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斯·罗宾逊:2016年份勃艮第葡萄酒,让人欢喜让人忧

勃艮第粉丝们,好消息!2018年1月在伦敦亮相数家英国酒商的品鉴会的2016年份勃艮第酒出庄价格基本与2015年份的持平。

好消息还没完:2016着实是个美味的年份。

不过,勃艮第粉丝们,还有一个坏消息:这个年份的葡萄酒产量严重不足。

你们当中通晓经济理论的人士或许会对这种情况感到困惑不解,但是勃艮第酒农在对每个年份的酒定价时倾向于以接下来那一年的预计产量为参考基础。2016年的葡萄由于前一年的暖冬而过早成熟,因霜冻以及较少被人提及的霉病而大幅减产,而且就品质而言,2015年又被广泛认为是勃艮第的明星年份,因而2015年份的勃艮第葡萄酒价格猛涨。

但正如我在之前的文章里提到的,勃艮第酒农在2017年成功抵御了霜冻灾害,当年的葡萄产量非常丰富,所以酒农对于该年份葡萄酒的上市年份——2019年的收入信心满满,从而2016年份葡萄酒的价格仅略有增长。另外,与去年同期英国葡萄酒商计算2015年份勃艮第酒价格时相比,英镑兑欧元汇率也仅有轻微下跌。

然而,极度稀缺的勃艮第葡萄酒的全球需求量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位。负责检测高级葡萄酒价格的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Liv-ex)最近发布报告称,包括中国投资者在内的买家对勃艮第葡萄酒兴趣旺盛,致使勃艮第酒去年的交易量达到了创纪录水平,甚至抢占了长期主导高级葡萄酒市场的波尔多葡萄酒不少市场份额。

于是,给今年出庄价格涨幅甚微的金丘(Côte d’Or)葡萄酒大幅加价这一举措对于专门销售勃艮第葡萄酒的酒商一定极富诱惑。有些酒商可能会辩解说,面对2016年份的产量锐减,这是他们所能做的唯一合理的补救措施。以前,葡萄酒大多在12瓶装的木箱里出售。如今,6瓶装的木箱越来越常见。可以预见,2016年份勃艮第葡萄酒将使用3瓶装的木箱。

去年秋天访问勃艮第时,葡萄减产的严重程度让我印象深刻:夏瑟尼-蒙哈榭(Chassagne Montrachet)产区的Lafarge、Roulot和Bernard Moreau几个酒庄2016年葡萄减产高达65-70%。沃尔内(Volnay)的酒农Thierry Glantenay每年勃艮第红酒产量通常为25个橡木桶,但2016年他好不容易才装满了2个橡木桶。

在夜丘(Côte de Nuits),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2016年使用的发酵罐数量仅为2017年的一半。香波-蜜思妮(Chambolle-Musigny)和马萨内(Marsannay)产区的减产情况尤为严重。近年来颇受追捧、正着手扩大规模的Domaine Cécile Tremblay酒庄2016年的香波-蜜思妮一级田福洛园(Chambolle-Musigny, Feusselottes)的产量仅有1桶,而往年的产量是7桶。甚至像武戈伯爵(Comte de Vogüé)和Armand Rousseau这样的王牌酿酒商也分别损失了约三分之二的特级田蜜思妮(Le Musigny)和香贝丹(Le Chambertin)的产量。

与我交谈过的人都没办法解释为什么霜冻会让有些地块绝产,而其他地块却幸免于难。但总体上,信息很明确:2016年份产量极为稀少。Jacques Carillon等普利尼(Puligny)村的酿酒师认为,他们田里的葡萄藤,尤其是位于普利尼产区北部的葡萄藤不像夏瑟尼(Chassagne)受损那么严重,因为清晨霜冻后有云层覆盖,避免了阳光灼伤已经被冻伤的花苞。

2016年整个夏季,霉病持续威胁着葡萄生长,Ch de Puligny-Montrachet酒庄不得不用药物处理葡萄藤共计13次,而2017年仅有7次。即使是有机种植的葡萄也可以喷洒少量的铜和硫,但相当多的酒农情愿选择安全环保的替代品。Étienne de Montille就尝试用有机牛奶喷洒葡萄藤。这一试验在一公顷的葡萄园里起了效果,但如果要在整个18公顷的葡萄园全部实施就要困难得多了。Comte de Liger-Belair酒庄使用盐溶液来消灭真菌。Cécile Tremblay酒庄则正用海藻提取物做试验。

不过也不全是坏消息。下面是专门针对选购2016年份勃艮第酒的几条实用建议。

很多等级稍低的葡萄酒通过少量混合高等级葡萄酒而提升了品质。例如,在减产严重的夏瑟尼-蒙哈榭,Bernard Moreau酒庄一级田Vergers、Champs Gains和Chenevottes由于产量过低无法单独装瓶,于是Alex Moreau将这些一级田的酒液混入酒庄出产的夏瑟尼村级葡萄酒中。

2016是一个晚熟的年份,晴朗的夏日弥补了霜冻造成的延迟。这个年份的红葡萄酒年轻时就已十分迷人,也颇具陈年潜力。鲜活、清新,既有传统勃艮第风格极富表现力的果味,又有适宜但不强势的酸度。自然发酵的酒精度为13%,不过有些酒庄为了延长发酵时间,在发酵过程中添加了少量糖分。

很多酒庄酿酒用的葡萄既包括躲过霜冻灾害的花苞结出的果实,也有葡萄藤在霜冻后二次萌发所结的果实,二次萌发的果实比首次萌发的果实成熟得晚些。这种混合方式也许有助于使酒尽可能地呈现清新的风格。

到2017年11月下旬,2016年份勃艮第的葡萄酒在橡木桶中的成熟情况令人欣喜,同时,人们对于早期备受褒奖的成熟度更高、更易酿造的2015年份葡萄酒的看法发生了一些变化。我遇到的许多酿酒师声称他们更偏爱精确且更能体现风土的2016年份酒。

酿造白葡萄酒的葡萄比酿造红葡萄酒的葡萄采摘得早,而且2016年份的白葡萄酒看起来和闻起来比前几个年份的都更成熟、更丰裕,没有太多明显的类似于“划火柴”的还原性气味。其中的佼佼者仍存有顶级勃艮第白葡萄酒特有的紧致感。这些白葡萄酒不像红葡萄酒那样可以很快引起关注,但如此矜持的勃艮第白酒如今可不多见,正如来自燧石酒业(Flint Wines)的勃艮第专家Jason Haynes所说,“这个年份的白葡萄酒还没到享受的时候呢。”

顺便提一句,如果你对2016年份的稀缺有些失望,Jason建议不妨再次关注一下目前仍然在售的2014年份。当然你也可以等待产量充足、风格更加柔美的2017年份上市。

Louis-Michel Liger-Belair酒庄庄主评论道:“如果没有霜冻灾害,我们可能9月1日就开始采收葡萄了,最后酿成的酒也会是截然不同的风格。霜冻使葡萄藤的成熟停滞了三周时间,从而丰收延迟,我们9月后期才采收果实,但那时的阳光不再那么强烈,保证了葡萄的酸度。”对他而言,2016年份的清新风格与2010年相似,但得益于在勃艮第广泛应用的有机栽培术,2016年份比2010年份酒体更饱满。

我去年年底访问勃艮第期间,他是为数不多的几位将2016年份葡萄酒与其他年份进行对比的酒农之一。其中几位酒农都指出,就连年近九旬的Michel Lafarge也说2016是个独特的年份。

那么,该怎么做呢?

如果是以投资为目的的买酒,要想买到那些最炙手可热的酒,你至少要支付难以想象的高价,甚至还可能需要使出贿赂的手段。

如果是以饮用为目的的买酒这就高尚多了,不妨研究研究下列那些前景较好的产区等级酒和酒庄。

白葡萄酒(由南到北)

顶级的马孔内(Mâconnais)产区酒庄,比如Lafon
Montagny蒙塔尼
Rully吕利
Santenay桑特内
St-Aubin圣欧班(不过这里的酒庄已经不再物美价廉了)
Auxey-Duresses奥塞伊-杜海斯
St-Romain圣罗曼
Hautes Côtes de Beaune上博纳丘
Beaune 博讷
Vézelay弗泽莱
Petit Chablis 小夏布利
也可以关注一下目前依然在售的2014年份

红葡萄酒(由南到北)

Cru beaujolais博若莱特级园(越来越严肃,越来越有勃艮第风格,但还是物有所值)
Givry日夫里
Mercurey梅尔居雷
Santenay桑特内
Beaune 博讷
Savigny-lès-Beaune萨维尼博纳
Chorey-lès-Beaune绍雷莱博恩
Ladoix-Serrigny拉杜瓦塞尔里尼
Hautes-Côtes de Nuits上夜丘
Fixin菲克桑
Marsannay马沙内(虽然此地在2016年遭受了严重的霜冻灾害)

※ 本文英文原文标题< Burgundy 2016 – good news and bad >,发布于2018年2月。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这里>>

翻译 | 李同洲
校对 | 王亦杰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