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旺度,凉爽得恰到好处的葡萄酒产区

旺度一定是近20年来法国南部变化最大的葡萄酒产区之一。

首先变化的它的名称,从原先试验性的“旺度山谷”改为自豪的单词语名称“旺度”,这是一个能引起环法自行车赛的赛车手和他们的支持者多少共鸣的名称。你可以从几英里以外看到顶峰白雪覆盖的圆锥形的旺度山,这是目前普罗旺斯西部最高的山峰,当地的葡萄种植者充分利用了这个地标对周围环境的冷却效应。

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那儿是那么的冷,我曾在吕贝隆(Luberon)住过一年,那时当地的葡萄酒索然无味,刚刚有资格被称为红葡萄酒,但是近年来旺度红葡萄酒在色泽和酒体上几乎和西面山脚地区的教皇新堡葡萄酒(Châteauneuf-du-Papes)差不多了。

这就是气候变化带来的“可品尝得到的”影响。 当我去年六月到该产区领头酒庄之一的风赫酒庄(Domaine de Fondrèche)时,塞巴斯蒂安·文森蒂(Sebastien Vincenti)坦承说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气候变化确实为我们带来了好处,但我们不想要它再变了”。当天的室外温度为37摄氏度。

两天前的蝉鸣已经宣示了盛夏酷暑的到来,塞巴斯蒂安建议我们尽量减少品酒前的葡萄园漫步,不过他说多亏了每晚从旺度山上吹下来的冷空气,使晚上的温度可以降至17摄氏度左右。

旺度和紧邻其西边的产区吉贡达(Gigondas)以及博姆-德沃尼斯(Beaumes-de-Venise)的最大的区别不是其土壤类型的多样性,而是气候,尤其是昼夜温差,这一点是非常有用的。以当地小镇卡庞特拉(Carpentras)为例,它白天是该地区最炎热的镇子之一,夜晚又是最凉爽的一个,这种昼夜温差延缓了生长期,所以旺度的葡萄藤比教皇新堡的葡萄藤晚发芽,收成期也会晚很多,到十月份才可以采收,采摘的时候,葡萄本身也变得很清凉,并且葡萄的生长期也延长了。

尽管旺度这个名字是从“风”这个单词派生出来的,旺度产区却较少受到著名的“密史脱拉风”的摧残,这种法国地中海沿岸地带的干冷北风有时会使西边更加开阔地带那些更有名的葡萄酒产区倍受冲击。

种植的葡萄极为相似,越来越流行的歌海娜(Grenache)是主导品种,但是旺度更凉爽的夜晚使其比南罗纳河谷最热的产区例如新堡(Châteauneuf)更适合种植北罗纳河谷的西拉(Syrah),特别是在高海拔地块。但是文森蒂(Vincenti)承认他们这儿是能种植晚熟葡萄慕合怀特(Mourvèdre)最北边的地方了,慕合怀特在全世界这个区域内种植的三大葡萄品种中排第三。神索(Cinsault)是酿造桃红葡萄酒的重要品种,这儿的神索的口感比普罗旺斯地区通常的标准更加醇厚一些。

马瑟兰(Marselan)是由赤霞珠和歌海娜杂交而成的一个较新的葡萄品种,十多年前加入了旺度产区种植的葡萄的行列,柏斯骄酒庄(Château Pesquié)的肖迪耶(Chaudière)兄弟声称极其满意马瑟兰抵抗真菌病害的能力,这些真菌病可以摧毁掉没受到密史脱拉风干土效应有益影响的葡萄藤。

然而些许霉菌病和2017年4月19号的大降温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那天一些葡萄园的温度骤然跌至零下五度,而灾难性的是之前因为春天的暖和,葡萄藤的生长比往年提前了两周,这下被50年来最严重的霜冻压垮了。弗莱德里克·肖迪耶(Frédéric Chaudière)说,“我们喜欢自夸是南罗纳河谷最凉爽的葡萄酒产区,”然后又沮丧地加了一句:“现在可有证据了。” 对于快要接近尾声的2017年葡萄采收季,他说这不仅是最早的一年,甚至比2003年还要提早一周,而且是产量最少的一年,比平均产量下降了40%。

和位于美丽的锯齿状蒙米拉伊花边山脉(Dentelles de Montmirail)山脊上的吉贡达(Gigondas)不一样,旺度的葡萄酒三种颜色都有,而更炎热的夏季使适于出产白葡萄酒的范围缩小了。酿造白葡萄酒的葡萄品种是全世界这个区域通常有的:白歌海娜(Grenache Blanc),胡姗(Roussanne),维欧尼(Viognier),侯尔(Rolle)(维蒙蒂诺Vermentino)和克莱雷特(Clairette)。

像其他地方一样,带有橡木风味的白葡萄酒曾经很流行,但现在小橡木桶使用得越来越少了,例如风赫酒庄(Fondrèche)在七年前就安装了怪异的蛋形混凝土罐,现在又有了时髦的奥地利Stockinger大橡木桶。柏斯骄酒庄(Pesquié)最新出的顶级红葡萄酒Ascensio 2015,采用98%的老藤歌海娜酿造,其中20%葡萄的采用带梗发酵,有着令人愉悦的张力,经过品尝比较,发现它是刻意不在木桶中而是在他们新的混凝土罐中陈年的。

无论如何,直到现在旺度产区的顶级葡萄酒比南罗纳河谷更知名的产区所生产的最有名的葡萄酒要便宜。风赫酒庄的Persia在英国的零售价格还不到20英镑一瓶,柏斯骄酒庄的Quintessence的售价也高不了多少。

当地葡萄种植者大部分都住在条件相对一般的城区,他们仍然会将葡萄运送给产区里的合作社酒庄,一共有12家左右,其中Bédoin和Cayron是最注重质量的,Cayron给教皇新堡的Perrin家族拥有的非常成功的La Vieille Ferme系列葡萄酒提供原料。

然而没有哪个企业能比蓝橡木酒庄( Chêne Bleu)更坚定地注重葡萄酒的质量,酒庄位于这个目前是南罗纳河谷地区范围最广并且多样杂陈的产区里遥远的西北部。酒庄所在地La Verrière是产区里最高的地块之一,海拔600米,被伦敦证券交易所负责人泽维尔·罗莱特(Xavier Rolet)看中,在他向其妻子妮可(Nicole)求婚时送给她以实现她的葡萄酒梦。经过12年对每一种土壤类型和葡萄品种的研究,她对这里进行了彻底的重整。“这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事情”,这个从智库世界逃离出来的人感慨。

她只在酒庄所产的几款葡萄酒上使用了“Ventoux”产区名,这几款是泽维尔(Xavier)的姐姐和姐夫顺手酿造的,考虑到IGP(地理标志产品)标识的灵活性,其他的葡萄酒都用了IGP作为地区餐酒(Vin de Pays)后的第二梯队,她辩解说La Verrière离旺度山太远,受不到它什么影响——就像此时吹过她网球场的北风的力度,网球场远眺阿尔卑斯山的景色真是令人惊艳。

由于旺度产区的潜力日趋显著,葡萄园地价不断上涨,但还仅为每公顷20000欧元到25000欧元,比朗格多克(Languedoc)的知名葡萄园的价格低,是吉贡达(Gigondas)产区地价的十分之一, 仅是新堡(Châteauneuf)产区地价的二十分之一。如果我是一个年轻的葡萄种植者创业的话,我会很仔细地察看旺度的好地块。就像妮可·罗莱特(Nicole Rolet)说的,“十五年后,旺度产区肯定会很棒的。”

值得推荐的旺度葡萄酒

白葡萄酒

Ch de Fondrèche, Persia 2016
Vintur, Séléné 2014

红葡萄酒

Clos de Trias, Vieilles Vignes 2010
Ch de Fondrèche, Divergente and Persia 2015
Ch Juvenal, Les Ribes du Vallat and La Terre du Petit Homme 2015
Ch Pesquié, Ascensio, Artemia and Quintessence 2015
St-Jean du Barroux, La Pierre Noire 2010
Dom du Tix, Cuvée Bramefan 2015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Ventoux – conveniently cooler >,发布于2017年9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严若瑜
校对 | 李萍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