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南法酒,高性价比之选

1989年,法国法郎还相当便宜,第一批英国浪漫主义者已先于瑞安航空公司(Ryanair)涌向法国腹地,寻求一方栖息之所。我们就在那时买下了朗格多克(Languedoc)的半座房子。是勃艮第(Burgundy)的一个小村庄,让我看到了法国乡村如何完败英国乡村。但我亦忧心:度假屋建在如此重要的葡萄酒产区,是否会显得格格不入。

那个时候,朗格多克及其西南毗邻的加泰罗尼亚语区鲁西荣(Roussillon)生产的葡萄酒与同期的法国佳酿相比,似乎隔了数世纪的发展差距。我喜欢该地区风格和颜色多样的葡萄酒,但还是觉得应该利用宝贵的夏季休闲时间去参观酒庄。

到达后,我们发现葡萄实际上是朗格多克唯一的作物。那里出产的红酒,寡淡平庸、无人问津,但其大行于世,使得欧盟酒声名狼藉。为了不再让这样的酒行销于市,也为了改变当地的自然景观,人们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并投入了专项资金,从而最大程度地把葡萄藤从不适宜葡萄种植的平坦肥沃的土壤上拔除。于是,很大一部分葡萄得以生长在海拔更高、有坡度、土壤更贫瘠,即更为合适的地方。产量自然降了下来,酿造的酒也变得更有趣味、更加醇厚。过去我们房子周围的葡萄藤如今只剩一小部分。

说来惭愧,我探访朗格多克葡萄酒生产商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是因为我喜欢与亲朋在家共度的时光与一年中其他时间里的繁忙出差品酒之间形成的对比,而绝不是因为该地区的葡萄酒不值得关注。

2017年夏天尤甚,我不得不叹服于朗格多克的好酒惊人的产量及其中大多数酒亲民的价格,如今白葡萄酒和桃红酒已可比肩红酒。我也惊异于鲁西荣地势较高的地区不断涌现出独特又异常紧致的干白。这些酒个性鲜明,又涵盖了丰富的地形、葡萄品种及不同的酿造方式,让人忍不住想把它们同那些风味类型贫乏得多的酒相比较,如波尔多(Bordeaux)、勃艮第(Burgundy)的葡萄酒——当然后者通常要贵得多。尽管一些极受欢迎的朗格多克葡萄酒不在此低价之列,如Grange des Pères和Peyre Rose。

一众国际葡萄品名餐酒不在我的讨论范围内——它们通常出自于更大、更商业化的生产商,且多为奥克地区餐酒。其中有些相当不错,通常物有所值,但大多数还是乏善可陈。

或许值得注意的是,为庆祝其30周年,一组专业人士挑选出的28款奥克产区代表性葡萄酒中,白葡萄酒占了一半——14款白葡萄酒,12款红葡萄酒和2款桃红葡萄酒,且多为霞多丽(Chardonnay)和维欧尼耶(Viognier)所酿。

不久之前,朗格多克的葡萄园还充斥着皮色深浓的佳丽酿(Carignan)。在此之后,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和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种植又蔚然成风。当然,它们都不是特别适合这个地区。现如今,全世界达成了一个共识:传统品种是最佳选择。所以红酒倾向于用黑歌海娜(Grenache Noir)、拉多内佩鲁(Lladoner Pelut)——叶子多毛版本的黑歌海娜、西拉(Syrah)、慕合怀特(Mourvèdre)、神索(Cinsault)以及佳丽酿来混酿;而白葡萄酒采用的品种则更加广泛,如白歌海娜(Grenache Blanc)、灰歌海娜(Grenache Gris),克莱雷(Clairette), 匹格普勒(Piquepoul), 马卡贝奥(Maccabeu ,又名Viura维奥娜), 布布兰克(Bourboulenc), 侯尔(Rolle,又名Vermentino), 瑚珊(Roussanne), 玛珊(Marsanne)及维欧尼耶(Viognier)等。这些葡萄品种都可以成就非常独特的风味。

今年真正打动我的基本上都是当地葡萄品种的混酿。这些葡萄通常为有机种植,间或特殊条件下的生物动力法种植,出自于独立小生产商之手,他们大多数人背后不乏精彩的故事。

La Lauzeta酒庄庄主Tom Hills(右一),其团队正在卖力地挑选葡萄

汤姆·希尔斯(Tom Hills)在2015年才创立了La Lauzeta酒庄,但已成绩斐然。他在俄罗斯和美国做过糖商,在尼加拉瓜种过咖啡,混迹多年之后,而今他在圣纳泽尔德拉达雷(St-Nazaire de Ladarez)的圣·西农(St-Chinian)村庄里一个狭窄拥挤的车库里酿造小量的酒。他发现了几块上佳的葡萄种植地,多位于当地的片岩之上,并得到了当地杰出顾问克劳德·格鲁(Claude Gros)和酿酒师艾梅丽·切尔凡卡(Amélie Czerwenka)的鼎力相助。去年他的桃红酒Jauzimen已令我印象深刻,而今年品尝的红酒更表明其成功并非昙花一现。

2003年,朱利安(Julien)和德尔芬·泽诺特(Delphine Zernott)从卢瓦河(Loire)远道而来。在朗格多克多石多风的拉尔扎克阶地(Terrasses du Larzac)更北部的地区,巴德莱斯卡拉特酒庄(Domaine du Pas de l’Escalette),他们精心整顿了布卓尔(Poujols)地区相对凉爽、偏僻地带的梯田葡萄园,如上图及下图所示。他们明智地无视了当地的建议,保留了如白佳丽酿(Carignan Blanc)和灰德瑞(Terret Bourret)这样的土著白葡萄酒葡萄,如今他们家风格豪放的干白混酿,特别受侍酒师推崇。

克里斯蒂尔·阿利亚斯(Christelle Alias)尽心打理着圣玛丽·德·克罗泽斯酒庄(Domaine Ste Marie des Crozes)。她的父亲伯纳德(Bernard)在上世纪末接手了这份产业,并进行了许多休整。该酒庄使用的葡萄来自阿拉里克山(Montagne d’Alaric)科比埃(Corbières)产区北部外围的山腰,酿造的红酒具有不同的陈年能力,名字和包装亦让人过目难忘。

布里吉特·施瓦里耶(Brigitte Chevalier)放弃了波尔多葡萄酒出口生意,在朗格多克北部独特的法定产区佛吉尔(Faugères)建立了赛维纳酒庄(Domaine de Cébène)。同其他生产商一样,她在生产有识别度和地域特色的葡萄酒方面一直精益求精。

今年真的非常幸运,因为我几乎足不出户便能品尝到众多令人愉悦的佳酿。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来自坎布里亚的老朋友理查德·内维尔(Richard Neville)的研究。他曾是葡萄酒商,后因机缘巧合,他与妻子定居在与我们相隔几个村子的地方。过去数年间,他主动提议为我从各路有趣又有前途的生产商那里收集一系列样品,今年更胜往年。

另外,好象总有一些酒会自己送上门来,或许是因为我品尝过某个生产商过往年份的酒,或许是纯粹的意外之喜。

像后一种情况的,有保罗·莫尼耶·桑德而纳什酒庄(Domaine Paul Meunier-Centernach)的鲁西荣葡萄酒。该酒庄建立于2013年,比较新,总部设在古老的圣·阿合纳克(St-Arnac)合作社地区,该地区到处都是废弃的合作社酒窖。鲁西勒(Lucile)和保罗·莫尼耶(Paul Meunier)原来自勃艮第,他们在莫里(Maury)、莱斯克尔德(Lesquerde)、 圣·阿合纳克(St-Arnac)以及圣·保罗·德·封奴耶(St-Paul de Fenouillet)从退休的合作社成员手中买到了一些地。还有一些酒来自德国人掌管的库比萨克酒庄(Domaine Courbissac),该酒庄位于拉利维尼耶尔(La Livinière)地区的荒山上,这是米内瓦(Minervois)产区内第一个官方认可的法定子产区,卡泽尔(Cazelle)和洛尔(Laure)若申请成功地话,亦可享此殊荣。

南部酒品鉴名单

注意,我给这些酒的评分为16.5分或17分(满分20分)。

 

白葡萄酒

Les Clos Perdus L’Extrême 2016 IGP Côtes Catalanes

Gayda Figure Libre Freestyle 2015 IGP Pays d’Oc

Mas de Daumas Gassac 2016 IGP Haute Vallée du Gassac

Dom Paul Meunier-Centernach 2015 Côtes du Roussillon

Ch Mire l’Etang Aimée de Coigny 2016 La Clape

Dom du Pas de L’Escalette Les Clapas 2015 IGP Pays d’Hérault

Dom Ste-Marie des Crozes Milo 2016 Corbières

桃红葡萄酒

Ch d’Agel Les Bonnes 2016 Minervois

Gérard Bertrand Ballerine NV Crémant de Limoux and Ch La Sauvageonne Volcanic 2016 Coteaux du Languedoc

Dom La Lauzeta Jauzimen Rosé 2016 St-Chinian

Les Terrasses de Gabrielle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 2016 Vin de France

红葡萄酒

Ch d’Agel Les Bonnes 2016, Grenu 2015 and Caudios 2014 Minervois, and Venustas 2015 Vin de France

Dom de Cébène Felgaria, Belle Lurette and Les Bancèls 2015 and Les Bancèls 2014 Faugères plus Ex Arena 2015 IGP Pays d’Oc

Les Clos Perdus Prioundo, Cuvée 141 and Mire La Mer 2014 Corbières

Dom de Courbissac Les Farradjales 2016 Minervois and Roc du Pière and Roc Suzadou 2015 Minervois

Gayda Figure Libre Freestyle 2015 and Chemin de Moscou 2014 IGP Pays d’Oc

Hegarty Chamans No 3 La Piboule 2015 Minervois

Dom La Lauzeta La Lauzeta and Mezura 2015 St-Chinian Roquebrun

Mas de Daumas Gassac 2015 IGP Haute Vallée du Gassac

Dom Paul Meunier-Centernach 2014 Côtes du Roussillon-Villages

Dom de Nizas Le Carignan Vieilles Vignes 2015 IGP Pays de Caux

Dom du Pas de L’Escalette Les Clapas 2015 and Grand Pas 2015 Languedoc, Terrasses du Larzac

Ch St-Jacques d’Albas La Chapelle d’Albas 2012 Minervois

Dom Ste-Marie des Crozes Les Mains sur les Hanches 2016, Hector & Juliette and Les Fugitives 2015 and Timéo 2012 Corbières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For French value, head south >,发布于2017年10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翁垠莹
校对 | 王亦杰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