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评家布尔奇2017波尔多期酒报告(上篇)

每年4月,全世界的葡萄酒行业人士都会齐聚波尔多,品鉴前一个年份的期酒,重要的酒评家还会对外发布他们的评价和分数。热爱和关注波尔多葡萄酒的消费者们,也会格外留心他们信赖的酒评家的意见,作为后续购买期酒或者上市葡萄酒的重要参考。

作为全世界最重要的法国及波尔多葡萄酒权威之一,法国葡萄酒媒体联合会主席、知味特别顾问贝尔纳·布尔奇(Bernard Burtschy)不久前发布的这份“2017年波尔多期酒报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身为刚刚退休的统计学教授,从业30多年的酒评家布尔奇被认为是葡萄酒行业“最为专业严谨,最敢说真话”的酒评家之一,在葡萄酒行业广受尊敬。

这份报告涵盖了波尔多各重要产区的年份报告和优质酒款打分,对于希望入手2017年份波尔多期酒的朋友们来说,这绝对是一份最方便实用的购买指南。对于暂时用不到的读者,也强烈建议收藏,作为将来选购的重要参考。

我们将分上下两篇依次发布酒评家布尔奇的2017年波尔多期酒报告,本篇为第1篇,包括波尔多左岸梅多克(Medoc)地区最重要的圣埃斯泰夫(Saint-Estèphe)、波亚克(Pauillac)、圣朱利安(Saint-Julien)和玛歌(Margaux)这4大产区。

 

波尔多的2017年:美丽的惊喜

2017四月底,一场可怕的霜冻降临波尔多,给整个产区的总产量带来了40%的损失。部分产区甚至颗粒无收。这是自1991年之后首次出现如此惨烈的情况。

2017年的波尔多有个很好的开始,气候温和的2、3月份使得葡萄发芽较早。但实际上,早发芽对位于山坡底处,以及不受吉伦特河(la Gironde)河口缓冲保护的葡萄园来说十分危险,因为刚刚发芽的葡萄正处于最脆弱的时期,温度的骤变对这些葡萄幼芽来说是致命的。那些在霜冻中幸存下来的葡萄树,从五月底便开始迅速、均匀地开花,丰收前景大好。而那些受冻但再生芽完好的葡萄树,则需要更久的时间来恢复。

不同于1991年的那场灾害,霜冻过后的2017年都还比较顺利,尤其是6月,阳光充裕。只有7月初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一场大雨为枝叶的生长又提供了足够的水分,丰富的产量再加上比往年更加凉爽的7、8月份,使果实的成熟愈发缓慢。

白葡萄的采摘在八月底陆续开始,果农们赶在97日到17日的雨天来临之前迅速完成了采收工作,但大雨使美乐葡萄膨胀了不少。从923日起出现的升温天气,让酒庄采摘到了较为成熟的赤霞珠,它们总是相对晚熟。

该如何对待遭遇了霜冻的葡萄树呢?最专业的酒庄会一个个将它们标记出来,以便不会在转色期之后与其它葡萄混淆。根据霜冻程度的不同,一些酒庄会选择切除再生芽,放弃这一年的收获,以保障2018年的收成。另一些酒庄则选择分开采摘:其中大多数酒庄不会将再生藤的葡萄用于酿制酒庄的正牌酒或副牌酒,但也有些酒庄耐心得多,比如圣埃美隆(Saint-émilion)的列级一级名庄卡农嘉芙丽酒庄(Canon La Gaffelière)就将部分这样的葡萄用于正牌酒的酿造。

Ch. Canon La Gaffeliere

整体质量情况

那些在霜冻中躲过一劫,并赶在雨期之前采收的白葡萄,由它们所酿出的干白葡萄酒,质量明显优于2015和2016两个年份,但相比2014年份还略逊一筹,2014仍是经典优质年份的代表。

红葡萄酒的情况反差较大。值得庆幸的是,这次遭遇霜冻的葡萄园,大部分都位于山坡底部,通常这些葡萄园的产量较高但是质量偏低。得益于此,圣爱美浓(Saint-émilion)的另一个一级列级庄嘉芙丽酒庄(La Gaffelière),便在2017年产出了酒庄的最好年份之一。毕竟这是个例,对于大多数酒庄来说,尽管没有遭受霜冻的葡萄园有不错的产量,但由于总产量降低,为了保证收益,很少有酒庄会继续严格把控产量。另一方面,这些酒庄的葡萄成熟度并不是十分理想,这两条因素都会影响到最终的红葡萄酒质量。

Ch. La Gaffeliere

2017年很多红葡萄酒风格清新优雅,适宜及时饮用,而非陈年保存。不过需要注意因不成熟葡萄可能带来的涩感。依然还是有不少拥有很高品质的葡萄酒,严格的产量把控和采摘日期上的承担风险,使得这些葡萄酒的质量出类拔萃。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顶级甜白。9月中旬的雨水,给红葡萄酒的酿造带来了一些麻烦,却非常有利于贵腐菌的生长。2017年的甜白不像2001年那么强劲,但它们优雅、精致、清新,以我们这个时代的标准堪称完美。

合理的降价

20152016连续两年葡萄酒价的大幅上涨曾令世界葡萄酒市场难以消化,2017年的价格理论上应该会有下降的趋势。可是,生产商们又开始强调他们的葡萄产量低,采摘成本高,事实上,在产量理想的情况下他们也忘了降价。如果葡萄酒价格继续居高不下,消费者没有任何必要购买2017年份的期酒,正如当初没有理由购买2013年份的期酒一样,这个年份最近被廉价甩卖了。

不过,很值得买入2017年很成功酒庄的葡萄酒,也是这些酒庄拥有合理的定价政策。

 

下表是此次波尔多期酒评分中得分最高的红白葡萄酒与甜酒:

目录

01 | 圣埃斯泰夫Saint-Estèphe
02 | 波亚克Pauillac
03 | 圣朱利安Saint-Julien
04 | 玛歌Margaux
05 | 酒评家布尔奇高分推荐的
波尔多2017年份期酒

01
圣埃斯泰夫的2017年份
Saint-Estèphe :成熟问题

每个年份都不相似2016年的圣埃斯泰夫(Saint-Estèphe)是波尔多的明星产区,而2017年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吉伦特河河口沿线的酒庄,得益于河流的调温作用,在霜冻中有幸逃过一劫:像爱士图尔酒庄(Cos d’Estournel),玫瑰山庄园(Montrose),梦妮酒庄(Meyney),飞龙世家酒庄(Phélan-Ségur),均幸免于难,毫发无伤。而那些位于内陆的酒庄就没那么走运了。

clos d’estournel

年初温和的气候使葡萄较早地、均匀地发芽,3月底,葡萄便开启了为期一年的生长周期。2017年的花期赶在了5月底之前,这可是一个优秀年份的好兆头。6月的天气略微有些干燥,但月底及时的大雨使情况好转。

6月底的雨水刺激了葡萄枝叶的大量生长,而对于圣埃斯泰夫至关重要的7、8月份,尽管天气干燥,但十分凉爽,一些葡萄园的成熟问题遇到了很大的挑战。

9月初的一场大雨也为灰霉菌在葡萄园里的生长提供了有利条件。圣埃斯泰夫的风土组成十分零碎,不同地块上的情况大相径庭。用于种植赤霞珠的粗砂地,排水良好,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而种植在温度更低的黏土地上的葡萄,则面临着成熟的困难。

Ch. Meyney

有实力的酒庄在混酿中增大了赤霞珠的比例。因为被雨水稀释的梅洛没有往常那么圆润醇厚,大多圣埃斯泰夫的酒,都坚持捍卫带有强烈单宁的赤霞珠作为混酿的主要品种。相反,出于对单宁的畏惧,有些酒庄则选择尽可能少地提取单宁,酿造出一些更平易近人的酒,但却缺少了特色。而那些最杰出的酒可以成功地将一丝清新感与单宁完美融合。圣埃斯泰夫产区其他的酒通常来说表现得无趣,直接和干涩。

02
波亚克的2017年份
Pauillac :“一切照旧”

当整个波尔多都沉浸在霜冻灾害的悲痛中时,波亚克却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在吉伦特河河口的保护之下,那些主要的葡萄园,尤其用于酿造列级酒的葡萄园都没有受到霜冻的波及。只有一些次要的葡萄园受到了些许影响:比如靓茨伯酒庄(Lynch-Bages)的两块长相思葡萄园和佩兰酒庄(Pibran)的几块梅乐葡萄园。

Ch. Lynch Bages

2月温和的天气促使葡萄早早便开始发芽,梅洛的花期从五月中旬开始,赤霞珠的花期稍晚几天,从5月25日左右开始,相比往常还是提早了整整10天!波亚克产区整个生长周期的环境都非常好,当然最后的产量也令人满意,基本都高于50hl/ha。

6月的雨水非常充沛, 5天内的降水量高达80毫米,促进了葡萄的再次生长。接下来的夏季却十分干燥,但相对凉爽,这也是2017年波亚克的气候特点之一。转色成熟期大概在7月15至17日之间,比往常提前了10天左右。8月底种植者便如期收获了甜蜜的喜悦。

9月初的几场及时雨延续了这一喜悦,正好为葡萄成熟提供了所需的雨水,但上半月75毫米的降水量,稀释了果实的同时也重新散布了灰霉菌,因此,一些酒庄不得不比预期更早地开始采收。

Ch. Lafite-Rothschild

采收工作在9月的后两周进行地非常顺利。那些使用最优质的葡萄酿出的酒,它们的质量远超2015年。2017年拉图酒庄(Latour)的头牌酒占酒庄总产量的30%,拉菲酒庄(Lafite-Rothschild)的头牌酒占比40%,木桐酒庄(Mouton-Rothschild)的头牌占比50%。为了保证其副牌酒“小木桐”的质量,木桐酒庄(Mouton-Rothschild)则将产量降低了30%。

那些投入很多努力做筛选的酒庄酿出了很好的酒。幸运的是,2017年的波亚克不仅依旧出产极为出色的酒,同时还拥有不错的产量,对于2017年,这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而且,波亚克可能是2017年份拥有最多高品质酒的产区。一定不要错过!

03
圣朱利安的2017年份
Saint-Julien :比2015年还要优秀

在圣朱利安这个相对较小的产区,一直保持着非常稳定的高质量,面对这一次严重摧残波尔多的霜冻灾害,这里可以算得上是一个避风港。在这片920公顷的土地上,孕育出了11个列级名庄,而且它们占据了这里85%以上的葡萄园。

然而,4月26和27日的霜冻却打破了圣朱利安产区一贯的稳定性。吉伦特河河口的庄园没有遭受一丝丝的打击。幸运儿列级二级庄龙博菲酒庄(Léoville-Poyferré)达到了50hl/ha的产量。宝嘉龙酒庄(Ducru-Beaucaillou)也同其他靠近吉伦特河的酒庄一样,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Ch. Ducru-Beaucaillou

但是,同属于宝嘉龙酒庄(Ducru-Beaucaillou),位于圣朱利安产区西部坡顶上的拉朗宝怡酒庄(Lalande-Borie)就没那么幸运了,部分葡萄园的产量因霜冻而降至不足10 hl/ha,酒庄平均产量相比2016年降低了40%。

花期在5月21日至31日之间如约而至,7、8月的夏季十分凉爽但非常的干燥。2017年跟2015年的情况基本相似,9月90毫米的降雨在有效缓解干旱的同时,但还是不足。不过2015年是在8月降雨多。

总的来说,2017年份的圣朱利安产区是优于2015年份的。尽管2015这一年份获得一致好评,但对于梅多克北部的产区并非是成功的一年。生产者为了尽可能地高价出售葡萄酒,不遗余力地大肆宣扬2015年份的伟大,而实际上当年的成功是属于波尔多右岸和左岸的玛歌产区的。2017年的圣朱利安产区是非常出色的,比备受推崇的2015年份更为优质。

04
玛歌的2017年份
Margaux :质量不均匀但有伟大的酒

2017年的玛歌产区也没能逃脱霜冻的魔爪,西部地区较严重。这一年玛歌产区的平均产量是32 hl/ha,相比2016年降低了25%,但还是要好于2013年的受灾情况。而1991年的那次霜冻则更加严重,平均产量只有19 hl/ha。

经历了4月26日、27日连续两个夜晚的霜冻之后,2017年的花期明显提前了。凉爽少雨的夏季延缓了葡萄的生长,但稍微弥补了花期的提前,使转色成熟中期落在了7月20日至25日之间。玛歌酒庄(Château Margaux)通过洒水使Virefougasse坡顶上的长相思免遭霜冻之灾,因此酒庄顺利地在8月28日至9月5日之间进行了采收工作。

Ch. Margaux

到了8月底,果农们开始幻想能拥有连续三个高产的年份,2015、2016和2017。9月初的玛歌比梅多克其他产区的降雨要更加充沛,雨水最初有利于浆果的成熟,但过多的雨水会稀释果实,使枝叶生长的更加迅速,反而延缓果实的成熟。而且很少有酒庄在这个时候用心去做应对调整。

采收日期的决定也是至关重要的,酒庄一方面想尽可能晚地开始采摘,以收获足够成熟的葡萄,另一方面又想要保证采收的葡萄处于良好的健康状态,因为越晚采收风险也会越大。因此,有的酒庄在9月25日之前就完成了所有葡萄的收获,而有的酒庄则在9月25日才开始采收,比如贝卡塔纳酒庄(Boyd-Cantenac),它的2017年份十分出色。而早早开始采收的酒庄,他们的葡萄酒相对青涩并且有点稀释,因为当看到葡萄的健康状况开始日益衰退,他们没有办法为了等待更好的成熟度而承担更大的风险。

葡萄种植确实是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即使在其他条件完全相同的情况下,葡萄的树龄和它们所种植的位置的细微差别,也可以或多或少地影响葡萄的成熟情况。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在同一产区,也常常会呈现出不同品质的葡萄酒,这种现象在玛歌产区尤为明显。

Ch. Dauzac

像杜扎克酒庄(Dauzac)、德达侯爵酒庄(Marquis de Terme)这些年轻的行动派,在2017年酿造出了一些伟大的酒。还有那些一直非常努力的酒庄,比如贝卡塔纳酒庄(Boyd-Cantenac),肯德布朗酒庄(Cantenac-Brown),迪仙酒庄(Issan),麒麟酒庄(Kirwan),力士金酒庄(Lascombes),碧加侯爵酒庄(Marquis d’Alesme),荔仙酒庄(Prieuré-Lichine)等,也酿造出了接近2015、2016年份的顶级酒款。

05 | 酒评家布尔奇高分推荐的波尔多2017年份期酒
Saint-Estèphe | Pauillac | Saint Julien | Margaux 部分

以下的品鉴评分来自2018年3月底4月初的期酒品鉴,满分为100分,大部分都是以盲品的形式进行的,但今年由于波尔多名庄联合会决定取消盲品的品鉴形式,所以也并不全是通过盲品。这些在2017年的秋季采收的葡萄,目前还处在陈酿初期,离装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品鉴的结果都只是针对这些样品。我们会在2020年装瓶后再进行一次品鉴,之后2021年再品鉴一次以得到最终的评价。

2017年的期酒品鉴会,可能是因为产量受霜冻的影响,部分酒庄并没有参与其中。此外,由于一些葡萄酒现阶段的质量欠佳,我们认为最好等到装瓶阶段再进行品鉴,因此并没有将它们列出。不过最终这份指南里还是保留了超过600款酒供大家参考!

圣埃斯泰夫 Saint-Estèphe

波亚克Pauillac

圣朱利安Saint-Julien

玛歌Margaux

 

酒评家布尔奇的2017年波尔多期酒报告下篇将随后发布,下篇包括格拉夫(Graves)和 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梅多克(Médoc)、慕里斯(Moulis)和利斯塔克(Listrac)产区,右岸的圣埃美隆(Saint-Emilion)和波美侯(Pomerol)、还有波尔多丘(Côtes de Bordeaux)、两海之间(Entre-deux-mers)、以及苏玳(Sauternes)产区。

翻译 | 王亦杰
校对 | 马云蔚
© 知味葡萄酒杂志

报名品酒课程

还没有评论.

评论