的一瓶这种酒在美国售价不足20美元。令我惊骇的是,今年葡萄牙的山火带走100条生命的同时,也烧毁了这个酒庄12公顷的葡萄藤。

我挑选的葡萄酒里本该有更多的白葡萄酒。尽管Douro Branco现在非常出色,但是Vinho Verde是葡萄牙最与众不同的葡萄酒之一,因此我选择了Primeiras Vinhas 2016,这是阳光酒庄(Soalheiro)出的特别年轻的一款葡萄酒。阳光酒庄是葡萄牙最受尊敬、最有特点的酿酒商,也是目前流行的有机葡萄栽培的代表。

当然,在这一片葡萄牙餐酒热潮中永远也不能忘记那些在几个世纪之前就将葡萄牙带到世界葡萄酒版图中的葡萄酒。巴贝托酒庄(Barbeito)的Ribeiro Real Tinta Negra 20 Years NV提升了这座岛上最广泛种植的葡萄品种的身价,而Graham’s Single Harvest Tawny 1972将人们对于年份茶色波特酒的推崇延续并发扬光大,这股风尚始于泰勒酒庄(Taylor)2014年推出的Taylor’s Single Harvest 1964。

一些当下受欢迎的葡萄牙葡萄酒

白葡萄酒

Quinta do Crasto, Crasto Superior 2013 Douro Branco

Luis Seabra, Granito Cru 2013 Vinho Verde

Soalheiro, Terramatter 2015 Vinho Verde

桃红葡萄酒

Redoma Rosé 2014 and 2015 Douro

红葡萄酒

Mouchão 2011 Alentejo

Quinta do Romaneira, Reserva 2012 Douro

Quinta do Vallado, Field Blend Reserva 2014 Douro

Redoma, Vertente 2014 Douro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Time to learn Portuguese? >,发布于2017年11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王亦杰
校对 | 李萍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