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当今葡萄酒世界的一分为二

我想你对葡萄酒感兴趣。若是如此,你应该注意到当今的葡萄酒世界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一种是强劲有力、馥郁浓烈的葡萄酒,因数量多而令人印象深刻。这种酒与上世纪90年代最受推崇的那种葡萄酒极其相像,最明显的特点在于成熟的果味。这种风格的葡萄酒可能经橡木熟化,很可能是在新橡木桶中,所用的葡萄应该是知名国际品种,如赤霞珠或霞多丽。

时下我们会遇到的另一种风格的葡萄酒,可以叫做“21世纪葡萄酒”,成熟度不那么明显,酸度更高,酒精度更低,颜色和酒体更轻,所用的葡萄可能是早期采摘的葡萄,果味不再主导,余味可能略带质感,类似于潮湿的石头或颗粒感。

与上世纪90年代葡萄酒相比,21世纪的葡萄酒更可能用一些鲜为人知的葡萄品种酿制,很可能是葡萄酒产地的本地品种,而不是人们熟知的、遍布世界各地的国际品种。

这些新葡萄酒的一个分支是自然酒,即用最少量添加剂酿制而成的葡萄酒,比如仅添加非常少的亚硫酸盐使葡萄酒保持稳定,不添加糖来提高酒精度(加糖曾是一种常用的葡萄酒酿造方法),不添加酸剂以使炎热产区的葡萄酒喝起来更清爽,不添加单宁来支撑葡萄酒的结构等。

作为一个一年品尝几千支葡萄酒、每星期参加若干场专业品酒会的人,我对这种双头垄断的新现象颇有兴趣。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许多葡萄酒介于这两种风格之间,这可能是让人感觉最舒适的位置。几乎所有地区的酿酒商们都在稳步远离过时葡萄酒的各种过度作法,而倾向酒精度更低、橡木味更淡、更清晰爽口的新潮葡萄酒。试想一款分别酿自上世纪90年代与现在的圣爱美隆(St-Émilion)之间的差异,或者默尔索(Meursault)为何出现在最严苛的节食菜单上。

这在世界各地均有体现。你最后一次喝到一支特别肥腻的澳大利亚霞多丽是在什么时候?甚至连阿根廷的马尔贝克(Malbec)和智利的赤霞珠都比从前更为清爽,而且其味道更明显地受到葡萄种植技术而不是酿酒技术的影响。

在意大利,Brunello di Montalcino是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它一度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深受全球影响的轰动产品,如今转型为本地葡萄品种,如桑娇维塞(Sangiovese),以及本地风土的纯粹演绎。

我在撰写一本世界葡萄酒参考书,在我看来,葡萄酒世界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域,一直极力抵制着二十一世纪的潮流,那就是纳帕谷及其周边一些位于北加州的卫星地带。它们仍在使用相对较晚采摘的葡萄,晚到不得不降低酒精度,来酿造特别浓郁的葡萄酒,这些葡萄酒很像20年前的那些酒。

他们坚持使用已证实成功的方法,无可厚非。备受推崇的赤霞珠有一群富有的忠实信徒,其中许多人费尽心机把名字排在葡萄酒邮寄名单前列,以使他们的葡萄酒年配给量的增长能赶上酒价的飙升。有无数不那么著名的品牌也能找到价格稍低的市场,而这稍低的价格对于世界上大多数葡萄酒生产商来说,也是一个值得羡慕的高价。

但我尤其感兴趣的,还是那些同时生产两种风格完全不同的葡萄酒的专业人士。美国的杰克逊家族酒业集团(Jackson Family Wines)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是一家举足轻重的葡萄酒生产商,其酒庄遍布世界各地,特别是在其诞生地加利福尼亚州,通过Kendall Jackson Vintners Reserve Chardonnay这样一款典型的旧风格、大甜菜型葡萄酒的成功而发展壮大。如今,集团旗下的酿酒厂不止在加州,还遍及俄勒冈州(它已在此成为一家重量级的葡萄酒生产企业)、智利、南非和澳大利亚,这些酿酒厂都拥有令人钦佩的雄心壮志。

Yangarra是杰克逊集团在麦克拉仑谷(McLaren Vale)的子公司,是南澳大利亚最特别的酿酒厂之一,2012年已获生物动力法认证,使用蛋形混凝土罐发酵。他们酿造的葡萄酒和杰克逊集团旗下更具加州特色的酿酒厂出产的葡萄酒之间对比鲜明。

Barbara Banke

整个集团现由Jess Jackson的遗孀Barbara Banke运营。我问她拥有如此多样的风格是何感觉,用澳大利亚新潮流葡萄酒最积极的支持者Mike Bennie的话说,“意图”又是什么。她轻松笑起来,说自己不过是顺势而为。她的确给人以商业女性的印象(同时也是著名的养马者),她思维敏锐,纵观大局,善于投资,不拘小节。英国的酿酒师们注意,去年十月她在英国时还顺便打开了英国起泡酒市场。

但是,英国几百家葡萄酒进口商中大多数都坚定地站在非此即彼的阵营里。总部位于伦敦外围的著名的Caves de Pyrène甚至可能将其成功部分归功于倡导趋向自然的葡萄酒。在最近一次品尝葡萄牙葡萄酒专家Raymond Reynolds的葡萄酒时,我情不自禁地注意到德·尼伯特酒庄(Dirk Niepoort) 的葡萄酒(清爽至上)与广受赞誉但更为传统的Quinta do Vale Meão 葡萄酒以及Casa de Mouraz葡萄酒在风格上的巨大差异。Reynolds如何权衡二者呢?他究竟支持哪种风格?

我的问题似乎令他十分茫然。也许是我的担心欠妥——我应该专注于让读者们了解我介绍的每款葡萄酒属于哪个风格的阵营就足够了。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Today’s wine dichotomy >,发布于2018年2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萍
校对 | 王亦杰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